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曼娜的故事

[复制链接]
查看: 563|回复: 0

9

主题

9

帖子

37

积分

正式会员

Rank: 1

积分
37
发表于 2019-6-5 15:58:41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十六岁的时候,曼娜跟着老乡离开了生她养她的原始部落,来春城打工。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亲眼目睹了八个暴恐分子在火车站大砍大杀的血腥一幕······ 当她推开压身上的尸体,从血泊中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时,发现火车站广场已被染得血红,带她出来打工的老乡,已变成她推开的尸体。曼娜的衣服已被老乡的血染红,抢救伤员的医生发现了她,心急火燎地把她扶上救护车,发疯一般向医院驶去······ 曼娜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出远门会这么倒霉,现在老乡也死了,身上的钱少得可怜,她自己也不想再回那个让她伤透心的家。她们那里是个原始部落,一妻多夫的奇葩婚俗传了不知多少代。女人在家里掌管一切,嫁人的时候,新郎的兄弟也成了自己约定俗成的丈夫。生下的孩子具体是谁的并不重要,对几个爸爸的称呼都是按照年纪的大小排名,老大叫大爸、老二叫二爸……以此类推。 曼娜所在的村落,远离现代文明,活脱脱的一个中国古代的母系氏族社会。 改革开放以后,村里修通了柏油马路,电视、手机信号也覆盖了整个村落,电视机、手机等稀罕物首次在村里出现,现代文明伴随改革开放的脚步诱惑着曼娜。她不愿意再沿着祖祖辈辈亘古不变的人生轨迹走下去,在她刚满十六岁的时候,妈妈和三个爸爸就张罗着给她办婚事,要把她嫁给诺也。 诺也家有四哥弟,属于村里劳动力最强的家庭,诺也的身高大约1.75米,体重大约190斤,那身板好似一座小山,如果倒在曼娜身上,曼娜感觉自己会瞬间被压成树叶。还有诺也的三个如狼似虎的弟弟,她不敢想象自己嫁过去会变成啥样。 诺也在村落里是个远近闻名的猎手和勇士,村落里想嫁给她的女孩子很多,但他都看不上,唯独对曼娜情有独钟,只是有心开花花不发,每次他去曼娜家,都会带点猎物和自己酿造的土酒。曼娜的家人都向诺也承诺过些日子就把她嫁过去,曼娜万般无奈之下,就跟着一个早些年走出大山的老乡去了省城。 曼娜的出走震动了整个村落,诺也的心上人就如蓝天上的白云,一阵风就吹走了,他不明白曼娜的出走是福是祸,山外的世界就真的那么好吗? 二 刚从暴恐事件中逃过一劫的她,从医院的病床上苏醒过来。她目睹了八个训练有素的歹徒草菅人命的屠杀,有上百人死伤,省城的大小医院的医护人员,全力投入到与死神争夺生命的急救中。 曼娜是个没有见过世面、仿佛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小姑娘,生性纯朴的善良与生俱来,她也投入到运送伤员的忙碌工作中。曼娜吃不惯医院提供的盒饭,但饥不择食的她也讲究不了这么多,吃饭的速度让身边的伤员和医护人员目瞪口呆。但曼娜背伤员的速度更让许多棒小伙都自叹不如,医院领导正好目睹了曼娜搬运伤员的一幕,临时了解了一下她的情况,就聘用她当了医院的护工。 正为往后的生计愁眉不展的曼娜和带她出门的老乡学过一些汉话,护工的工作对她来说没有啥难度,耳濡目染之中,她的医护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医生护士都喜欢和曼娜上班,也喜欢和这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聊天。刚走出大山的她不知道世道的险恶,这也让她为后来的不幸遭遇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转眼大半年过去了,医院里暴恐事件中受伤的伤员慢慢的在减少,曼娜的工作也比刚来时轻松了许多。这段时间,曼娜的工作得到了医生护士和患者的交口称赞,医院和她签订了长期聘用的合同,曼娜的工资也慢慢在增加。为了解决曼娜的住宿,医院领导在原来的老家属楼给她安排了一个单间。房屋虽然有些冷清和破旧,但曼娜已经感激不尽,如果离开医院,她真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不会比现在更好。 三 曼娜是一个从大山深处的原始部落走出来的女孩,在自己的家乡,她亲眼目睹了自己的小女伴十三、四岁就出嫁。她曾经问过她们嫁人以后的感受,她们说的最多的就是床上那点事情,丈夫及兄弟轮流服侍的感觉很爽,有时候也很烦,但分派他们干活的时候 自己就象个女王。 曼娜从小就对这些事情耳熟能详,如今她也差不多十七岁,像她这个年龄的很多女孩,在部落中早已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因此,曼娜的恋爱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仿佛鲜花到了应该开放的季节,它的美丽芬芳即使宇宙洪荒也无法阻挡。 曼娜在医院当护工的生活单调乏味,接触最多的就是值班医生、护士和病人,在她护理的病人中,一个长相年轻、帅气、充满阳光的小男孩闯入了她的心扉,小男孩是个富二代,名叫俊凯,家里很有钱,喜欢飙车,一次突如其来的车祸把他送到了这家医院,好在赛车的防护措施比较好,他的伤并不象他想象的那么严重。 俊凯的老爸是个房开商,商场上的摸爬滚打让他成为省城首屈一指的亿万富翁。繁忙的工作让他对儿子关爱和照顾少了许多。为了弥补对儿子的歉疚,他也只能在金钱上给予尽可能的满足。孩子大学毕业后,也没找个正经工作,却对赛车情有独钟,飙车成了他和几个富二代走火入魔的游戏。女朋友也谈了几个,但俊凯都不是很上心,家境好的瞧不起他的玩物丧志,经济条件差的,他又总是怀疑别人是另有所图。但这次出车祸住院,他却从曼娜身上嗅到了自己一直寻找和追求的纯粹、质朴的爱情味道。和曼娜这朵迎春绽放的野玫瑰相比,他感觉以前谈的女朋友只能算凡脂俗粉。 俊凯曾经从他老爸的一个古董箱里翻出一本发黄的手抄本,主人公就叫曼娜,讲的就是她和表哥少华的爱情故事。这件事情被他爹发现后,他被劈头盖脸的挨了老爹一顿揍,但这本书差不多被他翻烂了。这次住院,护理他的这个护工的名字让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曼娜也对俊凯产生了好感。 俊凯在医院里本来十多天就可以出院了,为了天天和曼娜见面,他在医院多住了一个月,最后,因为病人太多,医院只能给他下了逐客令。 四 曼娜和俊凯的爱情节奏如同五线谱一样,让他的车友们感到迷惑不解,他老爸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商场和官场一样,强强联手是夺取胜利的不二法门,为此他曾经给儿子谈过,想给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女朋友。但俊凯对于充满铜臭味的婚姻很不感冒,唯独对曼娜这个土得掉渣的村姑有感觉。老头子无可奈何,他认为俊凯对曼娜的感情未必能持续多久,也许只是图新鲜,就象自己初次吃到以前没有吃过的美食一样,多吃几次也就腻味了。 俊凯和曼娜的交往就这样不紧不慢的进行着,俊凯带着她飙车的时候,曼娜在生死时速中体验到了什么叫刺激,豪华的赛车、高档的卡拉OK夜总会、让人眼花缭乱的品牌店让没有见过世面的曼娜大开眼界,俊凯拿着父亲的钱给曼娜进行随心所欲的包装,曼娜也跟着俊凯学了许多上流社会的社交礼仪。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汉话说得疙疙瘩瘩的曼娜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她觉得自己过去真是白活了。如果这次不从自己的部落跑出来,她的命运也一定和自己的那些姐妹一样,成为几个兄弟共有的妻子。 曼娜与俊凯的初恋和其他人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但曼娜野性、性感的妙曼身材确实让俊凯很痴迷,两个人在俊凯的父亲送给俊凯的豪华别墅里经常幽会。曼娜虽然只有十七岁,但对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从小就耳濡目染,她自己就亲自见过妈妈和几个爸爸床上打架,所以对于俊凯的要求除了大姨妈来的那几天,几乎都是有求必应。 曼娜知道,两人在一起不采取任何措施会生孩子,她在十三四岁的时候,就得到部落原始的真传,只要两个人做事前,在女人的那个地方放入一味叫麝香的中药,不管怎么折腾都不会怀上孩子。她出来时身上也带了麝香,每次和俊凯颠鸾倒凤的时候,这玩意就派上了用场。 俊凯不想让曼娜再回医院做护工,曼娜说这样下去总不是办法,将来要进你家门做儿媳妇也会被人瞧不起。曼娜说,在我们部落里,都是女人当家管事,男人都要听老婆的安排。俊凯从曼娜口里知道了她们老家的许多自己以前从来没听说过的奇闻异事,曼娜的性格有点轴,俊凯磨破嘴皮也说服不了她,也就只能顺其自然了。 五 曼娜在医院的工作很辛苦,但每个月那几千块钱的收入,在俊凯眼里真的不屑一顾。他不明白曼娜为何对护工这份又苦又累的工作这么执着。 曼娜的妈妈从小就教育她要能干,只有这样,将来嫁出去才能管好家,才能让自己的丈夫们臣服在自己的裙下。曼娜不仅自己这样做,还要求俊凯也找个正当的活路干,俊凯思来想去,感觉自己学的土木工程专业,也只有去老爸的公司干比较合适。 俊凯对这个专业原本没有啥兴趣,但爹妈都在他高考填写志愿时,除了第一志愿由他选择外,第二志愿就必须填土木工程,父亲说将来好子承父业,俊凯对于爸妈的要求也没有啥反驳的理由,阴差阳错,第一志愿落榜,他也只好读了个二本院校的土木工程专业,好在高中时的数理化基础不错。 大学这几年,他大部分精力都在研究赛车,时不时的也要求父亲在这方面给他支持和帮助,为了让儿子顺利毕业,俊凯的父亲也只能顺从儿子的意愿,但儿子毕业后并没有想进入他爸的公司工作的意思,为这件事情两爷仔闹得很不愉快。 曼娜的到来让俊凯的父母有些感慨,不太听话的儿子,在曼娜面前失去了以往的乖张,性情不再那么浮躁,一夜之间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正是应了那句俗话,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六 生活在这个世界,真不知道那一块天的云会下雨。俊凯的爸爸遭遇了一场罕见的金融危机,过度扩张的房地产业,在国家货币紧缩和宏观调控的大政策下失去了往日价格疯长的势头,上一年大卖的房子到了今年就卖不动了,尽管采取了大幅度的降价和优惠,但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和中国股市一个样,股民和房奴都是喜欢买涨不买跌,俊凯的爸爸为了尽快归还银行的贷款,把正在建的几个小区的电梯楼低价转手给实力更强的房开公司,给俊凯的零花钱自然就大打折扣。 那段日子,俊凯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煎熬,对待曼娜的态度也渐渐变得有些冷漠,曼娜也感受到了俊凯对自己的感情在慢慢退温,他们无奈地搬出了豪华别墅,俊凯和曼娜只能暂时栖身于以前的一间破旧不堪的老房子里,赛车也被父亲给低价处理了,以前和俊凯经常飙车的那些富二代也大部分不再和他往来,锦衣玉食的日子如同省城夜晚的落霞,在地平线上的光芒越来越暗淡。 俊凯也想努力的找工作,但所找的工作待遇都不高,过惯了高消费的奢侈生活,一下子沦落到一贫如洗的地步,俊凯陷入了极度的苦闷与彷徨,俊凯没能逃脱一家境外贩毒集团精心设置的陷阱,俊凯的父亲经营的房地产公司的股份,也被这家贩毒集团在金融危机中收购了很大一部分。 为了归还银行贷款,俊凯的爸爸不得不出卖公司大部分股票,商业竞争的残酷性虽然看不见刀光剑影,但一个大富豪瞬间变成穷光蛋的故事却天天都在上演。俊凯为了帮助父亲重整河山,瞒着曼娜走上了贩毒的不归路,贩毒集团的一个马仔曾经和俊凯是飙车的车友,是他找到了俊凯并拉他入伙,他说自己的赛车就是贩毒赚的钱买的。 贩毒集团盯上了俊凯爸爸的房开公司,目的就是要控股,让房开公司成为国外毒品进入国内销售的中转站,把俊凯拉进贩毒集团就是一箭双雕的毒计,但为了让俊凯死心塌地为他们服务,必须让他也成为吸毒者,只有这样,才能对俊凯进行有效的精神控制,他们还向俊凯允诺,只要俊凯说服父亲接受他们提出的合作条件,他们会让俊凯的父亲继续掌管公司,他也会得到应有的报酬,过上以前悠闲自在的生活。俊凯选择了妥协,为了父母为了曼娜,他把这一切独自承担下来,曼娜对俊凯的这些事却一无所知。 七 可怜的俊凯起初只是想通过与贩毒集团的合作赌一把,一旦经济上缓过来,就想方设法带着曼娜及家人远走高飞,到一个这些人永远找不到的地方去。但触目惊心的事实给俊凯的美梦致命一击,丧尽天良的贩毒集团老板授意手下马仔,在给俊凯的香烟里加了高纯度海洛因,很快俊凯得到的特制红塔山越来越少,昔日的富家子弟沦落为不折不扣的毒贩和瘾君子,俊凯和另外几个被控制的毒贩有时为了争抢一小包毒品大打出手,共用一根注射器将毒品推入布满针眼的胳膊静脉,成了他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曼娜在他们共同居住的老房子里亲眼目睹了一切,曼娜想报警,当俊凯把贩毒吸毒的前因后果告诉她后,曼娜陷入了无尽的沉思。 她不知道如何帮助自己的爱人脱离这无边的苦海,也害怕报警会给俊凯一家带来灭门的灾祸,唯一的办法就是选择离开。她辞掉了医院的护工工作,把俊凯送她的贵重首饰和LV包全部折现,留了一大半给俊凯,自己买了去邻近G省L县的火车票。 中秋节的前一天夜里,清冷的月光泄在家徒四壁的老房子里,显得格外凄凉。曼娜凝视着睡梦中的俊凯,想到他们曾经经历的一切,想到自己离开后俊凯的命运,几滴清泪滴落腮边。 她从俊凯的床边站起身来,缓缓移步到客厅的茶几前,把俊凯留在茶几上的一个空烟盒撕开,歪歪斜斜的写下了几个字。“亲爱的俊凯,感谢你对我的照顾,我帮不了你,也救不了你,我唯一的选择就是离开。去哪里我也不知道,不用找我,我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脱离毒品,重获新生。永别了!” 曼娜的一滴泪水,正好滴在最后的惊叹号下的那一点上,她把字条放在俊凯的枕头边,轻轻在俊凯脸上亲了一下,然后离开了他…… 八 曼娜赶了几个小时的火车,到达G省L县。 这个地方是个产煤大县,国家三线建设时期发展起来的,由于煤炭资源日益枯竭,很多煤矿都停产或者转行,仿佛在一夜之间这个小县城下岗职工增加了好几倍,上万职工每个月只能领几百元生活费,有的女人因生活所迫成为了站街女,在酒店、招待所、火车站附近从事着见不得光的营生。 曼娜在云省省城的大医院当过护工,她知道不管走到哪里,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医院,有医院就会需要医生、护士和护工。辞职的时候,医院的护士给她讲过,一个好护工哪里的医院都会需要。曼娜在L县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小单间,在这家医院的妇产科做了护工。 工作才一个月,她发现原来很准时的大姨妈没有准时报到,胃口也很不好,在医院食堂就餐时,看见油腻的食物就想吐。曼娜想起俊凯和自己离别前的一次夫妻生活,她带的麝香用完了,俊凯询问她的经期,她一推算正好在经期的前五后四的安全期内,就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曼娜没有想到,一次偶然的侥幸让自己珠胎暗结。 凭现在的处境,自己无论如何也负担不起孩子的扶养和教育的,曼娜无奈地在医院妇产科做引产手术。也恰恰是这次手术的缘故,曼娜在血检筛查中发现了问题,她成了艾滋病毒携带者,手术前被医院告知如果不采取艾滋病阻断措施,生下的孩子也会感染。 曼娜知道,自己的病一定是吸毒的俊凯传染的,一次疏忽大意让自己后悔终生,如果没有这件事,曼娜或许会考虑生下这个孩子,这毕竟是她和俊凯爱情的结晶,但是已经不可能了!曼娜用颤抖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微微隆起的腹部,神情落寞的进了手术室…… 九 曼娜从原始部落失踪后,诺也仿佛失去了所有的期盼,他对曼娜的爱,从两个娃娃穿开裆裤的时候就已经缘定三生了。 部落里的规矩已经延续了不知多少代,自己也是部落里不可多得的勇士和猎手,很多姑娘经常用很夸张的动作抚摸他的古铜色的胸脯和裤裆里的宝贝,但他对她们的骚情根本不理不睬。他一直认为自己和曼娜的婚姻是父母早都订好的,但曼娜还是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这让他很伤心。 曼娜的家里也闹翻了天,她的母亲被曼娜的三个爸爸讲得一无是处,说她从小就有娘养无娘教,连离家出走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曼娜的母亲在家里的权威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为了化解矛盾,只能拉下老脸去求部落长老诺也,要诺也去把曼娜找回来。 诺也从带曼娜走的阿吉家里问到了点情况,阿吉的母亲只知道孩子原来去过省城,具体住哪里也问不出啥。曼娜的母亲给了诺也攒了不知多少年的几百块钱,诺也就走出了部落山寨,去远方寻找曼娜。不管曼娜能不能找到,愿不愿意跟他回家,他都不再去想。 诺也在春城火车站看到了派出所贴出的遇难人员告示,从照片上认出了带曼娜出来的阿吉,就到火车站派出所询问阿吉的情况及曼娜的下落。根据诺也的描述,派出所参与急救的一个同志带他找到了省医院领导,通过曼娜熟悉的医生护士,打听到了曼娜的男友俊凯居住的老房子。 老房子已经被查封,俊凯因贩毒和吸毒被当地缉毒大队拘捕,控制俊凯的贩毒集团被内地公安一锅端了。俊凯父亲的房开公司也迎来了转机。 俊凯的父亲从破获贩毒集团案子里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儿子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吸食了含有海洛因的香烟,贩毒时主要承担放风的角色。公安机关对俊凯进行了强制戒毒,对俊凯的血检也证实俊凯使用不干净的注射器导致感染艾滋病毒。 俊凯的父亲联系省城防疫保健中心落实了治疗方案,医院的医生按时给戒毒的俊凯送国家免费的抗艾药物,使俊凯的病情得到了很大的缓解和控制,他请求公安部门与国家卫计委联系,通过上网检索查到了曼娜的下落,便和诺也把曼娜从G省L县接回了云省省城自己家中。他要弥补俊凯给曼娜造成的伤害,要千方百计用最好的药来治疗两个孩子,他坚信两个孩子有破镜重圆、喜结良缘的那一天。 曼娜和诺也在俊凯的家里谈了一个上午,诺也知道自己这辈子已经与曼娜无缘,他告别曼娜,说回去后一定告诉她的家人,她过得很幸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贵州作家网 作家库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