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叙事文] 人在旅途

[复制链接]
查看: 410|回复: 0

21

主题

26

帖子

131

积分

正式写手

Rank: 2

积分
131
QQ
发表于 2019-8-19 17:46:5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在旅途   那一年夏,好不容易有了几天的假期,我与丈夫相约去某地自助旅游。我们没约驴友,也没有跟团,就连车也躺在自家的车库里,完全凭自己的所好走到哪算哪。   这是一处新开发的旅游地,还有些原始的风貌。这正是我去此地旅游的目的,可以看到一些很古朴的东西。   夜,在旅馆订了个房间,房间不是很豪华,但很干净,有空调,有厕所,这是当地最好的旅馆,最好的房间。   晴朗的天空忽然噼噼啪啪下起了大雨,我们不得不躲进旅馆,在小房间里上网。   空调开着,电视开着,丈夫在地上玩着玩睡着了。   我没有叫醒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玩手机。   夜已渐深,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睡意朦胧间,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我从梦中惊醒。是谁在外面敲门呢!这深更半夜的,我没有打算去开门。躺在床上烦乱地玩着手机酝酿睡意。   敲门声很乱,象用手掌拍打的声音,是谁这么没有礼貌。半夜三更拍打别人的房门,据以往住店的经验,服务员是不会这样敲门的。如果有什么紧急情况发生,服务台也应该有通知。   夜,并不安静,稀稀拉拉的雨声。伴着这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让人不得安宁。   我疑惑着,该不该去开门?   我试着与外面的人沟通,可是人家根本不说话,只是一个劲急促的拍门。   仗着有丈夫在身边,我犹豫着打开了房门。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两个三、五岁的孩子就窜了进来。一个中年妇女怀中抱着一个较小的孩子,正低声哇哇地哭着。那两个大约三五岁的孩子却一下跑到了我的床上。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这是什么情况,他们己经在我的大床上躺了下来。   这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吵醒了睡在地上的丈夫。他生气的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这些人怎么不讲道理?这旅馆怎么能让这些陌生的人进来?你们为什么不住在自己的房间里?”   一连串的疑问加上愤怒,让丈夫起了将她们赶出去的念头。   说实在的,我也是带着满肚子的疑惑。旅游了很多次,这种情况还是头一回碰见。我想打个电话叫服务员过来。却发现房间里没有电话。我也找不到服务员,他已经下班了,或者说已经睡觉了。   我很想将这一群孩子往外赶。那个中年妇女央求道:“我们的房间很没有空调,很热。孩子又不舒服,所以想在你的房间吹一下空调。”   你的房间没有空调关我什么?我为什么要允许你们在我的房间吹空调。我烦躁地想要再一次将她们赶出去,对于一个睡眠不好的人来说,被人无端吵醒是一件多么恼人的事。   我穿着宽大的睡衣,惺忪着睡眼准备将这几个烦人的家伙赶出去。   回头,看到我床上躺着的那两个孩子,想着我见过的那些孩子。邻居也好,朋友家的也罢,每晚睡觉都需要家长在旁帮助洗漱,然后一个个安排在床上,还不会老老实实的睡觉。   然而这两个孩子,却是自己爬到床上,这一定是平常少有人关爱的缘故,他们已经学会照顾自己了。   看到那两张熟睡的孩子脸,我又犹豫了,很不友好的话在未出口之前被我生生咽了下去。这多么象七、八十年代留在心里的画面——忙碌的母亲,肮脏的小孩,如一群放养的羊,自己去找吃的,又自己回家。   唉!我深深叹了口气,人生有多么的不易,他们活得如此的艰难。   那么就留他们一晚吧!毕竟自己也是当母亲的。   两个大一些的孩子盖上了我的空调被,紧挨着身子睡在一起。我的床上虽然多了两个人,却还空出许多的空间。   中年妇女坐在凳子上,指着抱在怀里的孩子说:“孩子从小瘦弱,这一闷热,背上长了些痱子,我们坐一会儿就出去,实在是对不起。”说完低下了头怯怯地望着我,一边用手去抚摸孩子的头背。   孩子依旧嘤嘤地小声抽泣着,母亲用手轻轻拍打着孩子的背,将孩子贴在胸口,轻轻摇晃着,试图安抚孩子,哄孩子入睡。   我想,她可能也不想打扰我,但为了孩子,她做出了不该有的举动:“唉!当娘的谁又愿意看到孩子受罪,但凡是有些办法,又怎么会来打扰您。”她叹了口气接着说,声音中充满无奈与忧伤。   我已经下不了决心将她们赶出去,那么就凑合让她们住一晚吧!大不了我明天接着睡。   我接过妇女怀中的孩子,将她放在我的床上,孩子很是瘦弱,浑身散发一股酸腐味。   孩子背上长满了痱子,大约是皮肤有些发痒,她不停地用手去挠。   我将随身携带的花露水,稀释在矿泉水中,给孩子擦拭。呆在有空调的房间里,孩子渐渐安静了,慢慢的睡去。   我看着这一张床上躺着的三个孩子,想着自家屋里的两个孩子,心中百感交集,想当年我也是从她这种情况走过来的。   那妇女很不自在的坐着,双手扒在桌上。   我很困,便躺在床上陪着这三个别人家的小孩,想着赶紧进入梦乡。   丈夫很不满地坐在地上唠叨着,那两个小孩也不是很安静,一个小孩起来上厕所,却来不及将尿尿到了我的床檐上。   这举动彻底激怒了丈夫,他愤怒的弹跳起来:“滚回你们自己的房间去吧,我们要睡觉。”   中年妇女很为难地说:“我们的房间没有空调,电风扇也坏了,孩子他,孩子他……”   她的声音越来越弱,我知道她有不得已的苦衷。看到她这样,我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丈夫在工地的时候曾做过水电工,对电路多少有些了解。我怂恿他去看看电风扇,看能不能将电风扇修好。   丈夫将我吃烧烤用的塑料手套戴在手上,来到他们的房间。其实这房间根本不是他们的,这是一间大约二、三十平米的大厅,靠两边墙壁摆着七八张大床。他们只是在这大厅里拥有一张自己的床位。大厅里很多人已经睡去,呼噜声与汗臭味混合在一起,只有一个摇头的风扇,吱吱嘎嘎的转着。其他的几个风扇,锈迹斑斑的耷拉着头,不动也不转。   由于没有专业工具,丈夫没法打开线路,风扇也没修好。   凌晨两三点正是睡觉的时候,因为这几个不速之客的打扰,我躺在在床上辗转难眠。   时间过得很慢,庄周却迟迟不来。   黎明也在一步步的走来,我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天亮了,雨停了,曙光穿过窗帘照进了屋子。   中年妇女依旧坐着,头靠在桌上。两个孩子在我的床上睡着,一个孩子已经醒来去找她的妈妈。   洗漱完毕,我将随身携带的面点分给他们。中年妇女很不好意思地接过我手中的牛奶与面包,说起了她的故事。   她们来自乡下,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他的丈夫在外面打工。说一个月也有一千多块钱,自己都才有一千多块钱,给他们的就少得可怜,大部分的钱又被婆婆霸占了去。   我不知道一千多块钱能干什么,我只知道,一个男人随便在哪里做小工,一天的工钱也会超过百元,怎么一个月也得有两三千。   我没有问,也许她也不知道。   她在家的日子也不好过,丈夫的收入又很少,因为生了几个女儿的缘故,婆婆也不待见她。曾经有不会生养的亲戚想要领养她的女儿,她拒绝了。   她说:“以后再不生了,再苦再累也得想法将她们抚养长大。”   可是拿什么养呢?地里的庄稼辛辛苦苦也只能填饱肚子,大女儿今年五岁,明年就到上学的年龄了。农村人对女儿并不珍爱,穷人家的女儿上学更是奢侈。所以她想出去打工,可是婆婆却不愿帮带孩子。   实在没办法,她只得去央求自己娘家的妈妈,幸好娘家妈妈愿意帮她带小孩。她这次是准备把小孩送去给娘家妈妈,然后南下打工。因为没有直达的车,她们必须在小镇住一夜,第二天赶早班车去她的娘家。   由于经济的拮据,她舍不得住有空调的房间人生之路前面会遇到什么?谁也无法预测,唯有昂首挺胸去过去,才能开辟更好的未来。。昨晚上不知怎么的电风扇坏了,怎么也弄不好,小孩子热的直哭。不是万不得己,她也不想来麻烦我。   我看着那个最小的孩子,她身上的痱子还没有散去。我将包里剩下的牛奶面包,还有那半瓶花露水送给中年妇女,与丈夫赶赴下一站的旅程。   下过雨的街道上有些湿润,空气中带着凉爽,趁着现在气温不高,我们沿街道徒步走着。   雨会停,太阳也会重新爬上山岗,可那位三个孩子的母亲却在人生的路上艰难地跋涉着。   人生之路前面会遇到什么?谁也无法预测,唯有昂首挺胸走过去,才能开辟更好的未来。
IMG_20190818_155450.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 贵州作家网 作家库 关注微信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