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尽甘来总是春

苦尽甘来总是春

夕扬四月,乡里的油菜花开了,一大片一大片的,春风吹拂,油菜花如涌便铺天盖地卷来,不可阻挡。风中夹杂着花香,花瓣有韵,风也含香。褪尽铅华,油菜花以一色金黄胜却万千...
微篇 / 2018-07-21
乱葬岗

乱葬岗

有一个地方,很是怪异,那是一个只属于乌云压制的地方,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总给人一种阴暗的感觉。但是,那里可是一个小山坡啊,没有一棵树,只有一些灌木丛和一些枯干了的...
微篇 / 2018-07-21
爱情小说:你才是我的目的地

爱情小说:你才是我的目的地

导读:我没有定目的地,看到你之后,我发现,你就是我的目的地。...
短篇 / 2018-07-21
难

过去了的是故事,过不去的是心事。 有些事在心底久久的沉淀着,不说出来就是心事,说出来了也就成了故事……...
短篇 / 2018-07-21
零度的冰

零度的冰

十二月,威宁这个不太繁华的县城已经彻底地从深秋脱落。街道上雪花大朵的白,偶尔越过脸颊的寒风让人直打寒颤---寒气逼人。雪花尽情地释放这它所特有的光芒。十二月的午夜...
中篇 / 2018-07-21
相见不如怀念

相见不如怀念

梅子强忍着眼里的泪水,不让它流下来,跑出了屋子。恍惚中,身后传来女儿声嘶力竭的叫喊,梅子心房轻轻一颤,不过她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径直向着前方的街道奔去。 ...
短篇 / 2018-07-21
浮生回望 只慕流年

浮生回望 只慕流年

  那些曾经不经意间从身边溜走的过往、还来不及细细咀嚼便匆匆飘落在岁月的长河之中,纵然它幻化成一颗流星消失在遥远而寂静的夜空,毕竟也曾有过瞬间的无比灿烂。...
短篇 / 2018-07-21
那五年之痒

那五年之痒

十年前他就丧偶了,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业余早晚还开公司,独自抚养女儿上名校。看着女儿孤独无助的时候,他也想替她找个后妈照顾她。女儿也好心劝说过多次,这样才有家的...
短篇 / 2018-07-21
谁不曾经十五岁

谁不曾经十五岁

我十五岁那年,考上了全市唯一一所师范学校,那时候,初中毕业的好学生都上中专,只有考不上中专的孩子才上高中、考大学,这点历史,可能现在的孩子都不一定相信,解释半天...
短篇 / 2018-07-21
爱情小说:爱无所向

爱情小说:爱无所向

导读:即使去了秦岭,即使在秦岭的小旅馆,他们疯狂的爱着对方,折磨对方的身体。但疯狂之后,又会回归平静。张浅看着白珠心里道:“向来缘浅,奈何情深!”...
短篇 / 2018-0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