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师者·第九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木色    阅读次数:9333    发布时间:2021-07-26

周一早上没有向小苒的历史课,她下午一点五十才慢慢悠悠来学校,也可以说这是托了中考文综不算入录取总分的福,没课时像她这样不被考试指挥棒所指挥的老师可以心安理得偷个小懒。走在春天的校园里,偶尔一瞥篮球场旁边的玉兰花,花池里的矮种映山红,花坛中的紫荆和樱花,再加上一路学生那一声声还算清脆可听的老师好,近来自认为颇有些看淡世事的向小苒也觉韶光真不可轻掷浪费。春季到来绿满窗,大姑娘……”她一边哼着老外婆的小调儿一边在心里酝酿着脚本,打算一进办公室就要把昨天从梁老伯那儿听来的故事绘声绘色给霍君君演绎一遍。

冬季到来雪茫茫,寒衣做好送……”她抬腿走进办公室,明明林老师、杨老师和霍君君都在,但是整间屋子都像半个月没人来过一般沉寂,那沉寂的气息硬生生止住了她自诩可匹敌邓丽君的哀婉歌声。

哈喽,两日又半天不见,不知诸位可有想我呀?林老师和杨老师对她一笑:小向老师来了啊。

但是霍君君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翻着白眼回她一句那可没有,这不对劲,一定是她问候的方式不对,所以换个方式吧,她讨好地走到霍君君的办公桌旁:霍老师,想什么呢?课间喝白开水太无聊,不如让小女子给您讲个故事助助兴可好?霍君君无奈抬头看了她一眼,又迅速别过了头。

怎么回事?霍君君哭过了,眼圈都还红着,向小苒怵了,无声退回了自己的位置。这可咋办?霍君君可是一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呐,看到她哭好像都是一种过错,现在还要想法安慰,关键是还不知道人家哭的前因后果,如此当真难倒了向小苒。

这时候霍君君班上的袁青来问数学题,向小苒赶紧逮着这个机会打破办公室的寂静,故意大声问:喂,袁青,你们是做什么事让霍老师伤心了吗?袁青一脸为难地看了霍君君一眼,犹犹豫豫地说:应该是杨磊的爸爸他——”

袁青,你回教室去吧,这里没你什么事。霍君君转向学生说。

袁青有些不解道:我是来问……”话未说完,办公室所有老师都看向了他,……来问什么的我也忘了,老师们再见。说完有些心虚地摆着小手退出了办公室门,还乖巧地把办公室门给带关上了。

杨雨看了霍君君一眼,不平地说:就是小霍老师班上的一个家长太不讲理了。一群孩子闹着玩,不小心将他家儿子碰撞到门上了,额头破了皮,流了点血。小霍给他们家里打电话后把孩子送到医院包扎了。

这没问题嘛。

问题是家长到医院不关心儿子的伤势,而是拉着小霍回来对所谓的肇事学生兴师问罪。林燕接着补充,事情问清楚了,就是几个孩子玩闹无意中撞到他儿子,叫什么来着,杨磊!

杨磊知道他爸脾气不好,怕他在学校闹,都顶着纱布回学校证明就是意外了,其余几个孩子也给杨磊赔了礼道了歉。小霍责备教导几个孩子一通,打算让他们先回教室。

霍君君自己接着说:医生说杨磊没什么问题,包扎一下就可以,包扎的费用我也付了,就想着教训几个臭小子一下,也没必要请一堆家长来了。谁知……”说着眼泪又涌上了霍君君眼眶。

没想到杨磊的爸爸气势汹汹从椅子上起来对着小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什么无师德不配做教师啦,反正怎么伤人怎么骂,我们拉都拉不住。孩子们都被吓傻了。

向小苒听到这里忍不住了:他有病吧!太莫名其妙了,人现在在哪里?这种人就该拿扫帚轰出办公室啊!说着递了几张纸给霍君君,霍君啊,这种人不值得你哭,别哭了。

在德育处,现在把所有参与打闹的孩子的家长都叫来了。

呵,是这么回事!那不就是想敲竹杠嘛。向小苒冷笑着说,完了又问:小霍老师现在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吗?你把事儿看成没酿成大错的意外,人家是把这是看成好好赚一笔的机会。

就是这么回事,霍老师的确很委屈,莫名受一顿窝囊气,但是让这些猴儿似的上蹿下跳的娃儿些吃点亏长点记性也好。算了,秀才遇到兵的事……”林燕说完疲惫地叹了一口气。

向小苒和杨雨也下意识轻叹了一口气,咱们教书的,谁多少没遇到过这样的事呢?我和林老师就不说了,哪怕是小向,也是被狠狠咬过的呀。杨雨似不平又似妥协地说。

向小苒用力摇摇头,像是要把脑袋里的什么东西摇出来一样:霍君,我们老师教的是学生,别企图去教育家长。另外,家长愿意配合你就接受他的配合,如若他不理解你你也不必太在意,不与愚人论短长。霍君君好久没听到向小苒这般严肃地说话了,忙不迭抬眼看向她,如果下次谁再骂你,给我录音,告他,这年头是个人都在讲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难道教师还没点人格和尊严了?教师就被法律公正的神圣光环排除在外了?要知道《教师法》……”

发现霍君君在认真听她讲,马上改了语气:要知道《教师法》什么的都不抵用,他怎么骂你的,你给录个音,等我学会了狠毒百倍千倍给你骂回去!霍君君刚想翻白眼,忽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

向小苒小跑过去打开门,负责留守儿童工作的庄妍老师给班主任送表格来了。她也感受到了这间办公室不同寻常的气氛,故作轻松地说:刚刚在门外听到小苒说要骂谁,谁让你们四个这样关门闭户地骂?可别骂的是我啊。

向小苒赶紧摆手:庄老师,我怎么可能骂您?有我在,她们几个也不敢说您半个不好。

霍君君真心笑了,如此显得好像她之前没哭过一样:是啊庄老师,向老师在私底下是连她大表舅冯老师都敢讽刺的,但是对您,她不会。只会天天在我们面前说您当年对她有多好对他们班学生有多好对班上那些留守儿童有多好,让我羡慕得要死。

庄妍对霍君君微微一笑,嘴角酒涡明显,眼角有浅浅的细纹:一个个嘴太甜,你们年轻人都这么会说话的吗?我哪有那么好!

向小苒佯装生气:庄老师,什么我们年轻人?在我心里,您永远二十一岁,您永远是我们的大姐姐。

就会讨我开心!庄妍站起来用手指点了点向小苒的额头,动作熟稔得就好像她当真回到了二十一岁而向小苒还是那个五年级的小学生,嘿,给小向这一闹差点忘了正事,这是这个月留守儿童的家访记录、关爱活动记录和本年度的基本信息登记表、与社区的会商记录。请林老师和小霍老师按要求完成。

庄老师当年对我们班上留守儿童的关爱可没有用表格记录下来,只不过都被大家记心里了。

庄妍又是一笑:现在和当年不一样了,你也别臭贫,我走了,该骂继续骂,反正我也听不到。

向小苒不再反驳,只是挥挥手,笑着目送她走出办公室。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8723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