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黑箭历险记(外一篇)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肖德良    阅读次数:8443    发布时间:2021-07-31

黑箭历险记


冬至这天,漫天飞雪。小黄溜达在街头,正慢悠悠地搜寻食物。来到凤凰桥下,看见有几个人正在逗它。于是,它也跟着打起趣来。它摇尾摆尾,跳上跳下,在那个姑娘裤脚上扯两下,在这个小伙子衣袖上咬一口,还汪、汪、汪,痛痛快快地跳了一个舞,做了几个受宠若惊动作。

那些人越逗越起劲,越逗越快活,抓起雪团子打它,挥起拳头揍它。它也全然不在意,以为他们都是喜欢它,觉得幸福无比。随便扔下什么东西,它都高高兴兴地捡起来含在嘴里,无所顾忌。

忽然,人群中扔出一个热腾腾香喷喷的包子。它欣喜若狂。来得正好,我肚子里正饿着呢。这些人真好,以后若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好好替你们看家,以报这从天而降的嗟来之恩。谁说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呢?小黄就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狗。

它一双眼睛多情地看着那姑娘,好人啊,我真不知道怎样报答你才好呢。那个穿着艳丽分外妖娆的姑娘笑着,对它都了都鲜红的嘴儿。吃吧,小黄想。就这样幸福地、大大咧咧地咀嚼起来。

——”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小黄眼前天崩地裂,乾坤倒转。它趔趄着才走三步,就倒在地上,几经挣扎,就不能动弹了。

那几个人发出哈哈哈的狂笑。这个狗日的,它还以为我们喜欢它呢,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日子,哈哈哈。接着又是一阵笑声,一种歇斯底里般的狂笑声。

——”原来是这样,小黄哭了。它张开麻木的、已经破碎得不成样子的嘴。浑身剧痛是一回事,还感到深深的耻辱。在这个严酷的冬天,明明知道好多人正张着血盆大口想吃狗肉,它怎么就没有提防呢?还有,在家时,主人常训它,不要轻信他人,别人的东西不要轻易接受,怎么就忘记了呢?不就是一个肉包子吗,就那么经不起诱惑,要了它的命。它后悔莫及,可是一切都晚了。

后来,它听到一阵窸窣声,一根冰凉的铁丝套上颈子,接着便被噗噗噗地拖走了。它还听到那些人一边拖一边说,冬天吃狗肉补身子,增加热量,还壮阳,干那事特别有劲。那个枝招花展的姑娘听了,发出一串淫荡的笑声。有人用大头皮鞋在它的背脊上、屁股上和脑袋上乱踢,它对此无可奈何,也不知道什么是疼了。血肉模糊的嘴巴从地上一路拖过去,雪地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印。它想喘口气,可是,现在出的气而没有进的气了。轻一脚重一脚地踢在它身上的脚步,只感到是一阵阵冰凉的撞击,每踢一下,就是一阵抽搐和颤抖。

后来,它感到喉部一冷,一个冰凉的利器地撕开它的咽喉,最后那一口残存的热气也被放掉了。小黄强撑起脑袋,看见那把黑色的尖刀还在滴血。狗有七条命,说明它贱!有人说。

它两眼沁出两行污浊的泪。在失去知觉的最后一刻,它想:我到底碍你们什么啦?从小到大没有咬过人,也没有随地大小便,更没有做过贪赃枉法的事和伤天害理的事,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残害我呢?刚才,我还想方设法的讨你们的欢心呢,为什么……它忽然觉得脑袋一沉,什么也想不起,什么也不知道,就这样,悲惨地死了。

 

第二天一早,天上还是阴沉沉的。破絮般的大雪在低沉的天空纷纷扬扬地飘着,房顶上冒着乳白的烟。有人围在火炉边烤火,也有人在灶台上搞烹饪。烟子里有煤烟味,也夹杂着红烧、清炖或黄焖狗肉的香味。一些人走出屋外,在街上打雪仗。他们穿得红红绿绿的,像一只只色彩鲜艳的狗熊。

昨天那个拿肉包子出来勾引小黄的姑娘,端了一撮箕狗骨头倒在路边。小黄那一身黑黄相间的狗皮,已变成了她身上的褂子,透露出一丝烘烘的骚味。

这时,平时和小黄玩得最好的黑箭从这里路过,闻到味道,再看看姑娘那一身褂子,立即判断小黄出事了。它从小和小黄一块儿长大,耳鬓撕磨,对小黄的每一丝气息,每一根毛发和每一条花纹都了如指掌,更何况路边的骨头和那姑娘身上的骚味与小黄平时的幽香是那样的毫厘不差。它遇害了,黑箭想。它皱了皱眉,抽一抽鼻子,小黄真的遇害了。黑箭骇的满头大汗,再也不忍心看那些被炖得焦黄的骨头和脏得如泥的肉渣,怀着悲伤心情走了。

黑箭没走几步,昨天那姑娘又赶过来。她还以为黑箭也跟小黄那样幼稚和大意,急忙从兜里取一种叫三步倒的炸药捏进肉包子里,扔给它。黑箭可不是小黄,不吃这一套,它是绝不会相信那一脸假惺惺的、皮笑肉不笑的和藏着尖刀的微笑的。它扑哧一声喘了口恶气,愤怒的扭着头,箭也似的跑了。那姑娘,还在后面娇声娇气的唤它呢。

 

当天下午,小黄生前的另一位好友花豹也路过这里,偶然发现了小黄的遗骨,吃惊不小。小黄是怎么搞的?怎么弄到这步田地?花豹围绕着小黄的残骸踌躇几圈。唉!可惜呀,想当初,小黄总是那么风光,什么好事,都是落到它身上。可是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呢?看来,狗也跟人一样,命是三节草,不知哪节好啊。

花豹了解小黄,它有一个缺点,就是耳朵软,听不得好话。花豹呢,天生一副巧言令色的嘴脸,能言善辩。在小黄面前,总是甜言蜜语,讨它的欢心,把什么事都说得天花乱坠的。因此,小黄只要搞到什么好吃的,总要分一半给它。黑箭老是说,花豹是靠吃小黄过日子的。

有一次,小黄在主人壁橱的缝隙里逮了一个耗子,自己不吃,也不让花豹吃。为此,花豹还生了它的气。小黄也不理它,互相之间也不说话,半天也不搭理。好在主人说了句狗咬耗子多管闲事,花豹心里才稍稍解气。

狗咬耗子,劳而无功,咬了也是白咬。花豹讥笑道它,小黄也不在乎。

不过,花豹最感到恼火的是,不论什么时候,什么事,小黄都比它出色,比它体面。特别是人多事多的场合,小黄总是能引起人们的喜欢。花豹呢,常常被晾在一边,仿佛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它存在似的。花豹经常恨得咬牙切齿。黑箭常常瞧不起它,说它是癞皮狗,小样,妒忌心强。

哼!你也有今天。花豹幸灾乐祸的哼哼道。不过,毕竟又是朋友一场,小黄落到这一步,还是有些惨。它用鼻子嗅了嗅小黄的骨头,到底是佼佼者,连残骸也那么香,它想。转而又想,小黄已经死了,从此少了现成的食物,从今往后,它又到哪里去吃香的喝辣的呢?为了吃的,还要自己去找,多累。一下子,花豹又想起平时从小黄嘴里抢东西吃的那种滋味,多好、多香啊。

小黄好香,真的好香啊,引得它垂涎欲滴。可是,物伤其类,难道说同伴的骨头是轻易可以啃的吗?花豹犹豫了一阵,想走开。然而到底有些念念不舍,黑箭不是常说花豹是靠吃小黄度日的吗?末了,它算了一笔账,假若今天不是我花豹吃,改天也会有别的狗吃,那样,朋友之间,不就互相都太不划算了吗?还有,就算大家都不吃,让小黄暴尸街头,这是不是太惨了点?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0498464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