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拼爹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罗一民    阅读次数:3111    发布时间:2021-08-24

二零一八年七月初,从西南落后边陲某市一所二本院校行政与文秘专业毕业的乡下人杨胜军已参加了一次县科员、一次县事业单位和乡政府的公务员招考,就是始终没得到上级通知试用。这不怪他考场上发挥不好,因为他每次考分都是前一、二名,上级通知参加都来面试的还是前三名到前四名,每次他都顺利进入面试。可作为前一、二名的杨胜军却偏偏落选了,最后得到招录试用的还是考分第三名,或第四名,他说他真想不通哟。每次落选回到家里来,他不仅垂头丧气好几天,还流泪伤心好几天。

待他杨胜军躲在陋室里“闭门思过”了一个多月后,今年六月中旬县文化旅游局科员招考的网上报名又下通知来了,但这时他已灰心丧气了。还是他的老同学打电话来告诉他爹的,他爹催他快点报名,他却有气无力地说:爹呀,算了吧,还是等八月份县里招考小学特岗教师再报名吧,没有什么社会地位的农家孩子别梦想有一官半职了,只要弄得到一份小小职业做,勉强弄得到一个饭碗就行了。他爹这时候也叹气道:是喽,我原本是想让你考进县城一个小单位,这样也总比你下边远乡担任一名小学教师强得多,不是说当小学教师收入少,主要是社会地位太低,行啦,你还是去打开电脑报名吧。我们过两天再找你干爹商量。

但杨胜军却一脸苦恼地望着老爹,差不多掉泪下来说:我那干爹会办得成事吗?他只是一名小学校长,而且都退休了。

老爹杨开成抬头望天叹气说:那咱就去找你舅爹,他是市十五中教务主任,还兼任过副校长,肯定认识不少人。可以说,在市各处(局)担任领导的保证有不少干部是他的学生,学生肯定买老师的账。

可失败多次的杨胜军却差不多把头埋到裤裆里,一点信心也没有。

他老爹杨开成在屋里来回踱步了好久,这才蹲下身来安慰儿子说:小军呀,别灰心,放心报考吧,你不是还有个姑爹吗?他当年虽是市三中的副校长,但现在是市公务员局局长,你考高中那一年,不是还差半分才得到市三中录取吗?是他去跟学校各职能部门打通关系后,你才得到录取呀。

差不多埋头到裤裆去的杨胜军这时稍稍抬上头来,说:我知道的。老爹呀,可我的那些“爹”再多,能管啥屁用呀!干爹、舅爹、姑爹都是当年现认的,又不是真的,人家真的能帮得了我吗?

他老爹杨开成略微点了点头:我知道,我们不是请他们帮忙给你找份工作,是请他们帮忙去跟各单位的头头脑脑打声招呼,说你今年参加公务员招考,请各部门面试官多多关照。

然而,失败几次都怕报考公务员了的杨胜军总是摇着头:我觉得希望不大,既然您老劝我考我就随便报名吧,如果得不到录取你可不能怪我没出息哟。

当爹的杨开成点点头:好吧,你就赶紧网报吧,我负责去找人疏通关系。就哪怕真的落选了,你再考虑参加今年秋季的小学特岗教师招考吧。

当儿子的杨胜军这才站起来挪步到自己的卧室兼书房去打开电脑开始网报。

当杨胜军在电脑里点击了大半天后,才勉强把县城的科员公务员招考报名摆平。这时天也渐渐黑定下来。他老爹杨开成这时候也把晚饭整好了摆到神堂下的桌面上来,而仍然静坐在自己宿舍里看书的杨胜军这时候也听到老爹念念有词:历代列祖列宗,请您们保佑您们的曾孙玄孙小军今年能考上公务员,这样,他会逢年过节买来好酒好肉供奉您们。

当儿子的杨胜军这时候也泪水盈眶了。

等他们父子俩面对面吃过晚饭后,杨胜军仅看不到二十分钟的电视,他老爹便说,从今晚起,你就安心复习备考,争取第一关弄到考分第一名,这样才有机会进入面试。

但儿子杨胜军一脸茫然,发呆了好久才说:就只担心面试这一关。

当爹的摆手:面试这一关我会抽时间去帮你当跑腿。

当儿子的杨胜军起身到宿舍兼书房去,重新找来《公务员闯关应试指南》开始认真看书。但不知不觉地,他的脑海里,很快闪现起当年的求学情景:

他六虚岁时,父母说,因为呆家死守农耕没什么收入,以后孩子读书也支持不起。于是,才刚刚走到三十岁的父母就带着杨胜军和一个比他小三的阿妹到市里搞劳务输出了。他们一家人就租住在城边一栋磊土墙,屋顶盖石棉瓦的那么一个简陋茅棚里,当爹的因为会砌砖,于是就专找了建筑工的活儿干,当娘的因为还背着一个年幼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妹妹),只好在城里捡垃圾卖。多亏父母俩都勤劳肯干,他们夫妇俩仅在这座不算大的市里拼命干了一年零三个月时间,不仅找到一笔钱回乡来把旧居改换成一层水泥平房,当爹的还给妻子买来一辆人力三轮车拉货。而且他们还很快搬家到城南去租住了一层两小间平房。

这时,大儿子杨胜军也有七岁了,两口子也打算给儿子找一所学校让他进校念书。偏偏,当妈的偏偏在那么一个刮着寒雨的暮春日子里,独自背着年幼的孩子在天大早就驾着人力三轮车出去收捡垃圾。以往每天约莫过了中午十二点半就驾驶满载垃圾的人力三轮车返回出租屋来。可这一天直到下午五点过钟,也不见她们母女俩回家来。当他杨开成从工地收工回到出租屋来时,在庭院里却见不到老婆的人力三轮车。当爹的打开锁进屋去,只有儿子小军坐在床边看图画书发呆。屋里不仅显得冷飕飕,也因为没个女人在家烧火而显得冷冷清清。然而那一年,两口子又未买上手机,杨开成无法联系她在哪儿。当爹的跑出屋来问邻居,邻居也说就见不到她驾驶三轮车回家来。当他杨开成正准备外出找寻老婆时,市交警队两男一女拎着皮包走进来了,他们才走到出租屋门口就问,王玉芬是你家人吧?当爹的马上睁大眼回答了:她怎么啦?难道犯法了?

走在前面的交警队长摆手:不是犯法,是出事了。

当爹的杨开成一时间脸煞白了,几乎说不出了话:她——出事?

女警官接话:别耽误时间了,赶快跟我们走吧。

当爹的赶紧背着儿子小军随后交警队干部来到市医院停尸房认领尸体。

可当他杨开成拉开盖在死者身上的那张白布时,妻子一脸的血迹已凝结呈块状,而她的身旁还躺着自己的小女儿。他即刻扑在妻子的尸体上哭不出了声,连当儿子的小军也哭哑了。好大半天后,他问交警队,他妻子是因为什么死的,交警大队那名中队长拿来尸检报告给他看,并向他解释道:是因为她装的垃圾车货物太满,车子开得太快起风而不幸冲到东郊路旁的一条深沟里。

当他杨开成带着妻子和女儿回村把后事全部料理清楚后,又回到城里来继续打工时,日子已进入炎炎夏日了,他每天都把儿子锁在出租屋里,自己到工地上去干活。平时当爹的就跟他从书摊上买来便宜的图画书和糖果,在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把饭菜做好,然后对儿子说,你肚子饿了就自己吃饭。当爹的就是这样在建筑工地上连续干了两个多月,勉强找到了六千多块钱后,日子也走到了公历八月中旬。这时他想,儿子小军毕竟已有八虚岁正足七周岁了,作为家长的如果再不想办法给他找学校读书,这辈子不就害了他吗?于是他杨开成便跟工头请了几天假,就在出租屋附近不远的学校活动。他先后联系了好几个学校,可校方都说,进城来的农民必须有父母身份证、结婚证、计划生育手术证、进厂合同书、暂住证和本乡镇政府办理的外出务工证等。杨开成因为证件不齐全,几所学校的领导都摇头不敢收。于是他杨开成只好返回,到乡政府办理了一本外出务工证,并带上了结婚证和计划生育手术证,但还有进厂合同书和暂住证他找不到人帮忙办理,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进厂打工呀。

这时他想,干脆带点土特产去找校方领导,哪怕给他们下跪磕头他也愿意。终于在儿子八虚岁正足七周岁的那年八月二十四日那晚上,他先请人帮忙打听到了校长的家后,终于来到校长家找校长解决困难,说无论如何也要收他的这个儿子来贵校读书,要不然他只有长跪不起了,他还把妻子春天发生的车祸跟校长说了,如果让他送儿子回到家乡学校去读书,他哪能找到钱来供他读书呀。说罢,他杨开成拿出了两斤茶叶和两条香烟,五斤核桃等在没人时悄悄递给了校长,校长推辞了几下后,最终也叹息说:算了,就让你的这儿子来认我做干爹吧。杨开成当即连连给校长磕头。这年秋季,他这儿子杨胜军就这样在距离出租屋不远的一所公校读书了。

六年后,小军小学毕业考初中,因他报考市十五中,小军虽考了224.5分,但外地考生跟本地考生有20的差别分。本市户口只需要205分就得到正式录取。

作为外地人的小军必须得到225分才能得到录取。当爹的去找区招生办,招生办把事推给学校,当爹的于是去找校领导,校领导说这是区招生办定的,我们不敢破格录取呀。当爹的杨开成回到出租屋来,左思右想了大半个晚上后,终于决定,还是走六年前的老路,干脆找人去认校领导的家门,然后给他带点土特产,看他答不答应喽,如果真的不答应,再回家乡去读书。当爹的终于在那么一天傍晚带着两斤名贵茶叶和一袋六个盒装的波波糖,六斤核桃,两条名烟就牵着儿子的手去认了校领导。他杨开成不仅把自己当年的不幸跟领导说了,还泪水连连地恳求校领导一定要收留小军,他杨开成既当爹又当娘,这几年来把他拉扯大太不容易啦。学校领导感动了,不久便答应了收小军进市十五中来读初中。校长后来也对杨开成说,我姓王,你夫人也姓王,以后你们来到家里就叫我舅舅吧。他杨开成这时差不多几乎用头触地千恩万谢校领导。

三年后,小军初中毕业,他第一志愿报考市三中,中考成绩虽然是485.5分,但市三中的录取控制线是486分,还差半分,如果考市五中只需要462分,但他又没有报该校。加上该校的教育教学质量也比不上市三中。当爹的又拉着他杨胜军去找了市招生办。可市招生办领导说了,这是经过各级领导集中开会之后确定下来的录取分,你孩子得不到录取也没办法,当然你可选择调剂到市五中或市九中去,那些学校可能录取你,如果实在得不到录取,你还可以回到你们本县民族中学去,因为你们本县民族中学只是390分的控制线。他们父子俩回到出租屋来,经过思前想后,还是走三年前的老路。于是,当爹的干脆去取了一砣人民币来,照样去买了两斤名贵茶,两条名贵香烟,两袋12合装波波糖和六斤核桃就先请人带去认了校长家的门来,然后晚上他父子俩再趁天黑时携带礼品去敲了校领导家的门,父子俩亲自到屋里来求人。他杨开成照样把自己当年的不幸跟校领导说了,孩子正处在青春期,如果不让他在城里读书,他日后肯定会受到社会渣滓的影响而变成废人,您老就可怜可怜这孩子,准许他来市三中当插班生吧。他还说,您领导就把他当成自己的孩子。杨开成这一晚通过磨破嘴皮了大半个晚上后,校长终于答应收他杨胜军进校读书了。校方领导也说,我姓刘,但我夫人姓杨,以后你们来到家里就叫我姑爹吧。杨家父子这时连连向校领导磕头:我们太谢谢校长,太谢谢姑爹关照了。从这年秋天起,杨胜军便上了市三中读高中。三年后,他才轻易以513分的高考文科成绩进了一所二本院校深造。

当他杨胜军回过神来时,已是夜里零点四十分。他杨胜军抬手上来敲了下自己的头,并在心里头默默说:杨胜军呀,你狗日的别再多想了,先静下心来复习备考吧,要不然呀,四十天后,如果你的笔试成绩冲不到第一、二名,你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

老爹杨开成第二天就离家到市里打工去了,他说他就顺便去帮忙小军结交的那几个“爹”通通“气”,就请那几个“爹”帮他活动活动。

四十天后,杨胜军当然是忧心忡忡地走进考场去。但五天后就看到了官方张榜出来的分数,他果真获得第一名。三天后他便走到了面试官的面前来对答了。再三天后,他杨胜军终于获得县文化旅游局通知去体检,并开始填写个人档案了,上级说如果经过十五天的公示没问题就可以试用了。杨胜军这天赶紧买肉买酒回家来供奉祖先,并向历代祖先接连叩了三个响头。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051301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