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十亿次的叩问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签约作家 纵与横    阅读次数:4619    发布时间:2021-09-01

当你接到每一份文件,收获每一份奖励,迎接每一次中标,你会牢记这份感动与喜悦,望着文件上的印章落款久久不能平息,因为这是权威的认可与肯定。但却很少会联想到,背后为文件落上印章的人。她不是权力的拥有者,却是权力的见证者。每一次落下印章,就是一次对她责任的叩问。一次叩问很简单,咔嚓一声,落下印章,不足一秒。但假如这份叩问是十次百次千万次,是上10亿多次叩问。叩问每一次用章是否规则至上,问心无愧。

——题记

凌晨三点,寂静大楼,深夜“咔嚓,咔嚓”的盖章声,是陪伴梁冰两年多来仅有的声响。这已经是她从事总部印章员以来上百多个无眠夜。这些夜里有她的坚持,有她的辛酸,亦有着她把自己比作萤火虫努力闪烁的点点光芒。

 

梁冰的“盔甲”

梁冰,梁启超那句“饮冰十年,难凉热血”成为她的名字,无形中也成了她这些年工作的准则。这个来自内蒙古的汉族女子,转载南北,跟着丈夫,带着孩子,横跨半个中国,从辽阔的大草原来到了乌蒙深山处的贵州,并在这里与中建四局相遇、与印章结下了不解之缘。生于内蒙,长于内蒙的她,有着草原女子策马奔腾的直爽,也有着汉族女子兼收并蓄的刚柔。   

“我经常一个人被你们关在小黑屋里面。”梁冰总是开着玩笑对部门的同事说着,带着笑意又藏着心酸。2019年局“2+5”战略开始实施,伴随变革图强的号角,简政放权大刀阔斧的进行着,局印章开始下放,结束了中建四局长达数十年“人追着印章跑”的状况。而贵州建设也成为了承担着整个四局西南大区印章管理的唯一授权点,为局属二、三级共计22家单位、近万人的庞大队伍提供着局用印服务,而在当时,仅在贵州地区就有着将近十余家生产单位,庞大的用印工作量一下子压在梁冰一个人的肩上。

“梁冰在吗?”“梁冰,今天能不能盖章?”“梁冰回来了,能不能跟我说一下?”办公室电话是找梁冰的,微信消息是找梁冰的,来访的人也是找梁冰的。梁冰成为了公司比领导还要忙碌的人。只要稍微一离开,就是轮番的电话轰炸,昼夜不歇,因为整个西南大区需要局用章的人都在找她。为了不耽误工作,又要照顾好只有三四岁的小阿诺,梁冰经常在加班时,把小阿诺带在办公室。阿诺在一旁用手机看着动画片,梁冰在一旁“咔嚓、咔嚓”的盖着章,累了就看一眼乖乖的阿诺,又仿佛生出了无穷的动力。两人一起加班,一起到深夜,然后又一起坐着粉红色的小电瓶车,嘟嘟嘟的,带着阿诺的欢笑,又一起回到家。妈妈坐着在前面,阿诺坐后面,阿诺抱着妈妈,因为这是他的依靠。妈妈带着阿诺,因为这是她作为母亲,阿诺为她披上的盔甲。人海汹涌,他们一起穿过无数次的城市寂静深夜。

“咔嚓、咔嚓”的声响、不断想起的电话铃声、半夜也不曾歇过的人来人往。日子久了,机器尚需休息,何况是血肉,哪怕梁冰有着阿诺为她披上的盔甲。

 

7亿次的零出错    

庞大的工作量在没有压跨梁冰之前,咔嚓不断盖章声响却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大办公室其他人的正常工作,大家纷纷反映。梁冰深深的低着头,有着歉意,但更多的是无法说出口的苦涩。   

经过领导协调,梁冰多了一个专门的印章服务室。一个人的专门办公室,“咔嚓、咔嚓”梁冰又继续开始了她的工作,但听着办公室偶尔传来的热烈讨论,望望面前堆积如山的盖章文件,梁冰叹了口气。每个人的喜悦与苦涩都需要分享,但被同事“关进小黑屋”的她只能将这些都埋在心里。一个人做好“小黑屋”该做的事,印章服务。虽然平凡,但这就是她的工作,她发自内心的想把它做好。 

7亿多次施印!处理OA流程5964条!用印登记率100%!零出错!2020年底,年终总结。部门同事再三确认,梁冰报上来的施印数据。一年7亿多次施印,而且是零出错。这份“沉甸甸”的数据,让人惊叹,又让人心中发堵,因为这是怎样的独自奋战和兢兢业业。

机器有故障的时候,血肉也终会病倒。梁冰病了,小阿诺也跟着病了,因为重感冒,母子俩双眼和脸颊通红,虚弱的仿佛随时都会倒下。高强度的频繁出差和连续通宵封标终究让她病倒。市场部不一定一直有标要投,可整个局西南大区的公司一旦局用印投标,就需要梁冰。投标人员可以间断的休息,但梁冰不能。带着病重的身体,前夜刚通宵封完标,睡满几个小时,白天就带着阿诺,母子俩一起去挂号,一起去打吊瓶。虽然苦,但有着阿诺爸爸的细微关心,却也甜,因为一家人无论是草原,还是高山都在一起。

等到晚上打完吊瓶的梁冰哄睡阿诺,又继续回到她盖章的“小黑屋”,回到属于她的“战场”。可刚刚拿起熟悉的印章,还没盖上几份文件,又接到阿诺打来电话,带着哭腔“妈妈,你在哪?”梁冰握住印章的手紧了又紧,眼里的泪花转了又转。

“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像梁冰姐一样坚守制度。”分公司负责印章管理的同志这样说着。面对着庞大、复杂、严谨、多变,却必须把权力锁进笼子里的印章管理工作。梁冰用她的实际行动坚守着规则。

“不行,就是不行。”平时温和的梁冰坚决的拒绝着,急的又一次红了眼,部门同事也急红了眼。急着出差的他,盖章还在走审批流程,就想着自己部门的人,走点便利先盖章,被梁冰拒绝了,同事愤懑不平。他不明白,一个部门的变通一下会怎么样?但梁冰明白,这是她做必须坚守的制度和本份。这也并不是梁冰的第一次拒绝,她拒绝过部门主任、分管领导、其他公司的战友,以及新入职的小姑娘,还差点把人弄哭,她都没同意。不是梁冰心狠,带着草原善良淳朴的她,每次拒绝,都会深深的自责,但她明白这就是她的工作。盖上的每一个章都在叩问她是否规则至上,问心无愧。

 

像萤火虫般努力闪烁

梁冰要走了,局里面实行“369”轮岗,按照制度,她需要重新回到基层历练。梁冰没有怨言,哪怕阿诺马上就要上小学了,回到项目就意味着,孩子读书又面临着很多问题。但她知道这是制度,就跟盖章必须遵守的制度是一样的。

她收走了放在“小黑屋”沙发上三只松鼠玩偶,那是无数个夜晚陪着她和阿诺的好朋友。她送给了同事养在“小黑屋”里面所有绿植,那是陪着她分享心中喜悦与苦闷的好伙伴。她站好最后一班,离开前还配合习酒投标,来了两个晚上的连续通宵,最后成功中标。开心得跟所有投标人一样,眼里冒光,激动不已。哪怕很少有人知道这背后有她的一份努力。

两年,梁冰的总施印次数已经逾越10亿多次,零出错。这10亿次的数据叩问着她的心灵,也承载带着她的独自奋战。劳动竞赛获优胜员工,多次绩效为A,公司2020年度优秀员工。梁冰用着自己的方式,做好作为一名基层员工的本职工作,努力发光发热,坚定而自信,果断而自主。

带着阿诺,带着草原的淳朴。梁冰的下一站将离开高山,前往沿海。她说,自己不止要学会印章怎么管理,还要学党建,学办公室其他版块的东西。走之前,她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的记满了其他业务板块的相关知识,视如珍宝。带着这些珍宝,她将去到基层项目重新散发光和热。

走的最后一天,支部为梁冰召开了党员大会。“经党支部培养教育和考察,该同志已基本具备党员条件,在听取党小组、培养联系人、党员和群众意见的基础上,经支部党员大会讨论,确定梁冰同志为发展对象”。支部所有党员全票通过。梁冰激动得双拳紧握,她离自己敬爱的党的又进了一步,而这一步是她梦寐以求的一步。

十亿次的叩问,叩问着梁冰每一次用章是否规则至上,问心无愧。叩问着一个普通人对生活用尽全力的炙热。正如,梁冰的入党申请书最后这样写道,尽管我不似太阳般耀眼,月亮般光辉,星儿般闪耀,但我会像萤火虫般努力闪烁,在平凡的岗位上奉献自己的一切,以一名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规范自己。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0198352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