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心有鱼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黔西南州德卧教育集团 袁定鸿    阅读次数:8726    发布时间:2021-09-14

断断续续地,将湖波点缀于坠石之上,已数十回了,结果很有些不称意。但朋友再次来约,我也想让心情放放假,遂答应:周末还去钓鱼。

初冬的晨风透着凉意,薄薄的。趁着这风,故意将头盔的护耳翘起,卸下多日的劳顿,钓鱼去了。

沿途看见高高低低曲曲弯弯如心事的山和路,在萧瑟的冬里,调子十分低沉。没多久,往左斜插下去,就到了常去的湖。

湖有一个奇特的名字——落水洞,初时听着很是别扭,待听得多了,再加点思想进去,方觉得当地人大气:把偌大一个湖,小看成;设若是大海,在他们眼里,可能唯一方水塘而已。

湖是一弯残月的样子,带着一点恬淡的诗意。那天,是由山尖围成的湖,悠闲的云朵泊在头顶之上,与脚下的水美目相对。初冬的太阳很懒,今日却早早地跳出,在湖面扬起数千条金色的拂尘,由近至远,弥漫着特别空灵的韵味。或许因为有了太阳,那些钓者的脸上,好像扑了一层健康的底粉,比葡萄酒的颜色淡些,多看一会儿,就觉得醉人。

钓鱼的全是居家男人。女人和小孩只在岸上逗耍,因了她(他)们的关系,湖就和家一样,在冬日里,透着浓浓的温情。丈夫钓着了鱼,妻子会骨朵了浪似的嘴,在小孩粉团团的脸颊亲上一口,风儿因此感动起来,把浪一层一层地迭到对岸,那的声音就揉进了弹性和肉感。这时,若去分辨自然与人的不同,既可笑,也多余。

钓鱼有些技巧,急不得:先要找一墩平台坐下,说是平台,其实只容得下半边屁股,因为过于贪心,湖畔就没了容身之地;接着依水的深浅,放线,及至浮子半浮半沉,遥遥地在水中婀娜着,得了;再收回线,穿上鱼饵,曲了竿子的末梢,右手悠几下鱼钩,突然间一放,鱼线、鱼竿和水,应了你的动作,全都灵动起来。一切就绪后,就可以屏息敛气。这一刻,什么苦楚、无奈和杂念,也随了那无形的空气,消弭于肉体之外。

鱼正从夜里睡醒,很有精神地在深碧的水中戏游。有一种叫巴地花的,大头,线尾,小家碧玉似的。这种鱼,无论直钩弯钩,有饵无饵,全不在意,但因它太小,许多人竟生出蔑视之心,不耐地睥睨它,我却独自为它的献身精神所感动。作为人,就像线上的浮子,于沉沉浮浮中,总依托着水。水养了人,人没有为她做什么,却一味地索取,于是,就造就了悲哀。

友人的欢呼从旁边传来,此时水清如梦,我的影子映在梦里,一只红嘴鲤不疾不徐地游了过来,我懒得管它,只平望了远山,竟有了睡意。

这一睡不知有多久,只听得一声清朗的吟哦把我唤醒,那声音太是熟悉,他吟道:

湖映数点红,山巅有秋枫。我在拍手赞,枫叶燃了冬。

原来是我那半大的孩子,他吟的是我无聊时信手拈来的诗,想是来接我回家的。待他笼起网兜一看,里面什么也没有,不由得刮着脸皮哈哈大笑。

我环顾四周,其余的人影已经不见,想是鹊散而去。

到了家,母亲已然睡着了,就着她亲手泡制的酸菜,想象着酸汤鱼的美味,遂成了此文,且不想作什么更改,设若与我交心的朋友能读到它,想必要笑我钓技的劣拙了。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0509458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