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短篇 >> 正文

初恋在那大坑边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罗一民    阅读次数:9911    发布时间:2021-09-26

大西南地区,某年春末夏初。某天傍晚,半空乌云密布,夜很黑。半山腰有一个小村,几十户农家,茅屋一片。有几缕微弱的煤油灯光从篱笆房的缝隙中射出。四下里很静,隐隐约约听得见几声虫鸣。忽然,一阵大风袭来,茅屋屋顶上的树枝开始吱吱作响。有一缕灯光还消失了。这时有一个孩子在屋里叫喊着:妈妈,快点灯,我怕。那缕微弱的灯光又马上从篱笆房的缝隙中穿透出来。这时,天上还扯起了火闪,雷电也跟着轰隆隆炸开了。

顷刻间,瓢泼大雨降下,狂风猛烈,树枝、树丫在剧烈地摇晃。空中的闪电不断,雷电刺耳轰鸣------在进村的一条小路上,似乎有一个人在气喘吁吁地奔跑着。

屋里,在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下,一家六父母子在无声地吃着晚饭。吃罢,稍大点的姑娘(约十来岁)收拾起碗筷。紧跟着,最小点的姑娘(约七、八岁)进厨房抬出了热水,给老爹老妈洗脸洗脚。其他人坐到一边去,个个都傻愣愣地呆坐着。而屋外的路上,那个人仍在奔跑着。

屋里,一个小男孩伸起了懒腰打哈欠。当妈的开口:干脆睡去了,你!可小男孩(约五、六岁)一动不动。突然,有一个人撞了他们家的大门进屋来。当爹的即刻瞪起了老虎眼吼道:说去死又不死,还回家来干嘛?当爹的说着还抓起一张方凳猛站起来,要砸闯进屋来的人。老伴慌忙拦住当爹的,说:她爹,咋要这样对待她!我们都挺担心她真的会死去哩。当妈的还扭过脸,对跑回家来的人说:凤,快吃饭去吧,快去。来人却一声不吭地跑回了自己的寝房,寝房里传来哭泣声。当爹的放开了手中的方凳任其掉下来,愤愤地骂着:既然你都跑出去啦,干嘛还要跑回来!这是你的家吗?当妈的死死抱住当爹的臂膀苦苦劝道:你就少说点好吗?就少说点好吗?这样的下雨天,难道你硬要逼着她出去死吗?一直呆坐在一边的大儿子(约十四、五岁)斜起了眼来:都是你们老的不好,硬逼凤姐去王家,还得赶紧去王家,她这才跑出去的嘛。当爹的跑过来踹了大儿子一脚,骂道:小贵,你给老子滚出去!滚!我没你这样的儿子。小贵顿时掉了泪下来,一只手摸着脚踝快快闪到了一边去。当妈的紧紧拖着老伴的腿,还哭了起来说:他爹,你就是这样烂脾气,天还正下着雨哩。

当爹的扭头不理当妈的。最小的儿子这时也悄悄进寝房睡去了。可当爹的仍忿忿不平地说:老的都为你们好,你偏不听,偏偏要想死,为何死不成?当妈的继续按着当爹的脊背,苦苦劝说:算了,算了,我说你呀,阿凤也没有死去,也算有点回心转意吧?就因为你这样凶,人家都怕吃饭哩。当爹的睁圆眼睛骂道:我们嫁你去王家,也不是乱嫁的嘛,人家家底都比咱家强了好几倍啦,你还这样让老的为难。当妈的指着老伴的鼻子说:你呀!你呀!我说你呀!谁都怕了。你就不相信人家会回心转意呀?因为你,阿凤早不早就跑出去了哩。

可当爹的还吼起了当妈的:你怕她死呀?

当妈的可小声地:哎呀,你干脆睡去了。说罢推了当爹的一把。

当爹的即刻瞪了眼,说:你少啰嗦!

可当妈的却继续推起当爹的:哎呀,你在这儿没用,人家怕吃饭,快吧!快吧!当妈的还拉起他进寝房,并拉上了房门出来。当爹的在里屋骂道:你们母女同穿一条裤子。当妈的将嘴对着他寝房门说:你少吼点行不行嘛,我不会跟她好好讲吗?当妈的看上去50来岁,包块白布帕,一身素装都是染青色的布,赤着脚,额上现出了极深的皱纹,不胖也不瘦,但眼角上的青筋凸起。瞧去,一脸布满愁容。她,回到堂屋来,叫道:阿凤,快出来吃饭。

 姑娘那边没什么反应。当妈的即刻走进孩子的闺房。片刻,闺房门开了,长得挺标志的姑娘走出来了。在昏暗的煤油灯光中,一张鸡蛋型脸,一对不大不小的眼睛还算迷人,特别她那张薄嘴皮,嫩嫩的,以及甩在背膀上的那对长发辫,已够称得上俊俏姑娘了。姑娘大约二十来岁。她刚换来的那件花格子衣服很合身。但她面带愁容,一脸憔悴。妈妈跟在她身后说着:凤儿啊,你何必要这样想不通呢?你两个弟弟都还小啊。

 凤儿没有即刻回话。当妈的快快地走进厨房去抬出菜来给她,凤儿自己也赶快去取来了碗筷。当妈的说了:阿凤呀,算老人真的做不对吧,但你也不能随便寻短见呀。你年轻八轻的,还不正好做人啊?就算你真不想嫁去王家也可以嘛,只要你去的那家能跟他家差不多就行喽。凤儿不屑一顾:跟你们能说得通呀?

可当妈的慢慢地说:其实嘛,我们嫁你去王家,没有不先考虑好呀。你爹都说过了,二舅有那样的好家底,也瞧得起咱们家,我们还有什么可多说的呢?就这样,我们老人才想让你跟了小龙成亲,为的是往后你吃口饭也安稳点哩。凤儿有点想哭了:难道我只配跟了他?当妈的可说了:我看他也并不差呀。凤儿扭脸过来:你听不到人家说他手脚不干净?

妈妈没料到她会想到这一层来,睁圆了眼睛,发呆了,好久才开口说:哦?你说他会干摸包的事?就算他以后可能被抓也是他自作自受嘛,你只会去享福,关你什么事?凤儿扭脸过来看了妈一眼:可我还不想成家哩。当妈的揉了揉眼睛,几次站上来又坐下去,说:好啦,好啦,不管你愿不愿意,明天活儿还多,就快快吃了饭吧,先把饭吃了好睡觉去。

 凤儿此时默不吭声了,快快扒饭进嘴里。

 

清早,阳光明媚,凤儿同家人在一块旱地里除草。

黔西南一带穷山兀岭居多,梯子似的田一层又一层,玉米地一片又一片,每块庄稼地都郁郁葱葱,坡顶上绿草繁茂,路边的野草绿茵茵。中午时候,太阳当顶晒。凤儿和家人在旱地里汗流浃背地除草。一个50来岁的老婆子笑哈哈地来到了地边。凤儿家人挺热情地打招呼:是大舅妈来了。来人顿时面露喜色地说:我看小凤来了。凤儿只顾低着头除草,没有抬头上来看来人。老婆子走到凤儿身边,笑着歪头过去看她:该高兴了吧,阿凤?她阿凤气着说:高兴不起来。她爹吼了起来:你说什么?凤儿眼眶泪水盈盈了。她老妈制止起老伴说:她爹,别这样吼孩子嘛!大舅妈看看了当爹的说:姑爹,您千万不要这样对待她嘛。当爹的顿时低下了头,沉默了。

大舅妈接过凤儿弟弟的锄头走过去挨到她身边除草,说:凤凤,龙龙在念着你哩。”“随他念。她显得很冷淡,还不看人说话。当爹的睁起了怪眼,盯向凤儿,当妈的斜了个眼色过去。

凤儿无声地除草,故意远离大舅妈。大舅妈也紧紧地赶上她,看着她,说:凤凤,你活儿做得厉害,我们老的赶不上你们年轻人了。凤儿很不愉快地说:只你们老人才厉害哩。当爹的更咬牙切齿地望着凤儿,大舅妈连连使脸色叫她爹的不要发火。大舅妈对凤儿说:凤凤呀,你就安心跟了你二舅妈挑水去吧!也顺便跟了我挑水。你是个好姑娘,知道你会愿去的。

凤儿照样低着头除草。当妈的马上说:凤儿,你咋不答应大舅妈呢?大舅妈忙应:她会答应的,好凤凤会不答应舅妈么?这不可能。凤儿只会低着头除她的草。大舅妈又极为耐心地对她说:凤凤,舅妈是为了你好哩。这老妇人说罢,还伸手过去贴近凤儿耳朵悄悄地说:凤凤,一会儿龙龙可要过来见见你哩。凤儿表情木然地说:她想来就来嘛,反正我和他是亲老表关系。大舅妈睁大了眼睛,说:不管你怎么说,你总得去了他家,你总之是我们家的儿媳妇。

凤儿把头扭到了一边去。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413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