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古门侠义世家 第四十九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昭民    阅读次数:9072    发布时间:2021-09-27

第四十九章 聊城法场斩恶霸  阜阳衙前审贪官

(上)


高知府把状子接过来一看,只见上面写道:

钦差李大人台鉴!我状告高知府包庇亲属欺压百姓一案:

我姨夫古老三在肖地主家做长工,肖地主想让他十五岁的女儿给他做五姨太,我姨夫没答应。肖地主便设计让我姨夫放牛,把我姨夫迷倒把牛偷走硬说我姨夫把牛弄丢了。把我姨夫毒打一顿,三天后我姨夫就死了。肖地主便把我表妹霸占去了。我到高知府那去告状。高知府问:你说把你姨夫迷倒把牛偷走了有根据有证人吗?我说:现在还没找到证人。高知府说:没有根据没有证人就是诬告。你说把你姨夫打死是当场打死的吗?我说:是打完三天后死的。高知府说:不是当场打死的就不能算是打死的。你说他霸占了你表妹,是他把你表妹抢去的吗?我说:虽然不是抢去的,是他把我表妹逼得走投无路才去的。高知府说:“既然不是抢去的,就不能说是霸占。说完高喊:退堂。起身就走了。因为肖地主是高知府的小舅子。高知府包庇亲属,欺压百姓,使我们百姓有冤无处诉。请钦差大老爷为小民做主。

高知府看完状子脑袋就冒汗了。他立即站起来说:下官一时糊涂,只顾亲情而忽视了法律,请李大人处置。

李学谦一看高知府的态度还算老实,便说:老兄,既然你认错了,我也就不过分难为你了。不过你得回家歇几年,以后有机会再出仕吧。让本府同知杜大人暂代知府之职。

高知府心想,没有永不叙用,还算给我留了后路。便说:谢李大人宽恕之恩。说完便摘下官帽,脱下官服,退了下去。

李学谦派人把杜晓东同知找来对他说:高知府不顾法纪包庇亲属,已经被革职了。本官决定由你代理知府。等我回朝廷奏明皇上后再最后定夺。

杜晓东说:谢谢大人提携!

李学谦问:你知道肖严吾有几个子女吗?

杜晓东说:知道,他有一子一女。都是大老婆生的。几个妾都没有生养。

李学谦说:你现在派人查一下肖严吾有多少房地产?

杜晓东说:不用查,我知道他有四百三十亩地产;房产只有肖家大院一处。

李学谦说:我想把他的地产给他的妻妾子女分分,再留点做抚恤金分给古老三和宋小五的亲属。你看怎么分合适?

杜晓东说:下官但凭大人吩咐。只是宋小五的抚恤金大人想给谁?

李学谦说:我想给他妻子。

杜晓东说:这个女人水性杨花,不守妇道,和屯里多个男人私通。宋小五有个老爹孤苦无依,下官以为最好给他老爹。请大人斟酌。

李学谦说:你说得有理,就这么办。

再说肖任普由公堂回去后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想,我在树林里强奸姑娘后姑娘投河了只有孙斌知道。他能不能揭发我呢?如果他揭发了我不说,问题就更严重了。他若是没揭发我说出来,不是自投罗网吗。他又一想,孙斌这小子素来对我不满,他不可能为我保密。我不能心存侥幸,还是主动交待比较好。拿定主意他便喊:来人,我要见钦差李大人。

一个牢头走过来说:不许吵嚷。

肖任普说:我要见钦差李大人有急事回禀。

牢头说:李大人有吩咐,有话一会升堂到公堂上去说。

巳时整李学谦升堂,高喊:带犯人。

六名犯人来到公堂一起跪下。李学谦问:谁还有要说的?

肖任普说:禀大人,我有一罪要自首。我曾在屯东树林里奸污一个姑娘,姑娘投河了。

李学谦说: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肖任普说:没有了。

李学谦说:肖严吾一伙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一案审理终结。现在开始宣判:

朱老庄地主肖严吾依仗财势,携带一帮打手为所欲为,残害百姓。现对有关人员判决如下:

肖严吾的打手李良、单武、孙斌、关未来此四人跟随肖严吾到处作恶,本应按帮凶论罪。念他们是奉命行事,本身没有罪行,且认罪态度较好,有立功表现。故赦免其罪,立即释放。

(衙役给四人松绑,放他们走了。)

罪犯肖任普是恶霸肖严吾的头号帮凶,他积极为肖严吾出谋献策,残害百姓。他设计陷害古老三,亲手打死宋小五,在树林里强奸一个姑娘,致使姑娘投河自尽。实属罪大恶极,本应判斩立决,念其主动交待罪行,故判斩监候。把肖任普押回大牢。

(上来两个衙役把肖任普押走了。)

罪犯肖严吾,横行乡里,为所欲为。陷害古老三,霸占其女儿。奸污本屯宋小五妻子,把宋小五打死将尸体扔到河里。与翟庄一妇女通奸,将其丈夫灌醉后扔到黄河里。灾年照常收租,逼死两条人命。其罪行累累,证据确凿,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故判斩立决。立即押赴刑场斩首示众。

(府衙门外围观人群爆发一阵热烈掌声。)

肖严吾家现有的四百三十亩土地,分给五名妻妾每人五十亩,两个子女每人五十亩,四十亩作为古老三的抚恤金归其女儿所有,四十亩作为宋小五的抚恤金归宋小五老爹所有。肖家大院房产归其妻和子女所有。每位妾可携带个人所有物品离开肖家。

处理完肖严吾案子,李学谦和古志成带领汪老汉、周春燕立即启程前往阜阳。到毫州让周春燕下车后继续前行。

来到阜阳城里让汪老汉回家待传。来到府衙门前梁知府和郝同知一同出来迎接。进入府衙正堂,李学谦拿出圣旨说:梁成、郝明信听旨俩人立即跪倒。李学谦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特派刑部侍郎李学谦审查阜阳地主严铁亮与阜阳知府梁成相互勾结,欺压贫民一案,赐李学谦携带尚方宝剑,可便宜行事。

                          钦此

宣读完圣旨,李学谦说:二位请起。因梁成在本案中是被告,故停职待查。由郝同知暂代知府之职。梁成,有人进京告御状,告你贪赃枉法,屈打受害人。本官受皇命前来审查此案。暂时只好委屈你了。你回家去待传,不经本官允许,不得外出,不准与他人接触。你退下吧。

梁成离去后,李学谦对郝明信说:郝大人,我想到牢里看一下在押到汪小川。

郝知府说:李大人,你们远道而来,车马劳顿。还是到驿站先休息一下,晚上为大人接风洗尘。其他事明天再处理吧。

李学谦问:汪小川的伤势如何,有没有危险?

郝知府说:请李大人放心,已经多日没有提审动刑了,我已经关照牢里要好好照顾他,不会有什么危险。

吃完晚饭,李学谦坚持去牢房查看汪小川的伤势。只见汪小川的下身几处伤口已经有部分感染。李学谦让郝知府立即找大夫诊治。

回到驿站,李学谦对古志成说:志成妹,你明天去北郊屯严地主家查访一下汪小川的妻子在他家的情况。你考虑一下怎样查访比较合适。

古志成说:请李大人放心,下官自有办法。说完两个人都笑了。

次日上午李学谦升堂,汪小川来到公堂要跪,李学谦说:你腿有伤不用跪了,站着说吧。把你入狱的情况详细说说。

汪小川说:一天早晨,我媳妇到村外树林里去采蘑菇,直到晚上也没回来。酉时我们邻居老宋家闺女过来说,我汪嫂让严地主抢走了。我听完立即去严家找人。我问严地主:我媳妇在哪呢?严地主说:你凭什么问我?我怎么知道你媳妇在哪?我说:有人看见你把我媳妇抢来了,赶紧把我媳妇交出来。严地主说:你好大的胆子,竟夜入私宅进行偷盗。来人,给我绑了。进来两个汉子把我绑上就锁在一个空屋子里。第二天早晨就把我送交府衙,说我偷了他家一根金条,梁知府就亲自给我搜身,真就从我怀里搜出来一根金条。梁知府就让我承认偷盗金条的事。我说:我没有偷盗,是严地主把我媳妇抢去了,我是到他家找我媳妇去了。梁知府说,人证物证俱在,你不用巧辩,你不认罪我就动刑。说完就打我二十大板。打完就把我押回大牢。天天如此,不容分说,不承认偷盗就打,一连打我五天,把我腿都打了。

李学谦说:放心,如果你说的是实情,我一定给你做主。别着急,先委屈两天,回牢里好好养伤。

古志成身穿女装来到北郊屯严家对守门人说:我要见你家老爷。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969272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