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微篇 >> 正文

山村爱情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罗一民    阅读次数:7493    发布时间:2021-09-28

穷乡间七天赶一次乡场的日子又到了。只要到这么一天,时光也刚进入中午十二点左右,阿芳的母亲便这样对她说:芳儿,咋不准备换衣服赶场子去呢?

 这时,已有二十五、六岁了的阿芳,马上不耐其烦地答道:时间还早哩,到去的时候我会去呀,还用催么?

乳名叫阿芳的她只这么说,而已五十左右岁的阿芳母亲,便一脸不高兴的推开女儿的闺房门,苦口婆心地对她说:芳,你最好准备走了吧。燕子、英子都可能早走了哩。人家都还比你小个两、三岁都找到了好婆家去,就你还在这儿老不会为自己终身大事抓慌哩。

一时间,阿芳可泪眼朦胧了。他用双手蒙住了脸呜咽着说:妈,你咋这样逼我嫁人啦?我多一天在家帮你料理家务不好么?

当妈的此时也不得不干脆把话说明白了,儿大当婚,女大当嫁。你不嫁,你兄弟好娶媳妇来家吗?他都也是二十三、四的大男人了。

作为长女的阿芳,这时垂下了头去,说:妈,我呆家也没好几年了,你放心。阿强看看哪有合适的就快娶了来家吧,我自会搬到楼上去住。

这时,当妈的连连叹气说,我咋会又犟脾气的你哟?!都二十五、六了也不考虑当家去。

她这下赶忙扯起衣角擦起了眼。然后便麻利地打开衣箱抓出一件衬衣,一条裤子出来穿好。再赶紧伸手进床底去摸来一对半旧皮鞋换上,就冲出屋来大跑了。

 “你千万不能去找阿良呀。当妈的追在后面对她大声说。

可阿芳一冲出屋来,很快就没了踪影。

其实,她阿芳早选好了对象叫阿良。

阿良何许人也?就是从二里邻村跑来她村当娃娃头的民办教师。而此人已三十四、五了,是一九八四年就高中毕业后考不上哪所学校,而且因家里太贫太困回不了原校补课,才找来她村搞民教工作的穷光蛋。说起来人的长相也不错,偏偏家里就穷得要命。尽管他任教已有十五、六年了,工作上也确实取得了不少成绩,这是远近乡亲都一致默认的,可就是很难获得各级领导赏识。他家虽是三间高架屋,但除了那几根柱子和屋顶上的那几片青瓦外,家里就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爹又死得早,许多年来,他仅与年老多病的母亲以及一个比他小十一、二岁的妹妹相依为命。偏偏他又跑来外村当了民办教师,为此,家里的农活就年年也基本上由阿妹和母亲负担了。他每月仅几十元的工资,肥料也没有放,庄稼收不好。本来早在许多年前他就该转为公办教师了,可偏偏因家底苦,他没红包没好烟好酒去结识上级领导。就这样,一年又一年过去了,他仍然是个民办教师。也为此,他莫说要娶个家底好,人也长得漂亮的小姐,就比如是她阿芳这样的标准姑娘。而仅仅只娶个家底差,人也长得丑,并也跟他同样年纪的老姑娘人家也不愿来。是因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金钱社会里,谁不怕穷?哪一家不很担心自家姑娘一旦嫁错给了阿良,会免不了要永远受苦一辈子哩。  然而,人间事就总说不清楚。在这个穷乡僻壤,就竟有个叫阿芳的标准姑娘爱上了他。她说他既诚实,又良心好,是她真正要找要归依的人生伴侣。她也曾这样对家里人说过,除开他阿良,她就不想再爱上任何男人了。

也为及早跟他配成对,结成双。她早在两年前的某日就开始跟他通了信,约了会。从此就几乎每月也不曾间断过。虽然他本人很爱她,并希望两个及早结良缘,其母其妹更欢喜至极。但她阿芳的母亲是反对的,是绝对不会同意这一桩婚姻的,其原因是他阿良家穷得叮当响,谁知晓他的民教生涯还要再延续到哪年哪月去哩。如果到年老了也都得不到转公办,那在他的路漫漫岁月里,谁敢嫁去艰苦得了呢?就为这,阿爸阿妈才一再反对她阿芳去找他阿良呀。可想而知,当爹当妈的最担心女儿一旦考虑不周嫁给了他这位可怜的穷光蛋,日子就永远难过啦。人再怎样诚实,再怎样良心好,也始终当不了饭吃,当不了衣穿呀。

偏偏她一从家跑来后就真的找他阿良去了。

不过,当妈的也很自然会往阿良的那个小村子跑来哩。

 这天中午,当母亲的跑啊跑,仅翻过一个山丫口,就来到了一条小溪弯弯曲曲的从村前流淌过,而在小溪流淌过的村前也只有超不过二百亩水田的这一片小坝子,却散落着那么六、七十户人家的小村子。谁见了此村谁都觉得可怜。在这个快到下午一点钟光景,当妈的此时一跑近他村村边,并也冲到了横跨两岸的石拱桥外头了。可当母亲的才大踏步闯到这里,就马上听得见了村那头一丛刺竹林下,有一男一女青年说话的声音。她当妈的便赶紧放慢了脚步,轻轻走过去认真听,只听到那甜甜的话语正是其女阿芳说的。

阿良哥,你打算怎么办?我老爹老妈都逼我快些嫁人了,他们好快些为我兄弟娶媳呀。

可我也没办法呀,每月仅八十五元的民办补助呀,家里实在挤不出什么做礼品去认亲哩。

那咱干脆就逃到广东打工去吧,等过了一两年,咱找得钱了,再去认我家也不迟。

 这会行呀?你老的和你那两个兄弟不会认为我拐骗你跑,不会冲过来砸毁我家去吗?

是我情愿跟了你跑出去的哩。阿芳这时对他阿良这样说。

不行不行,要走哪去,都也得先跟你家二老和你兄弟讲好,要不然会出大事的。况且下学期也快开学了,我不想离开娃们呀。

唉,你太傻了,一个月仅几十元的工资,有什么值得好守的嘛?外出一年咱俩不敢说能捞得到万元也可捞得到五、六千元的吧,难道你的转正问题真的有点眉目啦?

教办领导说了,这一九九八年先安排早已定好了的一九九七年指标,就算明年得不到那到后年的民转公也一定考虑到我了。所以,我想再坚持教它这两年看看没希望了再另作打算。

唉,你真的愿为教育事业牺牲,再过两年你不是有三十六、七了?那时我也二十七、八了。唉------阿芳又在叹气。

阿芳,我考虑过了,干脆哪有合适的你就嫁到了哪去吧,甭管我了。我知道我的问题何时才能够得到解决哩。阿良的声音开始有点沙哑起来。

不!不!不!我不会去跟任何人好的。你快些去找阴阳先生查查,看看那天是好日子,你就去接了我过来吧。阿芳都差不多哭了说着。

当妈的王淑芳一听到他们说到这里,其泪水都早扑簌簌地往下流。她作为母亲是太受感动了,也不愿意再听下去,因为这时已有人出村,且正往桥头这边走过来哩。她只好抬手抹泪飞快跑过去打断他们的说话:我看你两个还在这儿说话!

名叫阿良的民办教师,见到是阿芳的母亲,一时涨红了脸,赶紧道歉说:太对不起了姨妈,我没有碰她哩,您老就领了她回去吧,我就不送了。小伙子话一说过,就拔腿跑了。

这下子,当妈的就果真紧抓着女儿的手,马不停蹄地硬拉硬扯着把她扯回了家去。

当妈的一把她扯回了家后,就边滴泪边教育起她阿芳来了:老的说你你偏不听,往后你会后悔的哩。

可她阿芳偏以牙还牙,说:那是我愿意,我去讨饭过日子我不怪你们。

可老的要想顾点面子呀,阿芳。你嫁出去当苦家老的如何跟亲戚朋友交代呢?妈说。

她这时说不出了什么,也只会垂下头去哭。仅过这一天,阿芳的父母就到处求人去为阿芳做媒找婆家了。日子也恰过三天去,就连本村同她年龄相仿的一李家小伙子经媒人搭桥,也很快找到她韦家来了。想找她阿芳谈心,但她阿芳不同意,因为这个学名叫李生林小名叫阿林的小伙子,她阿芳咋不了解得一清二楚?虽他阿林家底好,但人爱赌博。她自然在心目中如此说,若跟了他阿林这种人成亲,说不定到哪一天他阿林没钱赌了,会免不了拉她阿芳去抵账哩。而且,阿林对家务农活一点也不沾手,一年到头都东游西逛,自己一旦嫁过去了,那还用怀疑这一辈子永远不当他家奴隶?为此,她没有答应。二老逼她如何也得去会会了人家一面,还说阿林家家哩。但她阿芳不但不去会会面,反而逃跑了。

又过了三天,邻村有位叫杨成的小伙子又请人递了纸条信件过来邀约她,其内容自是请她于某月某日某时在某处碰碰面,谈一谈。偏她连信件也未看完就将它塞进了小炉子去化成灰了。二老当即伸手过来要扭她臂膀,欲打她几刮耳。然而,她一扭开身就又逃开了。这时老的紧跟她后面大声骂道:你死杂种,死没人葬的,就这样害你爹娘害你弟妹呀,人家是有钱有势的,那阿昌不也是个标小伙吗?你看你竟这样干!

跑在最前面的她哭鼻子答道:你们逼我,我去死。

正是这个日子,村人都亲眼看得清楚了。她阿芳的父母在后面大跑着紧追其后,而她阿芳也加快脚步,就朝村前不远的那条江奔去。村里不少人都猜得出来,村里马上就要爆出一则大新闻了。为此,不少人也紧跟她一道大跑。而她阿芳恰一跑到江边,就仅仅抬眼望一眼云天便纵身一跃跳了下去。而仅仅稍迟几秒钟抓不到她衣领的村里几个中年人,也不再顾虑什么,都纷纷跟着跳了下去。在这么一个阴沉沉的日子里,时间也只超不过三分钟光景,那三位四十几岁的大汉子,很快就把她托上岸来。

这时,纷纷跟后跑来看热闹的男男女女这才了一口气,这就是一九九八年农历二月上旬的某天下午,阿芳逃婚跳江的故事。

也因为这个故事,这位貌美如花的韦阿芳才出名了。也因为在她村爆炸了这则大新闻,媒人才不再,也不敢为她的父母当跑腿啦。

当然,日子也过得真快,没过多少日子去,就到了2000年春天,二老又不得不从侧面提到了她的婚事。同样,也还是当妈的先说了:芳儿,你又多两岁了,你弟比你小,可娃都有一岁了哩。

此时的阿芳则是那么心平气和地回答道:我知道我已变成废人了。偏我就愿已守着爸妈过日子哩。

当爸的可马上接了话过去说:你才二十八虚岁,你应该替自己的婚姻大事考虑呢,当初我们所做的那些憨事,都怪我们考虑不周,你就原谅了爸妈吧。

这时,作为女儿的阿芳可掉了泪说出真心话道:爸妈,都怪我太冲动,请原谅我吧。你们毕竟是我的生身父母,我没有理由埋怨你们啊。可偏偏那时我就这样想,那个请人转交信条来的杨阿昌,尽管他跟我年纪相仿,长相也不错,但我听到他这人太懒,年年都在外面漂游浪荡。还据说他先前曾娶了个姑娘来当家的,但那姑娘才嫁来不过一两个月就发觉他太懒。为此仅建议他几句话,他阿昌就把人家打得好惨哟。这都还是燕子跟我说的呀,他阿昌打人时还要把人家衣裤扒光了才打。就为这,当时我就这样想,若换到了我去,我很快不也照样被他揍扁么?况且,小黄都也跟我说了:他阿昌还早早就接触上了黑买卖,我想呀,如果逼我嫁给这种人,那迟早都要守寡的,这还不如不嫁的好。

当爸的此时可语重心长地说:我和你妈都想通了哩。我不想再请媒人老为你的大事奔波了,你就安心跟了阿良吧,他在等你哩。阿芳可垂下了头去,说:我不想嫁人了,就请允许我在家干活养你们吧。至于阿良,他会另找的,再过十年、二十年去也不晚,况且他还未转正哩。

当妈的却掉了泪下来,说:不,你还是去跟了他。他是好人,我们通过这些年的观察,算基本上了解了他。他是好人,明儿你就去会会了他吧。

当爸的也补充道:他正值、善良,虽未转正,但他有才有德,我觉得你跟了他,将来会幸福的。你就放了一百个心去吧。

阿芳这时才抬上头来,很感激地问 :爸、妈都同意啦?

二老异口同声道:是的,我们不反对。

这时,她方站上来,再弯下腰,三次向爸妈鞠躬。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303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