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章 >> 正文

《诗人传》三首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陈彦    阅读次数:10968    发布时间:2021-10-06

《守岁,或一页梅谱》

——《诗人传》之“王元章”*

 

 

“守岁家家应未卧,相思那得梦魂来。”

   ——孟浩然

 

“十二阑干一院花,春风犹忆旧京华。

翠云不隔西湖路,梦入咸平处士家。

   ——王冕

 

1

 

季冬的晨雾,抚过漫夜的觭梦。

没有归乡的人

如晞光无法过滤的浮尘

在城市半空滞留。记忆,

如陈渍,如梅花的剪影

按压在遥远的窗棂上,

久久贴合,却无法密稠。

 

这窗牖清冷,但并不彻骨,

如你的芳香,清冽

但并不酩醉。

——散落了旧日残蕾,谁

意愿着岁末时光的剪芟、包缠,

成为那束新的,等待拣选的枝梅。

 

2

 

远望。城市车舆的潮水

正退回“百里远郊”。

如一位隐者,空旷地

辟地、结庐,守护着

一方稍安的“梅园”。

 

谁,为我插饬、栽种了

这束凌寒的腊梅。那些荒废的流年

漫漶,已“长作去年花”,

成为一页梅谱的序跋。

 

曾几何时,腊月之年的幼兽

寻着院落的历唤,

如儿时肩背的棉手套

跳跃着,掠过梅枝间

蒸氲、逝去的寒露——

那些笄弱年华

已混入尔远的旧日炊烟,

弥漫为如今,记忆的《南枝春早图》。

 

3

 

每个人,都将长成

各自枝头的花序,或许,

也将撞见一段属己的

命定的苦寒——任往昔

寻涧低走,落入时间的巘隙,

再没有徊潭。

 

这刀锋般的坠落,碎裂了

多少健桀的胫骨,也碎裂了多少

犁过内心,耒耜牵引的韧度。——但

 

谁依然看见那朵枝梅,跨越载世,鹤膝般

孑立于命运的凌冬。

任物华已非,草枯云尽——独自

将灵魂的寒桠,偃仰成

一个自足的天问。

 

4

 

那年,一个瘦癯的身影

驾着白牛牵引的车辇,

“被古冠服”,行过闹邑。

 

诸小儿追逐讪笑,市井

亦众庶哗言。——但君坦然、抿笑,

如落笔初试的梅花,点染于

一片禄利丛生的麓林,如

一首《召南》古老的风刺。

 

这是元末,元季之年的一段往事。

 

辞诀了科场俊彦,退藏了伊吕之志,

“梅花屋主”——王冕,

携家往九里山(后居会稽),

返耕、养鹤、种梅,谦守

处士的穷庐,暂别乱世的津烟。

 

那些年,世道劫火难蠡。

君常箪瓢壶浆、赓歌击节,

写梅于浮桥断岸,吟啸于扁舟沧波:

 

“午夜风停雪声坠,梅花开尽不知寒。”

任狂歌鹤舞的忘机,羽化了

城郭踏雪的咨嗟,和山河崩沮的隐痛。

 

5

 

那些年,君是否

“小隐于野”,为觅登龙之术

或终南捷径?

 

君天资高蹈,却止观于庄生秘术:

“游心于澹,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

 

——而“无私著者,至虚也。

是故天下之至虚

天下之至诚者也。

 

遥想君谈笑间,立意恳悃,

虽龙鳞不避,尝以攻伐取义

拒太祖问策,其“忠君爱民之情,

去恶拔邪之志”岂

“辟谷练气、登朝附权”之徒,所能俦欤!

 

君平生善工梅,尝言临笔锋机:

“性本天然,起笔放逸,曲怪如癫。”

 

——呜呼!“狂生意气书生胆,

沧海西风一剑寒。”只因身逢“明夷世”,

谁忍壮怀,如塞上秋色、雁入胡天。

只为“利艰贞”——梅花般,待守冰霜的操节。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9046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