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唐末五代奸雄多 第九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杨光先    阅读次数:9465    发布时间:2021-10-08

第九章  对付挖墙脚的好办法


朱温的军队之所以能够有如此强的战斗力,除了得益于他善于用兵,头脑清醒,个人勇猛以外,他治军有两个最大的特点:异常严酷,赏罚分明。作战的时候如果带队冲锋的校官被敌方所杀,回来之后该校官以下的兵士因保护上司不力,全部都要被斩首,称之为跋队斩,所以在战场上士兵们对上司的保护相当到位,指挥调度非常有力,战场上军令非常畅通。尽管有的兵士因为治军过于严酷而开小差溜掉,但是重赏有战功的人执行得很到位,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军队的战斗力并没有因此减弱。

朱瑄和朱瑾是叔伯兄弟,出生在安徽砀山,与朱温也算是同族弟兄。上次与朱温联手打败秦宗权,在战场上看到朱温的将士们非常勇敢,而且能够做到令行禁止,战斗力非常强,也想培养这样一支部队。在那个靠拳头说话的年代,没有自己的嫡系部队当然不行,想要自己培养又太费时,于是他们想到挖墙脚的办法。直接去朱温那里拉拢又怕伤和气,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出了一个馊主意,在与朱温管辖区接壤的边界设置办公地点,专门给朱温的兵士们发军饷,反正是在自己的地盘发钱,高兴发给谁就发给谁,没人能够管得着。

朱温的兵士们一听有这种好事,哪个出来打仗不是为了挣点军饷养家糊口,管他是哪个发,只要是钱都要,来者不拒。于是三五成群,隔三岔五到这边来领军饷,领完再回去那边效力,领双份军饷多好,而且来领钱的人越来越多。慢慢的有人去了就不回来啦!因为那边给的工资更高。

朱温一看不对劲,本来自己的兵力就显得不足,再这样下去自己非得当光杆司令不可,于是派人送信去交涉:二位兄弟这样做不太合适吧?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得要讲点江湖规矩嘛!那边马上回信:哦,可能是手下的蠢材们羡慕大哥的人才,才瞒着我们这样干的,我让他们住手就是。信虽这样回复,可还是你说你的,我干我的,没有停手的意思。朱温于是非常愤怒,想要和他们正面交涉,甚至做好万一谈崩了就反目成仇的打算。敬翔于是献计:明公不必现在和他动刀动枪,他们兄弟俩不是有钱吗,既然他们不讲道义就休怪我们无情,我们得用计把他的钱财和兵士都收过来,这样不是更好吗?

愿意听先生的高论。

可以先用重金赏给我们一些精干的兵士,至少是他们发的两倍,再派他们假意投奔到朱瑄兄弟二人帐下效命。同时上奏朝廷掘发他们的不耻行为,传告各藩镇,争取舆论支持。等待时机成熟我们就以教训不讲规矩的人为名出兵,里应外合一定能够打败他们。到了那个时候,他的钱财和兵士不都归我所有了吗。

朱温听完拍案而起:其实就是将计就计。真是上天派奇才来辅佐我哦,先生简直是诸葛孔明复出。

于是朱温一边不断派出精干的兵士到朱瑄大营领军饷,一边假模假样向朝廷上奏,说是朱瑄不讲规矩,用下三滥的手段来收编自己的部下,请求朝廷惩罚他,朝廷当然没有这个能力去干涉,装聋作哑不吭声。这个当然在朱温的意料之中,他的真实意图并不希望朝廷插手,而是先造声势,等到出兵的时候可以用正义之师的名义而已,这样在舆论上就能占据主动权。过了一些时日,朱温按照敬翔的计策又写信给朱瑄:请你把收编我的那些兵士还给我,撕破脸对大家不好,不要搞得大家后面收不了场,语气慢慢硬起来了。

朱瑄得到这些宝贝当然不愿意归还,反正是他们自己来的,我又没有到你的大营去请,于是也不给面子:他们自己来我也没有办法,要怪就怪你发的钱不够多,撕破脸怎么啦,想怎么办就怎么办。这些正中朱温的下怀,反正是你先挑起矛盾,可别惯我不讲理。

887年七月,朱温感觉时机已经成熟,派大将朱珍和葛从周率兵攻打朱瑄的辖区曹州。朱瑄听到这个消息后自言自语骂道:你个偷锅贼朱三还来真的,我不过拉拢你几个人而已,就要动真刀枪,不至于吧!反正现在大家的实力也相当,谁怕谁呀!不过只能怪朱瑄自己太傻,曹州城内有不少是那边过来领军饷的士兵,可靠吗?曹州守军刚刚开门出战,后面就被人家抄了后路,还没开打就失败,曹州就这样被朱温轻松占领。和敬翔意料的一样,城里的钱粮都被朱温占为己有。朱瑄这时开始领教他的这位同族大哥不好对付,可惜已经晚了。

朱瑄静下来得好好总结这次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因为出了内奸。得想办法处置从那边来的人,于是把还没有反派的人叫过来逐一问话,个个都说仰慕将军的恩德才来投奔,之前在曹州开城门的那些人和他们不是一路的。你还不能随便就杀人,因为还没有掌握人家反叛的证据,乱杀人容易引起哗变。算我朱瑄倒霉,你们前面领的军饷权当我赏给的小费,凡是之前从那边来投靠的人,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统统滚蛋吧,爱去哪去哪。

朱温得了一州又想下一州,那个年代没办法,只有足够的大地盘才能立足,形势需要啊。十月,朱温与大将朱珍、葛从周率大军前往朱瑄的地盘濮州,朱瑄一看这朱温还打上瘾啦是吧!别以为我是软柿子,上次不过被你耍了一次阴招,这次我要和你来个见真刀真枪,于是和弟弟朱罕率军前来迎战。朱温在范县境内设下三道阻击线,朱瑄在当时堪称三国时期的吕布,骁勇无比,第一道阻击线很快就被攻破,汴州军的士兵全部做鸟兽散。朱瑄一看这阵势,你朱温也不过如此,想要抵挡我的虎狼之师,找死是吧!趁胜往前走,又攻破了第二道阻击线。

这时他的郓军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弟弟朱罕带头冲在最前面到了第三道阻击防线,抵挡明显激烈起来,突然四下汴军冲杀过来,中埋伏了,朱罕来不及撤退被汴军大将葛从周斩于马下。朱瑄一看又中计了,率残部大败而逃往郓州,这时他才真正领教朱温的厉害,不仅打仗勇猛,而且诡计多端。朱珍趁势占领了濮州城,接着率军追击而来到达郓州城下。

郓州守将是朱瑄的部将朱裕,朱瑄这次也要耍一回阴谋,他先让朱裕假意投降,把朱珍骗进城去再说。朱珍信以为真高高兴兴去接收郓州,朱裕打开城门让先头部队进入城中后,立即关门打狗,城内伏兵四起乱杀一通,墙头上弓弩手们万箭齐发,朱珍的部将被围歼数千人,好在他自己没有进去,不然小命不保。正当手忙脚乱的时候,朱裕打开城门杀奔而来,朱珍大败退往濮州,朱裕率兵乘胜收复曹州。

这次战役由于朱珍大意中计,只能算是一胜一败,但是也挣了一个濮州,自此同族兄弟反目成仇。朱瑄兄弟为了小利而耍小聪明,不想聪明反被聪明误,遇上高手朱温偷鸡不得倒蚀一把米,实在不值。不过这次他也使诈骗取朱珍的信任,不仅打败敌人还趁机收复曹州,也算是给专门耍阴谋诡计的朱温一个回击。不过战争本来就没有什么仁义可讲,所谓兵不厌诈,谁脑袋瓜聪明能够取胜谁就是大哥。

随着朱温的实力进一步强大,又有了得力的谋士辅助,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千方百计挤压别人扩大地盘,不过其他藩镇只要人家没有公开造反,朝廷就不会下诏征讨,朝廷不给人家定性为造反自己当然也不能谁便去攻打,所以只能等待机会。要是其他藩镇内乱也是一种机会,反正乱得越凶对自己就越有利,都是老套路拉一个打击另一个,趁机扩大地盘,无论拉到哪一方都保挣不赔。因为此时他已经得到朝廷任命为中原地区东北面招讨节度使(相当于剿匪总司令),这顶帽子虽然只是一个空头衔,但是套在他的头上就很有用,只要哪个藩镇内部发生内讧,或者藩镇与藩镇之间有矛盾他都可以名正言顺地插手。

就像今天的美国要充当国际警察一样,那些中东小国家内部闹得越凶自己的好处就越多,所以美国人现在也是天天希望别人闹内讧。

此时在朱温周边最大的藩镇就是徐州,地盘大,经济富庶,简直就是嘴边的一块大肥肉,此时镇守徐州的是感化军节度使时溥,他是消灭黄巢时候的老战友。要想消灭时溥得要借口啊,他们内部又没有内讧,只能继续等待机会,不过没有机会也可以制造机会,就看自己用不用心。他们二人在剿灭黄巢的时候,一个是东北面的统帅,一个是东面统帅,地位相当。

887年十一月,庐州刺史杨行密攻占扬州,朝廷任命朱温兼任淮南节度使,以杨行密为节度副使。时溥认为自己的资历比朱温老得多,却没有得到封赏,心里对朝廷有情绪的同时对朱温也很不满。朱温为了牢牢控制淮南境内,先派出部将张廷范先行一步到扬州向杨行密通报朝廷对自己任命的旨意,同时奏请让自己的心腹李璠为淮南留后(管军事)。因为去扬州要途经时溥镇守的徐州地盘,所以他写信给时溥希望他给予方便方便,其实也是想试探一下看能不能趁机制造一点摩擦,好以后有理由去兼并他的徐州,便有意派牙将郭言率兵护送李璠,大摇大摆往徐州地盘而去。

时溥此时心中有的怨气正找不到地方发,对朱温当然是不理不睬,这其实在朱温的意料之中,就是要故意激怒时溥,所以在信中还有意无意显摆一下自己已经是淮南的最高长官,身价比你高,希望你有火赶紧发,而且得越大越好。时溥一看那信气不打一处来,你朱温不过是盗贼起家,偷锅贼算什么东西,今天敢在我面前耍威风,于是当郭言一行到达泗县的时候,不问青红皂白突然就发兵袭击,郭言当然只是牺牲品,当即就率部突围往回逃。张廷范已经到达杨州,杨行密热情款待,因为他认为朱温兼任淮南节度使不过是挂名,还是自己说了算,不想听说朱温又奏请李璠来任留后,其实就是朱温派来和自己分权并监视自己,非常不高兴。其实他把朱温想得太简单了,朱温不仅派自己的心腹来当留后,而且还率大军跟在后面赶来震慑,以确保他在扬州的势力范围得到巩固。

当朱温大军来到宋州的时候,张廷范已经从扬州溜回来,告诉杨行密对这一人事安排不满的情况。郭言、李璠也逃到宋州向朱温报告被时溥袭击的情况。朱温认真分析了当前的情况,暂时还不能同时与杨行密和时溥开战,于是采取了拉一个打一个的办法,上奏朝廷由杨行密任扬州留后,送一个人情给他,先稳住他再说。然后又控诉时溥不服从朝廷命令,擅自袭击朝廷任命的官员,请求免去他东面都统职务。朝廷不仅批准,还任命朱温为蔡州四面行营都马统,成了时溥名义上的上司。

其实朱温心里的算盘打得很精细,杨行密离得远,想打也打不着,只有你时溥离我最近,凭我强悍的战斗力消灭你没有问题,所以先拿你开刀。这时溥更是火上浇油,对朱温所谓的命令也好,安排也好,一概不予理睬,从此两家彻底结怨。好吧,既然结怨我朱温就能名正言顺打你时溥了,等我回去准备准备,把其他方面的威胁解除掉就来招呼你。

运气好的时候想什么就来什么,临边的藩镇魏博军也开始发生内讧。魏博军节度使乐彦祯有一个儿子叫乐从训,骄横跋扈,胆大包天。朝廷命官中书令王铎因公事途经魏州,乐从训贪念他的钱财和娇妻美妾,半途设下埋伏将其杀害,他父亲只能向朝廷上奏王铎被土匪抢劫杀害了。由于过于骄横,引起了很多部将和兵士们不满,父亲只好把他安置到相州担任刺史。乐从训到相州上任之后,天天训练死士,打造兵器,预谋夺他老爹节度使的位置。

888年二月,众将担心乐从训回来夺得帅位之后对他们不利,于是趁机囚禁他父亲,推举牙将罗弘信掌管军事。乐从训在相州得到父亲被囚禁的消息,举兵前来攻打魏州,罗弘信率军迎战,乐从训被打败,连夜派出使者向朱温求救,自己率残军退到姮水城固守。罗弘信当然要斩草除根,以绝后患,派出部将程公信一路追杀过来,攻破城池将他们父子一并杀掉。

在罗弘信派出部将追杀乐从训的同时,朱温也派出自己的得力干将朱珍前来主持公道,魏州军不是朱珍的对手,一路势如破竹,很快就打到距离魏州城不远的内黄(今河南内黄)。罗弘信当然知道朱温不是来主持什么公道的,而是来捞好处的,因为刚刚主政,根基还不牢,先认怂服软后面再说。于是赶紧派人求和,并送上大量的钱财送去慰劳朱珍的军士。降服了罗弘信,朱温的目的达到,向朝廷奏请让罗宏信担任魏博节度使,言下之意是我帮你奏请朝廷,你才得到这个官帽子,以后你得听我的。

刚刚处理完魏博的事,河阳节度使李罕之和河南尹张全义又开始相互攻打了。李罕之与张全义原来都是诸葛爽的部下,私下交情还不错,一起参加过抗击秦宗权的战争。后来秦宗权失败,二人在李克用的帮助下,趁机分别占领了河阳和洛阳,李克用向朝廷奏请二人担任镇守一方的官员,李罕之为河阳节度使,张全义为河南尹兼洛阳留守。

张全义的管辖区域与朱温的区域相邻,所以经常往来。而且张全义到任之后,由于洛阳城连连累遭到黄巢、秦宗权的破坏,经济相当萧条。他到任之后不是去找娇妻美妾,也不去酒馆酒店,而是天天到民间去鼓励农业生产,注重救老护幼稳住民心,恢复经济秩序,加强社会治理,从不贪图享乐,很快得到了当地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史书记载有一次他看到一个老人已经没有劳动能力无法生产,他还专门责骂邻居让大家来帮忙,赶紧把农业生产搞上去大家才有饭吃。

而李罕之则不善于理政务,贪图享乐妻妾成群,而且生性残暴,手下的士兵们更是经常抢劫百姓,在他的统治辖区内,几乎民不聊生。这样一来,生活物资势必不够用,经常来找张全义借粮借钱,张全义每次都满足他的需要。话说是借,其实是老虎借猪有借无还,有点强要的意思。时间一长李罕之更加骄横,以为方圆百里周边的藩镇没有哪个敢和自己较量,于是开始打起周边州县的主意,扩大地盘,有点第二个秦宗权的影子。

看到这种情况,周边藩镇开始不安,私下联合想要除掉这个祸害,以免他一天天做大之后开始学秦宗权吃人,到时候想要消灭他就难了。这时他扩大地盘的主要攻击对象是王重荣的河中军,他不像朱温那样要打人家得先找点借口,李罕之不管那些形式上的东西,嫌那玩意太麻烦,反正哪天兴趣来啦带兵上去就攻打,先后连下王重荣辖区的四个州。王重荣想想难道我是你们心目中的软柿子,于是找张全义商议,趁他外出攻打其他州县之机,一举端掉他的老巢。其实张全义看李罕之这个样子也一直提防他,只是怕开打起来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他每次来借钱借粮一直在隐忍。与王重荣联盟之后,他下决心除掉这个祸害。

888年二月,李罕之倾巢全部兵马来攻打晋州平阳,趁河阳空虚之机,张全义发兵偷袭,一举击破河阳守军,并趁胜把李罕之辖区的州县全部攻破。李罕之逃奔他的老恩人李克用,被上表奏请为泽州刺史。原来的官是节度使(省级长官),现在得个刺史(州级长官)也只能将就,差一点连小命都不保。

李克用不愿意看到朱温势力范围的越来越大,于是和李存孝率兵马来帮助李罕之收复河阳地盘。张全义不是李克用沙陀兵的对手,几个回合下来惨败,他立即将自己的妻子儿女送往汴州给朱温当人质求救,退守河阳城固守不出。张全义派去求救的使者刚走远,河东军和李罕之就率军将河阳城团团围住。

朱温当然也不想李克用的势力范围扩大,于是立即出兵帮助张全义解围,率兵来到地处黄河南岸的河阴(今郑州西北),召集众将商议:李克用认为我们远道而来不敢贸然渡过黄河,而我们就是恰恰利用他的这种心理出其不意,一定能够取得胜利,于是率兵渡过黄河直扑河阳而来。河东军一看汴州军来得如此之快仓促应战,李克用让李罕之继续围住河阳城,令李存孝直扑汴州军,汴军将领张存敬迎战李存孝,丁会和葛从周从两翼侧击河东军,河东军大败往北方退去。

河阳之围被解除,朱温向朝廷奏请自己的心腹丁会为河阳留后,张义全仍然为河南尹,并退还张全义的家属,张全义更是感恩戴德,发誓以死效忠。这次朱温也挣了一小笔,河阳已经直接纳入自己的辖区范围,反正每一次出来能挣一点就算一点,慢慢地盘就会越来越大了。

为彻底铲除秦宗权的祸害,888年五月,朱温率大军集中力量围攻蔡州,大败秦宗权布置在汝南阻击的军队,直接进逼蔡州城下,将蔡州围困长达半年之久。可怜蔡州城中的百姓们,秦宗权被围困粮食吃光之后,扑杀蔡州城的百姓充当军粮,其恐怖程度令人不寒而栗。每一次士兵们出来找粮食,就是百姓们的黑暗日子,不知道哪天就轮到自己或家人。到第二年一月,正当朱温组织力量想要一举破城消灭秦宗权余部时,不想蔡州内部发生了内讧。部将申从在大街上趁秦宗权没有防备把他的双腿打断,囚禁起来准备向朝廷请功,不想部将郭璠又将申从杀掉,其实就是在争功劳,自己将秦宗权交给朱温,后被押往京城,秦宗权的大将孙儒归降朱温。

朝廷命京兆尹孙揆将秦宗权斩首,临刑前这个恶魔还想为自己狡辩:孙尚书大人,我没有反叛,而是为朝廷剿灭反叛的人,真是可笑至极。随着刽子手的手起刀落咔嚓一声,这个恐怖的恶魔终于结束了他可耻的一生。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6174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