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唐末五代奸雄多 第十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杨光先    阅读次数:8917    发布时间:2021-10-09

第十章  昔日的同袍也对不住了


888年九月,朝廷任命刘赞重新担任楚州刺史,早前刘赞因为楚州内乱出逃投奔朱温,也算是他的门徒。于是朱温派兵护送他去楚州复职,路上必须途经徐州时溥的地盘,他明知时溥不买账,但是样子还得要做,又故意写封信给时溥希望他方便方便。其实在他心里很清楚这一次肯定要开打了,而且还要把挑起战争的罪名安给时溥,真是一举两得,所以专门安排大将朱珍为主将,庞师古和李唐宾为副将,率5000精兵护送,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要过,反正这是朝廷的命令。时溥当然不予理睬,并且朱珍一进入徐州地界,徐州兵就不由分说直接开打。

其实朱珍是有备而来,等的就是这个机会,那是你时溥自己送给的,而且你这是违抗朝廷命令,这个帽子扣在你头上,拿你刮皮都不怕,大不了灭掉你之后费点笔墨上奏说你谋反,那时候你已经死无对证,死了也是白死。朱珍假装猝不及防,让正面部队节节抵抗并佯装败退,然后两遇包抄杀过来,徐州军大败,一路狂奔逃往徐州,朱珍和庞师古趁势掩杀,一路攻下沛县、丰县。时溥偷鸡不得反蚀一把米,为了挽回面子,亲率7万大军前来迎战,双方在吴康镇摆开阵势,正式撕破脸皮大规模开打。

汴州军在朱温“跋队斩”的严酷治军下,战斗力确实名不虚传。又是老办法,朱珍在正面交战,部将李唐宾率兵从侧翼攻击,时溥的7万大军居然这么不经打,一战就被打得落花流水大败逃回徐州。看来这个偷锅贼训练的军队确实不一般,得想办法找一个亡命之徒来对付他,无非是破点小财。于是写信向朱瑄求救,朱瑄的作战能力的确很强,但是计谋远远不及朱温,前不久还刚刚被他教训过一次,知道朱温不好惹,不过又不得不做做样子,于是写信给朱温:“时溥与大哥在剿灭黄巢反贼的时候是亲密战友,现在反贼已经消灭,大家过点安心日子算了。况且时溥也是朝廷命官,过火啦不好。”朱温心想我早就想得到徐州的地盘,苦于没有机会,这是时溥自己送来的,我岂能错过,于是不理睬接着打。

徐州管辖区的州县纷纷投降,朱温长大的地方萧县也被收入囊中。其实这些州县官员们管他谁来当我的上司,只要保证我的官帽子还在有饭吃就行,时溥在绝望之中只能在徐州加固城防,固守不出,以待时局变化。

朱温也想回到自己长大的地方看一看,毕竟自己在这里渡过了难忘的童年和青年,有太多太多的往事值得回忆。踏进萧县的第一步,他不由得想起和二哥朱存一起上山打猎的日子,母亲劳苦的模样一遍又一遍在脑海里浮现。不过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因为这个时候他大哥和母亲已经不在这里,而是回砀山老家去了。

朱珍在萧县安排大营等待朱温的到来,李唐宾的一名部下因为在筹备的时候动作慢一些,受到朱珍的责骂,李唐宾在部下的怂恿下直接来到大帐与朱珍大吵大闹。其实二人都是朱温帐下的得力干将,彼此之间因为战功经常有点小矛盾,朱温每次派兵出征总是安排他们两个在一起,实际是让他们相互掣肘,以防一方做大不好控制,这其实是朱温对下属的一种驾驭之术。不想朱珍性格过于刚烈,脾气暴躁,直接就将李唐宾杀掉,完事之后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经闯下大祸,立即写信向朱温报告,说李唐宾谋反已经斩首示众。

朱温太了解朱珍的性格,虽然作战勇猛,但是性格刚烈不容人,对下属说话刻薄,团结工作做得最差,当众大发雷霆,肯定是你朱珍擅杀大将,还狡辩。好在敬翔就在身边,低声跟他说:“朱珍是一员虎将,在军中很有威望,要想处置他也要做到机密行事,一旦有一点小差池,朱珍举兵反叛或直接投靠你的敌手,那事情就复杂了,”朱温这时才清醒过来。他的反应确实很快:“不过朱珍确实是一员难得的虎将,应该谨慎处理。”其实那个时候朱珍已经是他军事方面的最高长官了,不过作为军事长官容不得人确实是最危险的事。

第二天,朱温立即下达命令:“李唐宾谋反已经斩首示众,立刻抓捕他的妻子儿女,听候处置。”并一边派出使者去安抚朱珍,一边若无其事起身前往萧县朱珍的大营。朱珍当然在汴州城内也有自己的朋友,听到朱温的这般反应之后也就放心了,想想自己是一员得力的干将,顶多受点处分就了事。可是他低估这个盗贼土匪出身的大帅了,朱温来到军前马上就把他抓起来,痛骂他擅杀大将,先斩后奏,这还讲不讲规矩,以后要是人人都效仿你,那这只军队还怎么带?朱珍知道这次难逃一死,也不想再多说些什么,只恨自己斗不过这个偷锅贼,居然被他在汴州搞那一通来蒙蔽自己,早知道这样我就另起炉灶或投奔李克用去。诸将都来求情,朱温教训众将到:“怎么李唐宾被杀的时候你们不求情,现在却来说了,军纪还要不要讲,”于是将朱珍推出斩首。

朱温心里其实也在盘算着,如果让朱珍继续领兵打仗,说不准哪天就要反了,倒不是他的罪有多大,而是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下,今天这个将帅被手下囚禁,明天那个被杀掉取而代之的事情屡屡发生,也只能这样了,该你朱珍运气不好,谁让你有功高震主的嫌疑呢。如果今天不杀掉你,难保日后一旦有可趁之机,你会不会赶跑我自己来当老大呢?

朱珍和李唐宾的死,对朱温来说肯定是损失的,但是对时溥来说就是一件大喜事了,因为此时的朱温已经无力继续攻打徐州,在他山穷水尽的时候确实等来了转机。所以无论是谁在什么样困难的环境下都不要灰心,不到最后一刻一切兼有转机的可能性。朱温接下来的事就是要安抚士兵,以防哗变,特别要观察士兵们对杀掉朱珍的反应,不时找一些将领去谈心谈话拉家常,这种事情一旦善后工作搞不好,说不定自己会被其他部将杀掉,所以在萧县待一段时间就率兵回汴州。朱温这种冷静的思维,利弊权衡而且果断决策不得不让人佩服,黄巢就是因为连连擅杀大将而众叛亲离,秦宗权也是因为擅杀大将后不以为然,其他部将不服趁其不备打断他的双腿,押送朝廷。

在朱温今天找机会吃一州,明天想办法夺一县的时候,老冤家李克用也没有闲着,正在北方扩张地盘,这时基本形成了“南朱北李”的局面,南面是朱温的天下,北面是李克用的天下,只是二人自上源驿管一别之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见面,即便有交战也是在部将之间。李克用的心情和朱温一样,天天盯住周边的藩镇看,一有机会就吃掉,首先盯上的是洺州(今河北永年)刺史孟迁。

889年六月,李克用率兵先攻打软柿子孟迁的辖区,孟迁知道自己打不过李克用的沙陀兵,他第一个想到求援的对象就是在南面的朱温,因为这个时候能和李克用抗衡的也只有他,而且还是一对老冤家,谁都不希望对方做大。朱温经过一年的休整,此时正准备第二次攻打徐州,想一举吃掉时溥这块大肥肉,所以没有发兵救援孟迁,但是人家有困难找上门来不做点动作说不过去,否则下次就没有谁找你了,会影响名声。于是他让部将王虔裕带领500名士兵打算借道罗弘信的地盘去帮助孟迁,没想到罗弘信不愿意得罪李克用,不同意借道,害得这帮人绕了一大圈才来到邢州,趁夜悄悄进入城内,并在城头插满汴州兵的军旗,这一招果然凑效,第二天李克用竟然退兵了。

王虔裕一直和孟迁坚守邢州城长达半年之久,在李克用的不断攻击下,加之求援无望,最后孟迁举城投降李克用。这不得不说,李克用打仗不光是勇猛,而且用兵也相当谨慎。

此时的李克用的野心已经开始膨胀,又接着攻打云州防御使赫连铎,卢龙节度使李匡威一看唇亡齿寒,马上出兵相救,因为这李克用就是秦宗权那一号人,听说他的沙陀军也吃人肉,今天消灭了孟迁和赫连铎,明天就该轮到自己了。李克用的沙陀兵确实也是名不虚传,一战就把二人的军队打得满地找牙。朱温看到他的老冤家在北面的势力冉冉升起,不由得有些不安,这个沙陀人和自己有仇,时不时就要上奏朝廷讨伐自己,而且他的沙陀兵和自己“跋队斩”的汴州军真要打起来,胜负未可知也。于是联合赫连铎、李匡威联名上奏朝廷,要求讨伐他李克用,说是他在北方无端攻击这个,攻击那个,日久必定成为第二个秦宗权。不像我朱温在中原地区是在帮助朝廷维护治安秩序(充当国际刑警),到了万不得已的才出兵攻打那些不听话的藩镇。

唐昭宗当然知道那些恩怨都是江湖仇恨,和朝廷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哪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都在野心勃勃扩大地盘,日后好把自己赶下台你们来当皇帝。这时朝廷的意见分为两派,宦官杨复恭坚决反对讨伐李克用,不仅是他和李克用有私交,而且他知道朱温也不是省油的灯,没安什么好心。这边宰相张浚坚决主战,因为他拿了朱温的钱财,你拿人家的钱财,得要替人消灾啊。

两边相持不下,唐昭宗干脆说:“李克用在消灭李昌符和驱逐田令孜的时候有功,我能坐上这个位置他出了不少力,如果下诏讨伐他,那天下人怎么看我?”可张浚缠住不放,说什么李克用野心大得很,日后和秦宗权一样,现在朝廷国库已经充足,可以教训一下这些野心逐渐膨胀的军阀,让他们都老实一些,以保我大唐江山永固。一旁张浚的同党宰相孔玮窥也来帮腔,说什么陛下宽厚仁义治天下得到民心,但是眼下这一仗有必要打。

唐昭宗拗不过张浚的一再纠缠,无奈的说:“就交给你们两个宰相去处理吧!不过一定要办好这件事,不要搞得最后大家都没面子。”于是下诏免去李克用一切官职,任命张浚为河东行营宣慰使(总司令),京兆尹孙揆为副使,率兵从西南面来攻打李克用,朱温打南面,成德军节度使王镕打东面,李匡威打北面,赫连铎配合李匡威。四路大军浩浩荡荡杀向李克用的河东,其实大家都是各打各的小算盘,所以进展情况不一。只有朱温跑得最快,因为他希望一举灭掉这个老冤家,以绝后患,免得他三天两头找自己麻烦不说,以后争夺天下的时候也少一个强劲的对手。

恰恰这个时候,李克用的辖区潞州发生了内乱,驻守潞州的是弟弟昭义军节度使李克恭,此时刚刚被他的下属杀掉举城投靠了朱温,李克用一听愤怒到了极点,也伤心到了极点。朱温留下部将葛从周守潞州,派李谠往泽州方向进发,进一步巩固已经占据的根据地。张浚率部也赶紧过来,听说朱温已经占领潞州之后非常高兴,派孙揆率2000士兵去和朱温一起守潞州显显威风。孙揆壮着是朝廷的军队,以为没有人敢招惹大摇大摆而来。

李克用的大将李存孝得到消息后,在半路略施小计设伏就抓住孙揆,并待孙揆押到潞州城下,大叫喊道:“朝廷已经派孙揆尚书来接管潞州,你们都回家去陪老婆孩子吧!”城上没有人理会。于是他又把孙揆带回太原来交给李克用,李克用本来想收买孙揆,好让他在朝廷帮自己当眼线,可是孙揆不吃这一套,大骂李克用是沙陀小儿,我是朝廷重臣岂能屈服于你。于是李克用准备用锯子把他杀掉,孙揆又骂你这个笨蛋,拿锯子怎么锯,人体是软的。

哦!是你不教我还真不懂,于是拿两块木板把孙揆夹住,拿当木料来锯掉,确实顺当多了,孙揆也算有骨气,到死仍然骂不绝口。

镇守泽州的是归降李克用的李罕之,李谠围住泽州并对城上的人大喊:“李罕之你投靠了沙陀人反叛朝廷,现在朝廷诏令四路大军前来围剿,很快沙陀人连一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的。”得知泽州被围,李克用派出李存孝带5000精兵前来相救,正好来到汴军包围圈的外围,李存孝大声叫喊道:“我就是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的沙陀人,今天我们来得太早还没有来得及吃早饭,想要吃人肉改善改善生活,让你们那些肥壮一点的人过来,我好拿当下酒菜换换口味。”说着就冲杀过来,李谠立即骑马迎战,李存孝是河东名将,几个回合下来李谠不是对手败下阵来。

沙陀兵从小就开始训练骑马射箭,就单兵作战来讲汉族军队不占优势。李存孝趁势下令全线出击,一阵冲杀把汴州军打得七零八落,在阵前丢下不少尸体狼狈逃串。李存孝也不追赶,而是命令士兵下马挑选一些肥壮的尸体,真的拿当下酒菜来改善口味,汴州兵远远看见吓得目瞪口呆,跑得更快,谁都不想当沙陀人的下酒菜。从此这吃人肉的沙陀兵开始臭名远扬,很多人一听说沙陀兵就不寒而栗。

李谠率残部一路狂奔回到河阳,葛从周驻守潞州也担心孤军不能支撑,主动撤退。朱温大怒将李谠斩首示众后撤军,与李克用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就此结束。

张浚看到孙揆被锯死,朱温也撤退了,也就知趣率兵回撤。李克用想想张浚毕竟是宰相,俘虏过来也没有用,于是也不再追赶,到了十一月,朝廷讨伐李克用就这样结束。不过李克用不能就这样了事,立即上奏并以武力相威胁免掉张浚的宰相之职,免得你回去之后和那个偷锅贼继续加害于我。于是朝廷罢免张浚和孔玮窥的宰相职务。

既然征讨李克用的时机尚未成熟,那就安心把中原地盘巩固好再说,后面有的是机会和他较量,于是他开始了横扫中原的战争。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6555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