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独臂神医 第十章 村医压担干儿女 出招旧貌变新村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签约作家 何开纯    阅读次数:9430    发布时间:2021-10-12


民族村码头不远有一个神奇的湖,叫天鹅湖,天鹅湖圆如镜,大如海,湖水一年四季不涨不溢。远眺,湖水像天空一样辽阔,仿佛湖是天的延续,天是湖的一部分。阳光照在湖面上像有千万颗针迎面刺来,刺得人眼花缭乱。近望,湖水清绿色,像翡翠,微风吹起道道波纹,似一幅飘舞的绸缎。湖色越远越深,银白、淡蓝、深蓝、深青、墨绿,给人一种湖中有神祗的感觉。

湖边林海莽莽,层层叠叠,浩瀚无际。在湖边的壮观秀景中有两尊石像,似人非人。一块磐石,大如晒坝。坝左有一具石梳妆台,台前有镜有凳,石镜发光,座凳闪亮。坝右有石灶、石锅、石蒸笼。

天鹅湖原名“天王湖”,湖名因两名天王神时常在湖边闲逛而得名。两名天王神一名叫护法天王,另一名叫镇妖天王。

一次,七仙女被天鹅湖水天一色的美景陶醉,相互邀约来到湖中嬉戏。

两名天王被七仙女楚楚动人、婷婷玉立的仙姿所动,色胆油然而生,便偷偷抱走仙女衣裙,躲在林中窥视,妄图在仙女身上做文章。

仙女毕竟是仙人,她们在微风中感觉到岸上有人作祟,于是在湖中禀告王母娘娘,王母娘娘恼羞成怒,立即告诉玉皇大帝。玉帝龙颜大怒,派天兵天将将其二王斩首立于湖边。至今两尊石人若神若妖就是护法天王和镇妖天王。从此天王湖名声大噪。

同年冬季,一群群白鹅飞驻天王湖,白鹅时而在天空飞翔,发出清脆悦耳的鸣叫声;时而舒展着翅膀低回,落在水面上喧闹戏水,为天王湖增添了美妙的情趣。玉皇大帝闻报,甚喜,曰:“此吉祥物矣!天鹅湖甚佳。”后来玉帝把天王湖更名为天鹅湖。

玉皇大帝改“天王湖”为“天鹅湖”的消息不胫而走,一条恶龙来到天鹅湖,想独占其景,赶走了天鹅。恶龙从湖底翻出一块磐石置于湖边,石大如坝,它时而石上盘睡、时而湖中悠闲、时而鱼肉百姓,砒霜里头浸辣椒,毒辣透了。

山外有一名术士,道法高明,为了保护天鹅,他疾首蹙额,决心除掉恶龙。

这名术士叫王百吉,术士取名王百吉之意是想成为让百姓吉祥如意之王的意思。

一天,王百吉穿上道袍,手持宝剑对徒弟说,我下到湖底除龙,你在岸上砌起灶头,安上锅,锅里装满水,将蒸笼放在锅上,燃起大火蒸煮锅里的水,锅干揭盖。也就是说,锅干湖干,锅无水,湖无水,湖无水便于除恶龙。

王百吉左手持剑,右手捏 “掌心雷”,沉入湖底。此时,恶龙正在呼呼大睡,王百吉藏于礁石后,等待湖干斩妖。

湖水慢慢热起来,水位也慢慢往下降,恶龙惊醒过来恐惧不安。妖术高深的恶龙,意识到事情不妙,妖眼往上一瞪,只见一具天笼罩在湖上,欲出不能。

恶龙招来一条小龙,示意说,儿子,你赶快上岸掀掉锅灶,否则咱父子俩活不成了。

龙儿来到岸上,只见有人守着一灶、一锅、一蒸笼。它一下肚里吃萤火虫,心里全明白。

大哥,我好几天没吃东西了,讨点饭给我吃吧!龙儿化装成乞丐对着王百吉的徒弟说。

走开,走开!我这儿没有饭给你吃。王百吉徒弟守住师傅交待的底线。站立灶前,对着乞丐斩钉截铁地说。

你蒸笼里不是蒸有饭吗?打发点给我吧!是粑粑也行!你好人有好报。乞丐做出一个像饿死鬼的样子。

走开,走开,我蒸笼里蒸的不是饭。王百吉徒弟不满意地说。

哎呀!大哥,你别骗我了,不是蒸的饭难道蒸的是空气不成?乞丐有意挑逗。

湖岸,乞丐死搅蛮缠,王百吉徒弟好言解释。湖底恶龙度时如年,王百吉审时度势,待视机而动。

乞丐和王百吉徒弟僵持良久,王百吉徒弟一气之下气愤愤地说,“不信,你揭开看吧!”

乞丐听见这句求之不得的话,满心欢喜,顺手揭起蒸笼盖。

乞丐刚把蒸笼盖一揭,锅里的水瞬间满溢出来,灶里大火即刻熄灭,湖水倾刻上涨,乞丐逃之夭夭。

此时,王百吉的徒弟知道自己上当受骗,吹大风吃炒面,有口难开,气得捶胸顿足。

湖水上涨,水温下降,王百吉在水中顿感烦躁不安,他知道是徒弟坏了他的事,急忙一个掌心雷使向恶龙。只听一声炸雷响,湖水翻滚,岸上乌云翻卷,惊天动地。

掌心雷炸响之间,王百吉用道法密言传话徒弟,说,待我将恶龙追出湖面时,即刻叫我“天师”,千万别称呼“老师”,只要如此,可挽回过失,除掉恶龙。

恶龙听见雷声是向它而来,它使出避雷妖法逃出水面,妄图变法逃走。

王百吉又一掌心雷使向惊慌逃窜的恶龙,正当王百吉要用宝剑刺向恶龙时,徒弟惊慌之中大声喊道:老师!快斩妖。

恶龙忽听“老师”称呼,知道王百吉不是天庭之人,是凡夫俗子。它使出浑身解数,用龙尾一卷,把王百吉卷入湖中。王百吉与恶龙在湖中大战四十回合,不分胜负。双方正在难分难解之时。七只天鹅盘旋湖空,恶龙刚露出水面,天鹅一齐飞向恶龙,直啄恶龙眼睛。恶龙终因疼痛难忍,无力抗击王百吉,被王百吉一剑刺死。王百吉呢,因伤势过重,耗尽体力,死于湖中。

玉皇大帝知道王百吉在天鹅湖降妖一事,下令安放一面镜子于湖岸,镜子的作用是,凡是再有妖魔在天鹅湖作孽,一律原形毕露,被镜光烧灼而死。后人把这面镜子称为照妖镜。现在天鹅湖岸上的一块熠熠发光的丹霞石就是传说中的照妖镜。

民族村街道距离天鹅湖不到五百米,独臂常常茶余饭后散步在天鹅湖的林荫小道上。独臂看见争奇斗艳的花卉,郁郁葱葱的翠竹,珍稀植物桫椤,湖里嬉戏的野鸭,岸上的石人、石灶、石锅、石台、照妖镜,他总是在想,这丹霞地貌,加上天然湖,配上林海,简直是绝妙佳境。特别是天鹅湖的传说,更赋予了神奇的色彩,真是得天独厚。如果有一天能把天鹅湖开发出来,变成旅游休闲地该多好啊!独臂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想着开发天鹅湖,把天鹅湖变成金湖。

话说高村长下葬之后,高英一个人苦苦支撑着一个破败的家业,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贵人独臂和村旺。犹其是村旺,在她心中占去了全部位置。她逢场必赶,去赶集的目的无法两个,一是卖些农产品换点油盐之类的生活必须品。二是去和村旺摆龙门阵,无话找话。她觉得和村旺说话心里舒服。村旺成了她的唯一精神支柱。

一天傍晚,高英背着背篼,手里提着一只提篮来到村旺家。提篮里装着鸡蛋,鸡蛋在糠壳里露出白白的嘴脸,好像在点头微笑。

村旺!神医在家吗?高英进门就问村旺,其实,高英是无话找话,她是想先与村旺搭话,再与神医说话。高英话音没落,眼光早就落到村旺眼里,四眼相视,心里碰出了火花。

村旺会意高英的话意,但又不宜露白,说,在家,干爹在屋里看书!村旺一边回答高英的话,一边冲着屋里喊,干爹!高英来了!她有事找你!

高英心想,怎么不说找你呢?其实更重要的是想找你说说心里话,你就真的看不出来吗?

村旺从高英的眼神里早就知道她除了找干爹送点东西外,主要是有意来和他摆龙门阵,交流感情,你知我知,天知地知,他更希望高英是来谈那回事。

高英你怎么拿这么多东西?今后不许兴这个,有盐同咸,无盐同淡,有话直说,有事直讲。独臂看了看摆了一地的鸡、糯米、黄豆,还有一个老南瓜……好象高英是想把家里能拿的东西都拿来一样,独臂有点责怪高英。

高英说,本来昨天就想给你和伯母捉两只鸡来,没想到昨天晚上黄鼠狼给偷吃了一只,只好把剩下的这只公鸡给你送来了。至于黄豆、糯米都是自家种的,别嫌弃。我来没别的其他意思!高英的话说得很快、很干脆。最后又补充了一句“真的没别的意思!”最后这句话独臂和村旺听起来觉得很别扭,好像另有含意,显得高英真有点难言之隐。

独臂想,君子施恩不图报,莫非我帮助了她,她还有另外的报答方式?这绝对不行。

独臂说,交义不交财,交财两不来。高英,我能适当帮助你,不是图你报答什么?只要大家把眼前困难度过去就行,相信今后会有好日子过。好汉一言,好马一鞭!有话请直说吧。

高英腼腆着说,我想寄拜你为干爹!你同意吗?高英到外村小学读过两年书,在民族村还算是个知书达理的姑娘,她说话很有礼貌!

“想拜你为干爹”,这句话独臂八辈子都没想到。独臂想,高英这姑娘独脚占地确实值得同情,家里没一个人说话、没一个人出主意想办法,更没有人保护她,她想寄拜我是想让我给她出主意,帮她成家立业,肯定是这层意思。独臂又想,寄拜就寄拜,一个干儿子,一个干女儿,如果两人合得来,干脆住一家,让他们成婚,一个巴掌声不响,两个巴掌响声昂,行,让高英助村旺一臂之力,这是件好事。

独臂没有马上回答高英,他对着村旺说,你去把两位妈妈喊来,就说我有话要说。

高英见独臂没回答她的话,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下八上。她心里想,早知道神医不同意,不说就好了,真是羞死人。她心里热起来,耳根都红了,她把头埋得很低。

独臂一眼看出了高英的心思,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正在屋里做杂活的山花和周秀玲听村旺说高英要寄拜独臂,两人急忙从屋里跑出来,眉毛笑成了弯豆角。

独臂说,高英,你不要有其他想法,干爹同意你!

干妈!高英见独臂同意收她为干女儿,她一下子扑到山花怀里,热泪扑簌簌往下流,激动地喊了一声“干妈”。

懂事的高英知道,见人不施礼,世上枉活起,何况是干爹干妈,得磕头才行。

高英机灵地跪在山花面前,又喊了一声,干妈!喊完干妈,她一步跨到独臂面前,一边磕头一边喊,干爹!最后还向村旺的母亲磕了个头,喊了声“伯妈!”“你好!”

村旺看到眼前的一切,他想,高英脑筋够用,没想到这一招来得这么快,没露出一点破绽,看来婚事成功一半了。俗话说,成婚全靠姻缘结,干哥干妹正好连。

独臂望了望村旺和高英,又看了看山花和周秀玲,他用不高不低的声音说,现在大家听着,高英今天的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要寄拜我为干女儿,我首先表态,同意!原因是高英是高村长的女儿,要实现高村长的遗愿,离不开高英和大家的共同努力。一人一条心,穷断背梁筋,众人一条心,黄土变成金。这门亲事没有什么不好。黄鸡婆,生白蛋,家家户户有长短,现在的高英比过去的村旺更可怜,我们得帮她,得把她当成亲女儿对待。从明天起,高英把家搬到这里来,把傻儿也带上,家里的东西,能带就带,不能带就算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高英来了我打算这样安排,我们三家人组合在一起,除了精打细算,有吃有穿,自己谋生以外,我们还要担负着实现高村长的遗愿,组织村民改变民族村贫穷落后的面貌。俗话说,单丝不成线,独木不成林。村旺是村长,高英是老村长的女儿,一个箩篼四条系,条条都要出力气。我相信人多智广,柴多火旺,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天下没有办不成的事。

下面我提个长远的建议意见,大家看看觉得如何?独臂说到这儿,有意调村旺的味口,说,村旺!你想知道我要说些什么吗?

村旺知道干爹是个难以捉摸的人,想法常常出人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他一时猜不透干爹的葫芦里究竟装的是什么药。

村旺说,三个钱算张八字,只有听先生说的,请干爹发表高见。

独臂说,我的分工是这样,村旺的两位妈妈,负责地里种菜、灶里烧柴、锅里煮饭,喂猪过年。我呢,负责行医治病,开药铺,办医养院。傻子就算我第一个被医院收养的人。高英识一些字,负责教书,培养人才,再穷不能穷孩子,俗话说富不丢书,穷不丢猪。村旺呢,你就负责修通公路,开发天鹅湖,发展经济,实现老村长遗愿,建长寿村,幸福村。具体任务大家如何完成,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尤其是天鹅湖的旅游开发村旺一定要尽快列入议事日程。

村旺心里想,话好说,事难办。干爹要求太高了,不说我这个村长的事,就拿高英来说,仅仅读过两年书的人要教书育人,斗大的字不识几箩,她教谁的书,培养什么样的人?再说培养人才是学校的事,民族村至今还没有学校,叫高英教书真是“盲人指路——误人子弟。”

高英呢,听干爹这么一说,她迷糊了。“教书”这个词她懂,因为她接受过学校教育,可她更知道老师应该有一桶水,学生才有一瓢水。她想,我一个初小学生只有几滴水,叫我拿什么给别人啊?是不是干爹说错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山花呢,她觉得她和嫂子的事肯定没问题,平时就是这样做的,无非是多两个人,需要多煮两个人的饭罢了。她对高英的任务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她想,今晚独臂是不是犯病了,在胡说八道,“教书”连我都没听说过这个词,高英能行吗?

山花站起来,对着独臂说,喂!我问你,你话说错了没有?高英不识几个字怎么教书啊!教书是什么意思,我都搞不清楚,请你解释一下,好吗?至于我和嫂子的灶头、菜园子里的活路你们就不用操心,只管吃、喝、拉、撒,杀猪过年就是了。

村旺也说,干爹,你说得太深奥了,我们听不懂,请你把高英的任务破解一下,麻烦你!好不好!不懂装懂,永世饭桶,我不想当饭桶。

独臂若有所思地说,眼下民族村穷,原因有三,一是地处高山土地贫脊,广种薄收。二是缺文化,人口素质不高。三是交通不便,抱着金山饿肚皮。这三个因素可变性很强,具体怎么个变法,就看大家的了。我的意思是,高英来了以后,先跟村旺学文化,从三年级学起,暑期开学就教学生识字,全村八至十岁的孩子大概有三十人,把三十人集中起来读书。至于学生的书、本子我来买,高英的工资我来付。家长呢,有钱拿钱,无钱拿米,甚至拿菜都可以,只要能解决孩子的吃饭问题就行。原则上近处的学生中午吃一顿饭,路远的学生住校,因为有的学生上学的路有一二十里。

独臂接着说,咱们不争论了,先开班再说,高英边学边教、边教边学。至于上级批不批的事,我们来个“先斩后奏”。开班后,村旺去乡里作个汇报,我们少数民族也该有学校,是不是请政府补助点老师工资,实行民办公助。最好请他们再派点老师来。关于民族村办学校的事我问过谭部长,他说,国家有政策,可以自己办学校。下一步办学校的规模,就交给村旺去报批。我刚才说的培养人才有两层含意,一是先要让高英成人才,同时还要高英培养出一代又一代民族村的人才。补漏趁天晴,读书趁年轻,书要用心读,一字值千金。

独臂越说越来劲,他提高嗓门,说,至于村旺的任务,因为你是村长,船载千斤,掌舵一人,得由你挑重担。我从谭部长给我的书报上看,国家正在搞人民公社试点,可能明年大面积推开,人民公社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搞大集体,一切归集体,楼上楼下,电灯电话。集体出工,集体收工,集中开火,集中吃饭,集中人力干大事。我看,我们村可以借机把人员集中起来修公路。要得富,先修路。路通后把天鹅湖开发成旅游景区。现在外国在兴旅游消费了,我们可以超前考虑。我为啥子说民族村人是抱着金山饿肚皮,守着金山过穷日子,原因就是我们的资源虽然多但没变成钱。比如竹子、木料运不出去,外面的资源运不进来。我想说民族村是神仙住的地方,但又怕你们不信。独臂说到这里故意停了下来,做出“要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的架势。

村旺急了,赶紧说,请高参明鉴!他随手做了一个双手合十的姿式。

独臂说,你看,去县城读过书的人大不同,对我说起客套话来了。明鉴谈不上,我敢保证,我说的这件事早迟要实现,但愿越快越好,具体快到什么时候,好到什么程度,那就要看掌舵人的了。

独臂一本正经地说,刚才我已经说了,要把开发天鹅湖列入议事日程,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国外经济发达的国家,有饭吃,有钱用之后,开始兴起旅游热了。什么是旅游,旅游就是到你没有去过的地方去耍,去玩,拿钱去找快乐。城里人有钱,把钱拿到景致好的地方去享受,这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我知道,国内现在搞旅游还为时过早,但我们不能“眼睛只看见鼻梁下面两片肉,目光短浅”啊!

独臂停了一会儿,接着说,我们民族村丹霞地貌奇特,山高岩险,可以算鬼斧神工。沟壑纵横,峻秀峥嵘,可以说美不胜收。还有原始生态,珍稀动物,满山遍野的桫椤,简直是神仙居住的地方。独臂又补充说,除了山奇,还有石怪,比如山崖是大山的胸脯,红得像玛瑙,像丹青长卷天书,神州地图。又比如独立的怪石,若仙若神、若禽若兽;似人非人、似禽非禽、似灵芝非灵芝;似野鹤守滩、似雄鹰遨云、千姿百态,万种风情。你说美不美。

水奇也是一大特色。天鹅湖平如镜,不涨不溢,水天一色。石人、石灶、石锅、石磐、石鹅、石羊、神树、照妖镜神不可言。万山千瀑悬挂,红岩之水似汗、似泪、似唾液;岩恋水,水缠岩,情侣相依,你说妙不妙。

说到这里,独臂说,刚才说的这些,你们听起来好像有点悬,不完全明白是什么意思,等会问问村旺就知道了。

他接着又说,据我所知,民族村有如此美丽壮观的丹霞地貌在我国实属罕见。凤凰是鸟中尊贵之王,民族村犹如一只金凤凰,不呜不叫不知其声,没现形不知其贵。就拿凤凰岩来说,石壁上的凤凰图案就是一幅出神入化,妙趣横生的神画。凤凰是古代传说中的百鸟之王,羽毛十分美丽,雄的叫凤,雌的叫凰,你想这两种瑞鸟都聚集在民族村,民族村不神奇才怪。

民族村天生就是个风景名胜区,其实,现在谈旅游,不光你们不信,就连山外人都不信。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中国都还没提出搞旅游。但是,国外先进国家已经在兴旅游了,我们应该有超前意识,红色旅游这个词是我想出来的。说实话,在县里学习了一年,我长了不少见识。今天我们暂不谈旅游的事,谈修公路。你看新中国成立前县城就有公路了,用车子运东西节省人的劳力,你简直不敢想像。一个人开车可以拉一百个人挑的东西,你说是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只要加上民族村是四渡赤水红军途经之地,有几十名红军牺牲在这里,还是红色旅游地。只要先把公路修通,一切都好办,路是发展经济的瓶颈啊!大家可以想像一下,一个瓶子要把东西倒出来,外面要把东西放进去,瓶子的颈口不打开能行吗?要实现高村长的遗愿,戒烟是意识上的问题,可以用说服教育的方法解决。可是,民族村要富裕得靠经济啊!经济是基础,就像修房子的地脚石,基础不牢,能建房子吗?当然修公路肯定困难重重,蛇无头不走,鸟无翅不飞,相信有村长牵头,向上争取项目,争取资金,对内发动群众,肯定不是难事。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独臂好像讲累了,又像是有意吊大家的味口,他停了一会儿,说,我想讲个故事给大家听,不知道大家愿不愿意听?独臂说完,端起一碗苦丁茶一饮而进,坐着没说话。

山花说,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喜欢吊大家的味口,我就想听听你这个故事讲的是什么?村旺也说,干爹!快讲嘛!清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独臂看着满屋人都想听,他才不慌不忙地说,这个故事发生在中国西部的一个大山里,大山海拔大约两千米,山上有座古庙,叫常乐寺,寺里有位得道高僧,高僧以活佛著称于世,百里十乡敬若神明。

一天,远离常乐寺二十华里的光棍村,在村长的带领下二十几条光棍去求高僧赐福于光棍村。光棍们跪在大师面前说,大师,我们的村民白日无逗鸡之米,夜晚无鼠嚼之粮,日子苦不堪言,盼望大师去村里给我们指条活路吧,行吗?

光棍村,地处大山,山连山、山靠山、山上有山、山外有山、山上经济条件差,女青年往山下嫁,男青年无法婚配,取名光棍村。光棍村村民世世代代苦于山高路陡,与世隔绝,生活极度贫困,所以前去拜求神灵保佑,请求大师出谋划策。大师看着二十几件烂衣破裳,二十几双渴求的眼白,佛袖一扬,说,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大师将其跪拜的光棍一一扶起,安慰道,老纳答应你们,明年春天就去你们村。

村民回到村里,相互转告,说,明年春天将有大师来村子赐福,普度众生。

春天到了,光棍村准备了应有尽有的神佛供品,又作了些像样的斋宴,准备迎接大师。可是,春天快过去了,大师没来。

一天,大师派弟子法源前去光棍村,他告诉村长和村民,说,大师本来早已准备起程,却听说你们村村民不和睦相处,争强好胜成风,他担心来你们村会玷污佛祖名声,故而推迟行程。

村长和村民听了,大家陷入不安之中。的确光棍村村民一方面因为缺文化不明事理,另一方面物质基础太差,常常因蝇头小利不顾手足之情大打出手。村长沉思片刻,对法源说,请师傅回去禀报大师,我们一定会让村民和睦起来。

法源师傅临走时说,只要村民团结,大师夏季就来。

法源师傅走后,村长召集村民约法三章,惩罚争强好胜者、无理取闹者、蝇头小利争执者、不敬不孝者。村民经过村民自治,全村很快和睦起来,开始相互破啼为笑,你不说我鱼鼻子,我不说你鱼眼睛,和和睦睦。

夏天到了,法源师傅来了,他说,大师已得知村民和睦相处,福哉!

可是,近日大师生了一场大病,年岁已高,他知道你们村只有一条通山小路,担心行走不便。他说,若要他亲自前来,必须先修通路,而且要修通马路能通马车。大师说,他怕你们一时难也筹到修路银两,他将香客捐赠给寺里的一百两银子送给你们修路,但愿你们早日通车,大师好前来。

村民对大师捐款修路很感激,全村有钱出钱,无钱出力,划段包干,分工合作。冬天,路修通了,马路就像一扇通往外界的大门,发展的瓶颈打开了,村民的山芋、木耳、木材、楠竹、草药竞相运出。山外肥料、面条、糖果、大米、布匹……源源不断往回运,叫花子住庙,穷人落到福(佛)窝里。

光棍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非常感谢大师捐钱修路。这次村民准备好了马车,在村长的率领下,兴高采烈地去接大师。

大师面对满面春风的村民,在寺院大门口高兴地佛袖说,老纳去过你们村了,请回吧!瞬间大师脚踏白云腾空而起,挥手离去。

这时村长瞬间明白过来,他对村民说,咱们走吧!大师确实早就去过咱们村了。

故事一讲完,村旺站起来,说,干爹!你讲的故事我全懂了,今晚你讲的全部内容我都心领神会。你是要我们竭尽全力实现高村长的遗愿,完成你的任务。我懂,你就是那名大师,你是在给我指点迷津。我敢大胆相信,只要有你这位大师,不愁民族村富不起来!

高英心里想,干爹真是高人,寄拜他永远不会有错,一人一福,拖带一屋。今后有干爹和村旺,不愁没有好日子过!

高英和村旺清楚地记得,这天晚上是高村长死后的一个月,即19571010日,是高英寄拜独臂,一家人领受新任务的日子。

高英感恩拜干爹,干儿干女喜联姻。

干爹压担干儿女,儿女领略干爹心。

“村旺”究竟旺不旺,精神支柱在高英。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2665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