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唐末五代奸雄多 第十二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杨光先    阅读次数:10922    发布时间:2021-10-12

第十二章  横扫中原得靠实力说话

 

时溥灭亡之后,中原地区就剩下朱瑄这一对难缠的兄弟了。朱瑄素来骁勇,要想灭掉他还真得下一番功夫。经过十多天的休整,汴军战斗力逐渐恢复,许多将领认为应该趁势消灭朱瑄这个讨厌鬼,只有敬翔不说话,朱温问敬翔:

众将都以为可以趁胜消灭朱瑄,不知先生意下如何?

我军虽然取得了胜利,但是这恰恰容易产生骄横心理,如果乘胜追击败退之军可以,可是现在我们要打的是处于长时间休整的郓军。兵法说的是以逸待劳,而我们这是以劳攻逸。敬翔建言到。

这的确是一个关键因素,所谓趁势而战要根据实际情况而定,不能照搬招抄,朱温很是赞同。

况且我们刚刚占领徐州,人心尚未稳固,需要时日稳定民心军心,加之李克用在北方的军事行动已经结束,要时刻防备,还是先休整等待时机为好。总之朱瑄已经成为案桌上的肉,迟早都是下饭菜,不急一时,敬翔接着把话说完。

于是朱温下令张廷范为感化军留后,负责搞好战后的善后工作,以备战时可以作为后勤补给基地。

到了8月已经是收成的季节,看来朱瑄的日子也该到头了。朱温命葛从周、庞师古率军杀向曲部,朱瑾急忙率兵前来阻击,双方在曲部一带展开厮杀,怎奈朱瑾兵力明显少于对方,加之自从朱珍死后,葛从周和庞师古已经成为汴军的招牌大将,朱瑾敌不过只得退守兖州。朱温令庞师古在曲部驻扎下来,不急于进攻兖州,而是不断袭扰郓军,双方保持对峙,偶尔有一点小规模战斗。

葛从周一会率军攻这里,一会攻那里,朱瑄兄弟因为自己的地盘本来就小,哪里都不能有闪失,俨然成了名副其实的救火大队长,一会率军往东救援,一会而率军往西奔跑,疲惫不堪。朱温看着朱瑄兄弟这个样子不免觉得可笑,你这个多事鬼,每一次我打时溥都有你们的事,你们不是善于奔跑吗?这回让你们跑个够。反正我有的是人,葛从周带着你们跑,他跑累了我就换一个就是。

就在这时,长安方面也并不安宁,唐昭宗削藩四川蜀中是失败的,讨伐李克用也是失败的,已经开始感觉没有底气,天天借酒消愁。军阀李茂贞在凤翔离长安最近,他看到唐昭宗这个样子觉得自己当皇帝的机会来了,到处用兵扩大地盘,朝中大臣斥责他轻慢朝廷。李茂贞也不示弱,直接写信侮辱皇帝:没本事就不要干那些事,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换着今天的话讲叫做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唐昭宗一看大怒,再怎么软弱我也是大唐皇帝,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于是派宰相杜让能率禁卫军去攻打李茂贞,李茂贞激怒他就是为了这个目的,率军反击将杜让能并将其打败,杜让能只得逃回长安。

李茂贞的大军直抵长安城下,声称是杜让能鼓动陛下,要求杀掉他,其实就是威胁皇帝,你不杀他我就杀进来,这道选择题有两个答案,只能选其中一个。唐昭宗当然知道来者不善,无奈地在宫中来回徘徊,最后还是杜让能主动站出来:陛下,眼下只有牺牲我才能保住长安了,我愿意领死保全朝廷。唐昭宗含泪将他处死,李茂贞这才罢兵回去,从此以后唐昭宗的皇帝威信扫地,李茂贞等军阀越来越嚣张。

到了8942月,中原地区的厮杀依然没有消停,朱温的士兵们虽然是在军营里过春节,条件自然艰苦一些,但是都吃饱喝足了。而郓军经过近半年的折腾,已经疲惫不堪,下级军士多有怨气,朱瑄兄弟动员士兵的表演天赋远远不如朱温,不会用一些很有煽动性的语言来为大家鼓励加油,只顾忙着应对朱温不断变化的招数。朱温亲率大军向郓州进发,驻扎鱼山,庞师古驻扎中都梁山(今山东汶上),葛从州驻扎新泰监视兖州城。

朱瑄亲率大军前来迎战朱温,这一对家族兄弟,为了各自的利益,即将展开你死我活的拼杀。朱瑄的勇猛程度不亚于三国时期的吕布,所以面对面拼杀他并不畏惧朱温,于是催促兵马渡过济河,在汴州军大营东南面列好阵势,大有破釜沉舟之意。朱温也不示弱,率军列阵与朱瑄对峙。在鱼山脚下,双方都摆开了阵势,一场厮杀即将开始,相互之间看着对方也无话可说,因为双方都知道,这是一场决定生死的较量。

战前往往都是短暂的沉寂,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突然间东南风大起吹向汴州军,吹得兵士们眼睛都睁不开,有的士兵差点脚都站不稳,军旗更是东倒西歪。还是朱温厉害:

弟兄们,这是上天助我军威,我们的军旗迎风招展。大家喊起来,必胜,必胜。

 “必胜,必胜,汴军全体高呼。

喊声震动云霄,阵脚稳稳当当。这老天也真会开玩笑,过了一会儿大风突然转向,从东南风变成了西北风吹向郓州军,春季的风很大,而且一会刮这边一会刮那边很正常。朱瑄没有朱温的这种智慧,可能他还在想等一会风停了就给你朱温好看,反正面对面真刀真枪我不怕你,想要灭掉我可没那么容易。

可是朱温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趁着风向一转敌军迎风之机,马上命令士兵把枯草点燃,火借风势很快就烧到朱瑄的阵前,转眼间郓军阵营变成一片火海,挣扎声,哭喊声,一片混乱,朱瑄已经无法压住阵脚,自己的战马也乱窜乱跳。朱温手臂一挥,万骑像潮水般向郓军冲杀过来,郓军纷纷跳入济水逃生,济水几乎为之断流,河水变成血水。

侥幸上岸的士兵正准备逃跑,不想庞师古又杀过来,叫苦连天。好在朱瑾的兖州军前来接应,才得以逃脱。看来韩信的背水一战,项羽的破釜沉舟不是谁都能用的,要结合实际情况而论,战国时期的赵括就曾因为死搬硬套,想要仿效韩信置之于死地而后生的战例,结果被白起坑杀赵军40万,成为纸上谈兵蠢货的千古代名词。

经此一战,朱瑄兄弟二人的元气大伤,知道自己确实不是朱温的对手,急忙派使者向李克用求救。此时李克用正在北面忙于扩大地盘,与赫连铎及吐谷浑兵大战在即,根本无暇南顾,加之帮你朱瑄无非起到遏制朱温扩张的目的而已,对自己没有多大直接利益,当然还是消灭赫连铎的事情重要得多,利益至上就是硬道理。

于是和朱温上次救援孟迁一样,也派出安福顺三兄弟率500名骑兵借道罗弘信的地盘而来,唯一不一样的是罗弘信似乎没有为难这些人。朱瑄与500名太原骑兵汇合之后,想要借吃人肉的沙陀军威名,夺取已经被朱温占领的曹州,可是一个回合下来还是大败而归。其实人家沙陀兵也没有那么傻,来帮你壮一壮胆可以,真要叫人家去拼命夺回领地,不可能出多少力,人家的命也是爹生娘养,不可能为你的利益去冒多大风险。

朱温也是见好就收,不必和穷途末路的朱瑄拼命,穷寇莫追这是兵法所倡导的军事常识,暂时缓一缓,待把他的锐气消磨尽了再一举消灭,损失和代价都要小得多。于是双方保持对立,谁也不想主动进攻,一直相持了几个月的时间。

895年正月,朱温命养子朱友恭率军把兖州包围起来,只是围而不打,自己驻扎在单父设伏等待朱瑄的援军,采取围点打援的办法,朱温学习兵法的功夫确实到家。朱瑄率军和太原派来的安福顺兄弟果然前来救援兖州,还带来不少粮草物资。朱温不想亲自动手,只在后面作为预备队,让朱友恭过来指挥伏击战,看看他能否独挡一面。

安福顺率500沙陀骑兵作为先锋,汴军不动声色让他们先经过,等待朱瑄的大队人马及粮草进入包埋伏圈时,汴州军利用有利地形立即发动攻击,战斗双方只要有一方占据有利地势,另一方的战斗力将大大减弱,这就是《孙子兵法》中所说的兵势。朱瑄大败四处奔逃,安福顺回来救援,朱友恭已经打扫完战场等待他,集中优势兵力一战就把他的500名骑兵灭掉,安福顺兄弟被活捉。

淮南的杨行密与孙儒被朱温那当猴耍打得天昏地暗,不过杨行密的确不是等闲之辈,在争斗中取得胜利并把孙儒杀掉。心想你朱温不是把我玩弄与鼓掌之中吗?今天我就要在你和朱瑄拼杀的时候,趁机来割你一块肉,于是率军攻下朱温管辖的濠州、寿州。此时李克用在北面也已经打败并杀掉赫连铎,当他得到自己的将领安福顺被俘虏的消息之后,立即派出何怀和史完府领军来救援。朱温何等聪明,敌变我也变,班师回来休整等待机会,避免两面受敌。

现在这个朱瑄一直老在旁边晃来晃去很烦,想要消灭他不仅要防李克用,就连杨行密也要来凑热闹,搞不好就要三面迎战。朱温头痛得很,只能等待再等待。机会还是来了,8月,李克用因为京城有点好处捞,已经带兵去长安了,一时半会回不来也顾不上中原的事,看来朱瑄兄弟的好日子到头了。

朱温亲率大军直奔郓州而来,朱瑄立即领兵出城迎战。还是老办法,先让庞师古在大仇梁山设下埋伏,再让前锋将领带兵去和朱瑄挑战:朱瑄,你前面挖我们汴州军的墙角不说,我们攻打时溥关你什么事,每一次都要插手,今天我就叫你这个多事婆有来无回,你的死期到了,反正什么最难听就骂什么。朱瑄越想越气,明明是你朱温奸险狡诈,还说我不是,二话不说马上冲杀过去。

汴军大败而逃,朱瑄追到梁山的时候,突然喊杀声震天,庞师古率兵从两边山杀过来,朱瑄和何怀保慌忙逃脱,史完府被活捉。可怜这个有勇无谋的当年吕布,人家这叫诱敌深入,《孙子兵法》所说的示弱于敌而已,老套路啦,前锋部队哪有那么轻松就大败让你追击的。朱瑄带着残兵败将逃回郓州,坚守不出。

到了10月底,朱温又派葛从周率兵攻打兖州,自己率大军在后面跟着等待朱瑄,还是围点打援的老办法。再笨的人也不可能笨到这个程度,你朱温学诸葛亮耍阴谋设埋伏,我朱瑄就学曹操劫你的粮草,反正都是从陈寿写的《三国志》同一本书学来的。于是派部将贺瓌(gui)及柳存再加上何怀保,前往半道断掉汴州军的辎重粮草通道。

得到消息的朱温确实有些吃惊,心想朱瑄确实进步多了,一旦粮道被断,军心立即动摇,大军不用和敌人厮杀就会乱,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不顾一切率精锐骑兵数千人,急行军赶来救援运送粮草的军队,不想天黑走错路,误打误撞在巨野遇上贺壊,立即发动攻击。这黑灯瞎火的郓军以为又中了埋伏,看到骑兵四面八方杀来惊慌不已,连连叫苦混乱不堪,无论贺瓌怎么叫喊都压制不住。

无奈之下他跑上一个高地大声喊道:我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贺瓌,我们愿意投降,请你们不要再杀人了。

我是朱温,只要你们愿意投降,可以不杀你们。

朱将军,只要你能放过士兵们,把我怎样处置都可以,贺壞回答道,并命令自己的士兵放下武器停止抵抗,可惜他不太了解朱温。

一战下来除战死和逃跑几千人以外,贺瓌、柳存、何怀保及3000余名士兵被俘虏,押往兖州汴军驻扎的大营。走到半途突然大风刮起,飞沙走石,一下子天昏地暗,朱温说:难道是我杀人不够多,老天才这样暗示我吗?把他们全部杀掉祭祀老天,降卒们怎样叫冤都已经没有用。可怜这些已经放下武器的士兵们,大家本来也无冤无仇,只是因为生存才被赶到战场上来,全部都被血腥杀掉,只留下贺瓌、柳存、何怀保三名将领,非常残忍,鲜血流成了一条红色的小溪水。

也许朱温有自己的盘算,当下与兖州的守军大战在即,把这些降卒押到那里终究是一个隐患,万打起仗来顾不上他们,发生降卒暴动就麻烦了,估计大风突起只是他的一个借口而已。

朱瑾的堂兄弟齐州刺史朱琼,看到朱瑄兄弟二人一败再败,已经日落西山,被朱温消灭只是时间问题了。于是派使者来找朱温请降,说你我本是同族兄弟,朱瑄、朱瑾两个自恃其能,一次又一次与将军作对,我怎么劝也劝不听,现在我愿意拱手交出齐州效力将军,和他们划清界线,若将军不嫌弃愿与将军结拜兄弟。朱温马上回复非常高兴,老兄前来帮助是我三生有幸,我们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来就是,我不会亏待你的。

于是朱琼带百余名亲兵伴随左右,来到朱温在兖州城外的大营,朱温好酒好肉招待,先是拉拉家常,听说你老兄也是砀山人,是砀山哪里的,我小时候的那些朋友这个那个不知道你们认识不,话越说越亲近。家常拉得差不多了,朱温就要转入正题啦,老兄可否愿意为我去说服朱瑾兄弟也来归顺,免得大家兄弟刀兵相见不太好。你总不能空口说白话,总得有些见面礼吧。

于是朱琼和朱温前来说服朱瑾归顺,一同押来的还有贺瓌、柳存、何怀保三人。来到城下叫人先把朱琼写的书信射进城去,并且让声音大的士兵告诉朱瑾:你大哥朱瑄已经战败,他的部将贺瓌已经被活捉就在这里。你的堂兄朱琼也归顺了,你又何必苦苦支撑呢,一旦城破只有死路一条。

朱瑾看到书信并听完城下的喊话之后不说话,到了第二天才在城头上回话表示愿意归顺,但是要亲自和朱温、朱琼谈一谈,要求到延寿门见面。延寿门打开朱瑾出城来,隔护城河在对岸与朱温交谈:是我兄弟不懂事一直和大哥作对,回想我们一起攻打秦宗权配合得多么默契,不想后面会成为敌手。今后我愿意归顺大哥。说得很好听。

朱温是表演高手,说出的话更是好听,说不定还擦眼泪呢:你这样说我很惭愧,是我当大哥的不对,从今往后我们永结和好,永远是一家人。

朱瑾提出最后一个要求:希望堂兄朱琼过桥来拿官印转呈大哥,我随后率众出城归降,只有他来我才放心把官印交出去,同时把官印拿在手上站在吊桥头等候。朱温当然答应,于是朱琼走过吊桥去接官印,刚刚走过一半,突然吊桥被拉起,朱琼连滚带爬来到朱瑾跟前,武士马上把他拿住走进城去。不一会儿,朱琼的人头从城上丢下来,朱瑾自己还在城头上骂了半天。

朱温一看大怒,但是也没有办法,不过想想自己也没有损失什么,朱琼是你们堂兄,爱杀就杀吧,他的齐州我马上任命一名心腹去接管不就得啦!回头看看这柳存、何怀保也没什么用了,留下来还费粮食,马上下令斩首于城下。朱温确实爱惜人才,他欣赏贺瓌的胆识和正气,把他留下来继续领兵打仗,贺瓌当然感恩戴德,后面也立下不少战功。

在汴军和朱瑄兄弟交战的时候,李克用去长安捞好处了。原来河中节度使王重荣被部将所杀,弟弟王重盈接任,没几年王重盈病逝,众将领推举他的儿子王珂即位,因为王珂是李克用的女婿,所以李克用也马上奏请并得到唐昭宗的同意,可是王重盈的另外两个儿子王珙和王摇不服,带兵攻打王珂,因为王珂后台硬有李克用撑腰杆,所以兄弟二人又写信给朱温要求帮忙。

朱温手段实在太高明,不仅希望李克用那边闹得越大越好,还要借助其他力量牵制李克用。于是他回信王珙兄弟,说自己这两天忙处理朱瑄、朱瑾的事,腾不出手来了,很抱歉。由于王珂从小过继给伯父王重荣,朱温决定以此做文章挑起内部矛盾,信中说道王珂早年过继给伯父,没有资格即位,你们马上写信给李茂贞、王行瑜、韩建等三位节度使,他们一定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王珙兄弟按照朱温的建议写信给这三位节度使,这三人当然不愿看到李克用这个沙陀人的势力增长,所以马山向唐昭宗说明他们的意见,要求让王珙、王摇其中一人接任。唐昭宗既然已经答应李克用,就不愿意答应这三人。于是三人带兵到长安去逼迫唐昭宗,并杀掉宰相韦昭度及宦官十几人,说是这些人丛勇唐昭宗,实际也是逼宫,唐昭宗无奈只得又下诏书立王珙接替节度使的位置。

李克用一听火冒三丈,要做这种事也只有我李克用才有资格,就凭你们这三个大笨蛋,于是带上自己的儿子李存勖率大军前往长安而来。三人听说李克用的大军已经来到黄河边,打算劫持唐昭宗去凤翔再做打算,昭宗在神策军的保护下提前逃往南山,这是昭宗当皇帝以来第一次逃离长安城,并派使者催促李克用赶紧来救驾,王行瑜派出自己的邠宁军去阻挡,没几个回合就被李克用的沙陀兵打得大败。

还是李茂贞识相,马上至信李克用认罪服罚,并和部将说:算了吧,沙陀兵吃人肉,我们吃粮食,打不过他的,赶紧撤回凤翔去再说。李克用安排人去南山请唐昭宗回长安,并让他下诏诛杀王行瑜等三人,自己率军围住王行瑜的邠宁城。王行瑜赶紧喊冤说想要劫皇帝的是李茂的,不干自己的事,李克用哪里管你这些:对不起了王公,是皇帝下诏要我来诛灭你的,我不敢违抗啊。那当然是狗屁话,明明是李克用自己的主意。王行瑜知道自己的邠宁兵和李克用的沙陀兵不是一个级别的,没法较量只能逃跑,最后在逃跑的途中被部下杀害。

为表功李克用,唐昭宗封他为晋王,看着11岁的李存勖样子可爱,小小年纪就显得英武,昭宗轻轻抚摸他的头说:这孩子将来的成就不亚于他父亲啊,好好历练历练今后为朝廷效力!从此李存勖多了一个别名叫李亚子。唐昭宗说这话也不害臊,自己都已经朝不保夕,还要人家为你效力,不扇你嘴巴就不错。也就是这个李存勖后来灭掉后梁建立后唐,李克用挣得一个大好处才心满意足的回太原。

唐昭宗经过上次被李茂贞羞辱之后,回到长安下决心组建一支完全听命与自己的军队,并安排自己的宗族兄弟领兵。李茂贞得知后又不干了,心想你要组建军队来对付我吗?马上又率军攻打长安,唐昭宗只得逃往华州投靠韩建,这是他第二次逃跑,都是跟他祖爷爷唐玄宗和他哥唐僖宗学的。李茂贞纵兵在长安城大肆抢劫,后来还是韩建出面来调停,将李茂贞封为歧王才算平息。

李克用回到太原就听说朱温快要灭掉朱瑄了,心想不好,得想办法牵制住朱温,不能让他在中原一天天做大,于是又派兵来支援朱瑄。朱温看到李克用已经腾出手来了,敌情已经发生变化,只得命令撤兵。这次撤兵,庞师古也耍了朱瑾一次,到处宣扬说自己要去抵抗李克用的军队了,让老弱病残先围住兖州。白天大摇大摆出去,晚上悄悄回来,果然朱瑾派兵出来袭击,庞师古从后面一阵冲杀,朱瑾损失了不小赶紧跑回城中不再出来,庞师古这才撤兵。

经过一连串的失败,朱瑄兄弟再也没有实力与朱温对抗了,只能作最后的垂死挣扎,彻底灭掉他只是时间问题,接下来朱温不得不面对他昔日的老冤家李克用了。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2722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