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中篇 >> 正文

合同恋情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罗一民    阅读次数:7836    发布时间:2021-10-12

贵州布依族中篇情爱小说

合同恋情

                ——高原乡间生死恋(之一)

 

内容简介

高原地区一个边远山村贫困农家出生的男孩子杨军,与邻镇一农村富户出生的女孩子陈玉芬,同是一九九七年夏季毕业的落选高考生。因陈家父母重财轻情,在孩子陈玉芬高考落选后,不仅不支持她继续补课争取下年再考,反而还对她不闻不问,连每天的饭菜熟了也不叫她吃饭。在家里,父母不理不睬她,弟妹也瞧不起她,就连村人也小看她。她心头好苦恼哟,内心好悲伤。于是在八月的一个礼拜天,她独自一人上了县城买起了一瓶敌敌畏来打算到城外去自杀。幸亏有老同学杨军在街上碰见了她,便硬拽住她到外面去谈谈会儿话,并即使发现她怀揣着一瓶敌敌畏后赶紧抢来朝河对岸砸去。从此两人便慢慢地坠入“情网”了。然而作为高原边远特困农家出生的杨军,因为家庭环境恶劣,一心想通过考入大学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加上他本人在九七年的高考中分数就达到了专科录取线,只是未报读专科学校而已。于是在那个九七年秋季,他又重返县城一中继续补课,但因家庭实在贫困,连上学期的书学费都是老人去借高利贷来支付的,至于生活上更是一顿饥一顿饱。等到翻过大年夜来的第二个学期,他杨军连四处去借也借不到书学费来支付了。高补班的班主任老师只好请求校领导暂缓支付,让他杨军安心在学校补课。然而,从旧年三十夜前,他杨军就收到了她陈玉芬的好几封来信了。因为,陈玉芬在信中说到她实在活不下去了,对她陈玉芬来说,一日不见他杨军如隔三秋。因为她父亲天天忙跑他的包工头,母亲天天忙跑她的乡场商贩。半年多来一直把她当成“守家婆”,哪儿也不准走一走,何处也不许去逛一逛,如此日复一日,她自然生出心病了。就因为父母长时间对她的不作为遗弃,以至于她不得不写信给补课的杨军,请他赶紧回来带她离家出走。为此杨军才不得不在城里先给她单独租下了一间屋住下来,而杨军本人却四处去“打游击”。因为杨军已跟她陈玉芬定下了口头协议,待两个都闯外去找到了一笔钱后,再回来继续补课,争取过了一、两年都考上一所大学去实现了理想后再谈婚论嫁。

                

第一章

我们都正式相爱半年多了,可为什么我偏不能跟了你去?天啦,难道我俩最终情断天之涯,爱葬海之角?阿祥啊,你可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我都一直在思你、想你、念着你。亲爱的,这些日子你可到了哪儿去?我希望你能来跟我交待,来把你近此段时间的心交给我,就是请你过来把你现在的心交给我哟。我依恋的人啦,我要对你说,你堂堂七尺男儿,总不能把一个还黄花年少的女子当作为一件艺术品来玩赏,玩赏够了就随便丢弃呀。我,薄命的阿娟,偏是一员痴情且狂的女子。可你又能否知晓?我望望天望望四野,本来昨日还晴朗湛蓝今早却变得苍黄起来,四野也跟着变得一片灰茫茫。难道人心也竟如苍天这样变化么?天啦,注定了在这天底下的还是只有女人命苦,连貌美的女子终究也落得“红颜薄命”啦。你猜到了么,阿祥?这是我的心思,我的衷肠,是我对你的坚决的爱。然而,你人在哪里?你至今迟迟不来会我,我好恨你又更想你哟。

不过,多思多想也没用,女人多情终究付诸东流水,到头来也是断肠人在天涯。行啦,今日得赶紧跟你阿祥写封信,看看你该怎样回答我好喽。

亲爱的我的心肝(请允许我这样写):

英俊潇洒的人啦,你好!

你不知道我心急么,阿祥?我的宝贝,我日日夜夜都在思你、想你、念你呀。你接到此信后,能否可怜可怜我,快一点过来会我呢?

亲爱的阿祥,我把你当成宝贝,你不介意吧。高中三年,我们同栖一室寒窗苦度青春。三年来,我们各自为实现自己远大理想而均遵循父母意愿不分昼夜地拼搏了,然而恰恰读满三年,高中毕业会考过后便正式跨进了年年七月七日的考场去碰碰运气了。但是,因为笨蛋的我各门课程功底都差,怎会闯得过栋梁选拔关呢。反正考每科铃声一响被抢卷走给撵出考场来,我这颗心呀就多么焦躁不安。从此我便天天都沉默寡言了起来,父母也猜到我的烦恼是为什么了,如此也才慢慢地不理不睬起了我,我多么苦恼啊。当时我便这样想,学名叫陈玉芬乳名叫阿娟的我才二十虚岁十九周岁呀,仅如此年纪就遭父母白眼,兄弟小看,妹妹轻视,往后的日子我该如何过哟,你父母和你兄弟姐妹是怎样对待你的?我阿娟可天天都是“泪水泡饭”过日子呀。

宝贝啊,阿祥。我还想对你说得,就是高考带来的烦恼。你是不知道的呀,那时,不幸的我一到八月中旬分数下来,接着就是各专业学校录取线定下来,我哪个学校录取线都达不到啊。此时,弟妹讥笑了我,说我白冤枉读了三年高中,才考三百五,真是白受苦。而父母呢,也竟连续七、八天就饭菜熟了都不叫我吃饭。左邻右舍也背地里讲起我坏话了。你想,我一个薄命女子还有脸活在此世间看太阳吗?此时,我想到了死,也想快一点死去才会结束得了烦恼呀。

于是就在那个八月二十的日子,我独自一人愁眉苦脸地上了县城,摸出了两元钱出来到农药店去购来了一瓶敌敌畏,并打算准备寻个隐蔽处一饮而尽就安心睡大觉了。偏偏你却害了我。阿祥呀,我恨你,为何那天你竟会跑到县城里来呢?是你打破了我的计划,是你抢了我的敌敌畏去砸烂,是你用骗人的“天方夜谭”诱骗了我坚持活下来,是你用堂堂七尺男人不曾吐露的情感激发了我。唉,我好恨你哟。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就是在那条浅浅的石塘湾小溪边,也正是在那棵杨树底下,你倚靠着树,闭起眼,叫我用少女的芳唇去吻了你。我好恨你,你是条大灰狼。

亲爱的,你为什么要偏偏闯入我的生活中来呢?我本来早就不想活了,想用一瓶敌敌畏结束生命。然而,你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选择那天来,我好恨你。若你那天不来拽住我,则到今天来我就用不着多考虑了,也更用不着思你、想你、念着你了。可就因为你却给我添上了无穷烦恼。都怪你,是你害我,是你教我一天比一天心情平静不下来呀。

不过,话也得说回来,是你给了我生的勇气,是你那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激发我坚强起来,并顽强做一个“完人”生活下去。阿祥呀,我记得的,那天,是下午四点钟,我已怀揣了一瓶毒药走出商店的门来,那时我抬头上来看看蓝天,看看白云,看看太阳,看看周围的事物,自感觉得似乎只能看这么一眼就永远看不到了。就如此,我对四周姑娘小伙们的嘻哈打笑,无忧无虑的神态实在看不顺眼,竟自埋头挤出人群,快快地往街外挪步。

可是,我哪曾想到,我正穿行在人群中,偏有一只手拽住了我的左肩,我懒得扭头过去说:我不想陪哪个玩。当时的你却拖着我紧紧地不放过,并笑了说:噫,真是贵人眼高,才离开学校不过一月半,就这样子了?此时我才扭了头过去看正是你,你正面露笑容看着我。而我只苦笑了对你说:我不配跟你在一起。可你却笑了说:我也考不上什么学校哩。而我却如何也要摆脱你的手,故意扭头对你说:都是四百四十几的分数,还说得不到录取?可当时的你却连连摆手上来说:我第一、二志愿都是报省外重点,第三志愿才是省大,可省大最低本科控制线都是四百六十几才得到录取。而其他的专科学校我又没有报,你说我能得什么?但在当时我哪会相信呢,况且一月多来我均遭世人冷眼,我还有心思陪你聊吗?然而,那时的你也许从我苦恼的脸上猜出来了落选者有些人不免因苦恼而寻短见,你可能为此,才不放开我脱手吧?

阿祥呀,我记清楚的哟。当时你用右手拽住我的左肩,拖住我经过水果街,伸左手进衣兜摸出了三元钱,随便称了两斤苹果。接着又拖着我经过卖瓜子和花生的地方,又再摸出两元钱出来,随便称了五、六两就走出了大街来。而我时时都想摆脱你的手,可你又说了: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我也不好哩。不过,作为老同学,就不该到一边聊一聊?也许从此我们就很难再见到面。你说是不是?此时我也自己感觉得:你的这话也不无有点道理呀,因为三年同学,以往不曾坐一块聊聊过,如今都毕了业各奔前程了,以后还有机会共叙友情呀?何况自己又打算提前辞世了,若错过了今天,那就永远没机会了。就因此,在那一天里,我随你牵我手到哪去也行了,哪怕是牵去死,我说我也能抓到一个人垫背了。

然而,在那一路上,你却给我摆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待你牵着我走到那浅浅石塘湾小河边那棵茂密的杨树底下时,时间已是下午六点半钟。此时我们坐在石墩上,慢慢地品尝起了你买来的苹果、瓜子和花生。我自认为,从那天起我们算真正的开始恋爱了,是因你以为我裤兜里有胀鼓鼓的东西或许是能吃的,逼我掏出来,结果是毒药,你马上抢了去,用力砸到了对岸的石头上去。我当时都泪眼朦胧了,只好将实情告诉你。是时的你不得不也抹了泪对我说:人生前途,何必总要得上了大学才是出路呢?我埋了头下去,而你也伸出双手过来抚住了我的脸,说:玉芬,我不能离开你,多亏今天我会来,要不然你可要这样走了。

而我也带着哭声问:那你能带我上哪去呢?你说,我到哪去你就到哪去。我记得你那时是这样对我说的。亲爱的,那时,我们彼此沉默了十多分钟后,你又对我说:想留住你,我应该把你拴住。马上你便倚靠着树闭了眼,而我也是头一次向你献芳醇。

就是那天,是在那个七点半钟的傍晚,你因担心我一时想不通会寻短见便如何也不放过我。那天,你直接带我到了城边五金村你姑妈家小住了两日,第三天你又带我回到来你们镇你舅家小住两天。但无论到哪去,你都只说我们是同班同学,可别人问你,我们还是不是朋友?偏偏你马上说了“小说情节会慢慢发展下去嘛”。我只好有那么几次都代表你说了话:是同学也是朋友哩。问话的人这才笑了起来说:这就对喽,哪个也好都该会走到这一步去呢。而当时的我自己说过自己都感到害羞了起来呀。

正是那几天,正是在你带我去你姑妈家又转来你舅家各住两天刚好有四天后,我提出了干脆跟你去你家玩玩一两天来。而你却说了你家生活太苦,屋子太简陋。等过段时间再走吧。而我却坚持也要去你家住它几天再回来,因为我说反正早晚都属于你了。并说了你住茅屋住草棚我就住不了啦?

当时我曾说了“情同手足,互敬互爱”才是真夫妻哩。可你却总摇头说“不行”,便因此笑起来。其最终结果你还是没有让我跟你去呀,难道是你父母不需要我这样的女子去做儿媳?或者你根本就不是真正的爱我想娶我为妻?我看这里面问题多多。我希望你能尊重我,可怜我,可怜一个弱女子对爱的执着追求与选择。亲爱的,除了你,我已没有任何知音,我请你快来与我晤面,好么?

急切

高盼!

                                         你的陈玉芬亲笔

                                         199828

 

这天,她阿娟恰一把这封长信写完,就急急地跑去了本镇邮电所,递了一毛钱拿了个信封,又买了一元邮票来贴在右上角,就快快写好收信人地址邮编,名字以及她本人的地址邮编便将信件投进邮箱去了。

 

第二章

台历本才翻上去三张,就逢赶乡场的礼拜六了,乳名叫阿祥学名叫杨军的高考落选高中生,这天早上仅仅九点钟就来赶新春的第一天早市了。他提一个菜篮子,可恰路过本乡邮电所门口,认识他的女邮递员王丽就在门口招起手叫了他:“杨军,这儿有你一封信。”

“哦!又是哪位来的哟?”他阿祥恰一说过便跨步上了台阶去。

“肯定是女友寄来的吧。”王丽笑着便转身去提了信件出来递给杨军。

杨军是时对她说了声:“谢谢!”

“不必。”王丽说道。

他杨军边走下台阶来边拆了信件扯出来一看,哟!整整写满七张信笺。他翻开信末第七张来看,署上写信人名字的正是他陈玉芬。他惊呆了,他随即跑一边去找了一块石头坐下来认真看起信来。约半个多钟头过去他杨军才把信件看完。他惊讶了,眼眶也很快噙满了泪水。他不得不马上抓出笔来,迅迅速速地跑去商店买来一本信笺,然后跑往镇外田坝头去,坐在田埂上开始给他的阿娟写回信了。

我的玉芬君:

我好激动啊!

批阅来信,字字真是血与泪凝成。

三年多来,我们确是同学。也不仅仅只是同学,还是知心朋友,是确确实实在相亲相爱的恋人。自从我在那条清清浅浅的石塘湾小溪边那棵杨树底下接你一吻起,我俩的故事情节便在慢慢发展了。现在我就直接明白点对你说,玉芬你曾吻过的我的那部位此时此刻仍在发烧啊。你日日夜夜思我、想我、念着我,爱我爱得那么深。而你又怎会知道,我几乎时时刻刻都在想你念着你,就连吃饭、睡觉、学习都也不例外。

有几个同学说我近段时间瘦多了,而我自己不信到秤上一称,果真体重减了七、八斤。加上这半年多来每晚都几乎失眠,而即使有时睡得着也都是在做梦梦到你。梦到我们腼腆地相聚在那条曲曲弯弯的小溪旁,梦到我们背靠背窃窃私语,梦到我们对幸福和未来的憧憬与追求------所有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5591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