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文 >> 正文

乡村记忆之石磨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黔西南州德卧教育集团 袁定鸿    阅读次数:8624    发布时间:2021-10-13

这几年因为扶贫,仍是要经常到乡村的路上走一走的。每次下乡,感觉沿途山树的风景没有什么大变化,倒是房屋的轮廓从林荫间耸逸而出,替乡村抹去了曾经太多的贫苦而苍凉的印迹。

乡村的房屋一般都没有人牵头去作总体规整,所以极是参差错落,因此,要进村子,总是七拐八弯多次经过房檐之下。农村房屋的周边,极少像城里人那样种上花花草草,因为房屋周遭就是天然的乡野花树。近得屋檐之下,却常见另外一种风景,那就是圆形的石磨已然闲置在房屋一隅,石磨也借助顶部有个凹槽的特殊优势,被植了些常绿藤蔓覆盖着,要么是用稻草圈起一个浅圆,做成鸡窝,偶尔,就有一只花羽的公鸡踞于上面,按时光的规律或轻或重地啼鸣——石磨原先所负的使命,已然不复存留于那家人的生活之中。

说起石磨,我倒是熟悉的,仿佛一下子看到了母亲在20年前弓起身子,独自在家神背后的房间里把石磨推拉得缓慢而吃力,那可是一种生活必须要担起的辎重。我家的石磨,是全村最大的,以至于要单独腾出一个房间来才能操纵。石磨分两爿:下爿固定在一个四根粗木柱固定的敞口木斗里,木斗的作用是用来承接从磨缝里撒漏下来的被磨碎的粮食;上爿石磨,就可以围绕着下爿中心固定的木轴,一直要人为地去旋转,通过两爿石磨齿缝的磨合,才有了以饱肚腹的生存的希望。

两扇石磨咬合处的平面,是用铁凿铲成上百道规则斜面的齿印,那些齿印增加了咬合力和摩擦力,一般需要两人握着磨扁担,才能稍显轻松,如是一人,则需鼓满全身吃奶的力道,才可以让它呆滞地旋转。因了母亲的子女都远离她而旅居别的村子,是以,母亲不得已在其他劳作之余,摇醒石磨以打发早晨、晌午、或黄昏本就劳累到极限的紧凑时光。当然,那年那月,父亲早已过了一座宗教中谁也不愿走过的桥,再不会过问母亲经年累月的劳苦,这对母亲的身心是一种重创。

我家石磨是父亲请人打造的,自然依着父亲的身高设计了高度,母亲在旋转这副石磨时,身高自然不相协调,只得踮起脚跟,才可以与磨扁担保持同等高度,但也因脚不着力,那笨重的石磨就喜欢以敌对的气势仅转半圈就戛然停止,如此的停停转转进进退退,花费了母亲不少的力气及时光,待十来斤金黄的玉米粒被磨碎,母亲已是筋疲力尽气喘不已。由于力气的耗尽,母亲常怀想起丈夫生前一个人揽起重活而母亲自己轻松的日子,眼里就泛起潮湿的泪光。但是,母亲不得不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反复,来适应推磨以维持生存的艰辛。

当然,由于村里全都是同一个姓,邻居听到母亲推磨那断断续续的声响,也会偶尔抽时间前来帮忙,以减缓一个他们认为值得怜悯的遗孀的生活压力。也正因为这种常人可能会经常遗忘的临时帮助,让我对曾经家乡的同姓邻居一直怀着感恩之情,是以,但凡在路上、在地里、在山坡上,只要遇到他们,我总会趋附到他们身侧,递上一支香烟,作点闲聊,但从不提起旧事。我的心底认为,是他们,把我那即将沉入生活海底的母亲拉了很大一把,才让母亲延伸了好长一段农村困苦生活的时光。直到现在,母亲每逢赶集,总是要背起背篼,去集市买几斤玉米面粉,再花很多的时间蒸熟,拌上大米,咀嚼一种虽然久远却始终抹不去的回忆——对沉重的石磨赋予的生活回忆。

石磨分大磨和小磨两种:大磨五六百斤,下爿作为底座稍重些,以保持重心的稳重,用来磨一些干透的粮食颗粒;小磨就好些,成人皆可以抱得动上爿,用来磨一些清水泡胀了的粮食以做豆腐或汤羹之类。母亲生我的小弟时,由于母亲最初无奶水,就用这副小磨磨了米羹喂养弟弟,我家的小磨对于弟弟婴儿之期的成长可是功不可没。而在我的童年里,生活总是在反反复复地青黄不接,这时候,母亲与父亲都会将正在含浆还未成熟的玉米瓣回家里,再用快刀切下那不十分饱满的玉米粒,再用小磨推成浆,煮一大锅水,用勺子把浆放在锅里煮透,就做成了无油的餐饭,吃着倒也可口,但多顿了,就有些难以下咽。

这副小磨后来被我搬到了工作的学校旁边,我与妻子用它推剪粉卖钱贴补家用。这工作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如果要做两升米的剪粉,由米粒变成米浆,推磨和蒸粉各需两个小时,且要用太多的柴火。但劳累过后下来,收入也还可以看得见,不过多数是些现在不常见的零钞。把零钞捂在篼里,对于我这种安于现状的半边户,倒也踏实。只不过在一次,妻子把我们共同辛苦到半夜的收获输得精光,从此我对推磨的劲头有了些松懈,但生活仍需继续。后来,磨齿在我教书和兼顾农活的无尽岁月里,几乎被我磨平得看不见痕迹。

直到有那么不经意的一天,我移居到了镇上,这副小磨就被我做了人情,送给校园旁边的邻居。

目前,磨干玉米或米浆的工具都是电器了,大磨与小磨的使命随着岁月的翻动被尘封,要真正地享受石磨磨成的食品,已经是一种奢侈。不过,智慧的人们开始把这些石磨放在了公园,以供城里人观览,而农村人到了城里的公园,看到石磨,才开始让心潮翻涌,以一种历尽沧桑见怪不怪的表情,硬着心肠去抚摸一下那个曾经太过熟悉的石磨。我也随附风雅,把岳母家的石磨搬到自己的园子,做成了带喷泉的流水,那流水,随着圆圆的磨槽,回回弯弯,将现代人的幸福,流到了另一种风景处……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693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