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长篇 >> 正文

唐末五代奸雄多 第十三章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杨光先    阅读次数:9593    发布时间:2021-10-13

第十三章  吃人肉的军队并不可怕

 

时溥已经被消灭,朱瑄兄弟已经成为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罗弘信已经诚服,目前中原已经是朱温的天下了。可是远在太原的李克用这个老冤家,还时不时插手南面的事,给朱温彻底荡平中原制造了不少的麻烦,确实烦透。

当朱瑄兄弟已经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正要准备一举灭掉的时候。896年正月,李克用派大将李存信统帅李承嗣和史俨来支援朱瑄,仍然借道罗弘信的地盘过来。罗弘信依然玩的是对朱温和李克用两边我都当好人,让你李存信路过。其实罗弘信本人夹在中间很受气,之前你朱温时不时以各种理由来借粮借马,我也给,两边都得罪不起。谁让自己的拳头没有人家的硬朗,落后就要挨打这话真的一点没错。

可是这一次罗弘信这种保持中立的做法玩已经不下去,因为李存信来到黄河边的莘县(今山东聊城)就驻扎下来不走啦,只让李承嗣和史俨率轻骑兵渡过黄河去支援朱瑄和朱瑾兄弟,其实就是想把莘县当作对付朱温的大本营。而莘县本来就属于罗弘信管辖的地盘,看见李存信赖着不走罗弘信才发现上当,看来李存信真的是把这里当自己家了,来者不善啊!不过自己现在也没什么办法了,因为请神容易送神难,只能边走边看。

这李存信扎下营寨不说,还时不时下乡去征收点粮食和物资,好像莘县已经成为河东军的地盘。征收不来干脆就硬抢,士兵们的手脚也极为不干净,偷鸡摸狗的事没少干,搞得百姓怨声载道。当地的绅士们联名向罗弘信告状:这些军队哪里是兵,简直就是土匪,你作为我们的父母官,应该为我们做主啊。罗弘信自己清楚得很,要管?拿什么去管,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打又打不过人家,赶又赶不走。此时他不敢和绅士们说实话,只能一再忽悠:好吧,你们被抢劫的那些事情我会调查清楚,一定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大家放心好了。忽悠了一次又一次,时间一长百姓们实在忍不下去。

朱温得知这些情况以后,心里暗暗笑话罗弘信,你想搞墙头草风吹两边倒,看你这回你还玩得下去不,于是马上派出使者来找罗弘信。这使者口才不错,句句点到了罗弘信的痛处:

李克用乃财狼也,现在他已经扫平北方,早就想把黄河以北的土地全部吞并。你这里就是一块大肥肉,只是现在还有我们朱大帅和他抗衡,暂时不动你。等他撤军回河东的时候,不用说肯定要一口吃掉你。这叫假途伐虢知道吗?

罗弘信想来想去的确也是这么回事,不过你朱温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天天都在打我魏博军地盘的主意,只是相比之下现在李克用确实要狠毒得多,利弊权衡下来也只能选择拜朱温的码头了。使者看到罗弘信已经开始犹豫,但是翻去复来还是拿不定主意,于是马上回汴州来将情况报告,朱温立即写信给他:

六哥不用担心,李克用的狼子野心是不言而喻的,你的事就是我朱温的事,我马上派兵支援你,先赶走李存信再说。今后只要你我兄弟同心,就不怕他李克用来找麻烦。

为了坚定罗弘信的决心,立即派葛从周率轻骑兵悄悄渡过黄河来帮助他对抗李存信。这样一来罗弘信的底气更足了,于是下决心先把李存信赶走再说,是该向百姓兑现承诺的时候了。他和葛从周认真分析敌我的情况之后,认为不必以礼相待河东军,想要和平把他们送回河东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只能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打败他,靠武力来解决。于是二人秘密商定具体的袭击细节,还多次趁夜悄悄来到河东军营外围勘察地形,确保万无一失。

就这样,在一个风高夜黑的晚上,早春的小雨比较常见,天上还下毛毛细雨,河东军在黄河北岸也没有什么战事,白天去百姓家中抢来鸡鸭,晚上拿来大吃大喝,好不快活。二人率军趁着夜色向河东军的营地发起突然袭击,前锋骑兵冲入营中之后四处放火烧营房。李存信想都想不到罗弘信的胆子竟然这么大,敢于和自己对抗,所以防备也比较松懈,猝不及防无法组织有效抵抗,大败而逃,丢下粮食、武器等物资无数。此时李承嗣和史俨还留在黄河南岸朱瑄兄弟的军营中,可是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保存实力要紧,自己率残部逃回太原。

赶跑李存信之后,罗弘信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因为这些年来自己真的是受够了,你朱温认我为六哥,可是今天打时溥来找我借粮,我给了;明天打朱瑄找我借马,我也给了,但实际上是老虎借猪,有借无还。你李克用更狠毒,说是借道,可是来了就让大军赖着不走,干脆想吃掉我,今天我也总算是出了一口气。从此罗弘信和李克用就算闹掰了,大不了今后刀兵相见,于是他和朱温走得更近了。朱温解决来自北面李克用的威胁之后,这下可以安安心心灭掉朱瑄了,可这李克用还是不甘心又来搅场子,真是一个难缠的主。

李克用得到自己的军队在莘县被偷袭的消息后,恨得牙根直痒痒,亲自率领大军向魏博进发,一路势如破竹,横扫魏博境内大小十余州县,仅仅4个月的时间大片大片土地就被李克用占领。罗弘信的魏博军根本不是沙陀骑兵的对手,远远听到吃人肉的沙陀人来了撒腿就跑,士卒们只怪爹娘没给自己生出四条腿跑快一点,谁都不愿意当沙陀人的干粮。罗弘信自己率军和李克用的沙陀军单独交手几次以后,感觉自己的军队和对方差距太大,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只好写信向朱温求援。

朱温命令葛从周率军渡过黄河迎战李克用,李克用确实猖狂,心想你朱温在上源驿馆谋害我不说,上次又联名上奏来攻打我的河东藩镇,我还没找你算账呢!这回我要新账旧账一起算,得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我沙陀骑兵的厉害。于是立即亲率大军向汴州军杀奔而来,双方在恒水相遇。为了延缓沙陀骑兵快速的冲击力,尽可能遏制对方的速度优势,葛从周命令士兵在阵前提前挖了许多土坑,又垒起不少土包和石块包,成为纵横交错的障碍物,当然这些障碍物对自己的步兵影响不是太大。

双方摆开阵势准备开战,李克用来到阵前没看见朱温,只看见葛从周领兵有些失望,就在阵前叫喊:

泼皮朱三没有来送死吗?他上次在上源驿馆谋害我的账还没算清,你快快叫他过来和我真刀真枪决一高下,耍阴谋算什么好汉。

我们大帅说了,对付你们这些沙陀小儿用不着他来,我来就够了。别人怕你们这些吃人肉的胡人,我可不怕。葛从周也不客气。

话音刚落,李克用的长子落落亲率骑兵2000冲杀过来,葛从周率骑兵加步兵2000抵挡,双方你冲我杀一片混战。落落凭借高超的武艺和精湛的骑马技能,自恃无人能敌一马当先冲杀过来,可是一不小心撞上了土包从马背上跌落下来,汴州步兵马上簇拥而上将他团团围住,尽管他徒步杀死不少汴州士兵,但仍旧寡不敌众被汴将张归霸活捉。

李克用在后面远远看到落落被活捉,不顾一切冲过来想要把他救回去,葛从周的土包包确实好对付骑兵,李克用的战马七拐八弯往前跑,一不小心又撞上了土包自己从马上摔下来,汴州兵看见对方主帅掉下马来还得了,立大功的机会到了,立即蜂拥而至准备活捉,李克用立即用弓箭射杀汴军数人,这时他的亲兵百余人也奋不顾身冲杀过来,才把李克用扶上马逃回去。李克用算是捡得一条命,可是他的长子却落到了汴军的手上。葛从周趁机下令全军出动掩杀过来,李克用大败而逃,丢下两千多具尸体和大量物资。葛从周也不追赶,押着落落回到自己的大营,飞马向朱温报告取胜的消息。

落落从小善于骑马射箭,李克用把他作为接班人来培养,每次出战都让他跟在身边锻炼锻炼,因为沙陀兵吃人肉的名声在外,所以很多汉族军队和他们交手都惧怕三分,一定程度上也助长了落落骄横的个性。可是这次他遇到的不是软柿子,而是朱温拔队斩训练出来的汴州军,这一战可以说打破了沙陀兵不可战胜的神话。

朱温得知李克用的爱子落落被擒,慢慢思考如何把这一枚棋子用好,简单杀掉又起不到多大作用。有啦,问问敬翔先生不就得啦!于是和敬翔详细交谈,敬翔提出一石二鸟的办法。李克用回到行营立即写信给葛从周,希望他先不要伤害自己的爱子落落,我和你们大帅有私交,自己和他协商处理。葛从周当然也不敢擅自处理落落,也礼貌的给他回了一封信。得到儿子暂时安全的消息后,李克用低落的心情稍微舒缓,立即召集幕僚们商议如何救回儿子。幕僚们建议如果真要救回落落,就要有诚意先退兵,并马上给朱温写信求和:

老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怪我李克用斤斤计较才让大家不愉快,只要大帅能放过犬子落落一命,今后小弟我甘愿为您效犬马之劳。

朱温一看这信心里好不快活,你李克用不是横行霸道吗?怎么这会儿当孙子啦!还效犬马之劳,骗鬼去吧。这个时候谁有地盘谁就是老大,没有什么仁义可讲,今天放了他,明天依然是一大劲敌,最多双方对阵的时候,他学春秋时期的晋文公也来一个退避三舍,敷衍一下就完事,那些忽悠人的鬼把戏对我没用。

于是朱温拿出老祖宗级别的耍阴招功夫,按照敬翔的计谋把落落转交给罗弘信,并写一封信告诉他:

落落的事情在你地盘发生,我就交给你处置吧,只要我们兄弟团结一致就能对付李克用。前面就是因为我和时溥没有搞好团结,才让淮南的杨行密屡屡得手夺了我的好些地盘,我们兄弟俩要吸起这些教训。

信中话里有话,你罗弘信必须杀掉落落彻底和李克用决裂,否则你就是第二个时溥被消灭掉。罗弘信当然明白朱温的意思,也领教过他的手段,于是拿着这个烫手的山芋左右为难。看来也只有选择彻底拜朱温的码头了,脚踏两只船的事情看来是玩不下去的,于是下令将落落斩首。李克用听到落落被斩首的消息,哭得差点晕倒过去,他狠罗弘信,更狠朱温这个狡诈无比的偷锅贼泼皮。因为伤心过度自己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差,显得非常憔悴,只好率兵回到太原休养。

打跑李克用之后,朱温决定彻底灭掉朱瑄兄弟,安排葛从周好好休整两个月,然后率军前来与庞师古汇合,打算发起歼灭朱瑄兄弟的最后一战。经过两个月的争夺,葛从周基本扫平了郓州城和兖州城外围敌人的据点,这个时候李克用也不断派兵想要救援朱瑄,但是罗弘信在朱温的帮助下牢牢挡住边境线,河东军始终不能跨过魏博军的地盘,只好隔空观望。

到了897年正月,被围困3个月的郓州城和兖州城已经弹尽粮绝,只能作最后垂死挣扎。为确保顺利攻下这两座坚固的城池,朱温选择留部分兵力监视兖州,集中优势兵力先攻打郓州。经过充分准备,攻打郓州城的战斗打响,葛从周亲自率军架上云梯登城,此时驻守在城内的朱瑄既没有外围军队袭扰汴军来策应,也不可能等来任何援兵。

经过短暂的抵抗之后,守军全线溃败,朱瑄只好带上家眷弃城往兖州方向逃跑,葛从周率轻骑紧紧跟在后面,到中都县境内追上朱瑄一家,全部活捉押回郓州城。此时朱温也来到郓州城慰劳参加歼灭朱瑄的将士们,当众将把朱瑄及其家眷押到他面前的时候,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毕竟各自都是为了自身的利益,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就是法则,即便相互之间是同族兄弟关系也不例外,朱瑄也不求饶,坦然面对一切。于是朱温下令将朱瑄斩首,看见他的夫人蓉氏长得漂亮就把她留下来,经常让蓉氏来陪自己过夜。

朱瑾驻守的兖州城周边粮食早已经被抢光,百姓多半跑到山上避难,朱瑾趁汴军攻打郓州的空隙时间,和部将到200余里外的丰县、沛县去找粮食,打算运回兖州城内作长期坚守,走的时候只留下儿子朱用贞率军守城。郓州和兖州相距只有160里,打败朱瑄后的汴军用一天时间就赶到兖州城下,此时除去外出找粮食的军队以外,城内只剩下老弱病残,根本没法抵抗,朱用贞只好举城投降。其实朱瑾也意料不到汴军来得如此之快,得到消息之后他已经来不及退回城内,只好率部南下投奔朱温的另一个敌手杨行密。

中原地区除留下罗弘信在黄河北面挡住李克用之外,其余的地盘全部被朱温纳入囊中。不过杨行密经过这些年来的经营,力量逐渐强大起来,在淮南已经站稳脚跟,成为卧榻之侧一股不容忽视的军事集团。

朱温安排好相关人员驻守郓州和兖州城之后,率军回到汴州,一路带回来的还有朱瑄的夫人蓉氏,他把蓉氏安排在另外的行宫,三天两头悄悄来探望她。回汴州之后不免和张惠夫人炫耀自己的战功,不经意间把蓉氏的事情说漏嘴,张惠夫人也没有当面发脾气,依然若无其事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有一天朱温又悄悄去探望蓉氏,突然看见自己的夫人张氏和蓉氏在行宫里的客厅谈话,自己想要反身回避又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站在旁边拉着一张苦瓜脸陪笑。张惠夫人温和的对蓉氏说:

你我都是女人,你的夫君和我夫君本是同族兄弟,但是男人们的事情我们管不了。如果胜利一方是你的夫君,那我的处境和你今天的处境也是一样的。这大概就是就是命吧,你我也是好认命了,以后有什么困难我会尽力帮助你的。

谢谢张夫人对我的照顾,蓉氏低着头含泪回答道。

这话其实也是说给朱温听的,他听完之后羞愧难当,当即把蓉氏安排到附近的寺院当尼姑,再也不去挨她的边。张惠夫人定期派人送去一些生活物资,让她在寺院安静生活。这其实就是张惠夫人的高明之处,如果当时就大吵大闹,以朱温的脾气说不定早就被打入冷宫了,这也是张夫人一直被朱温宠爱的原因。

赶跑了李克用,消灭了朱瑄兄弟,这个时候朱温的力量已经比较强大,于是他打起了淮南杨行密的主意。之前为了让杨行密和孙儒斗,丢下一块狗骨头让两个抢,不想孙儒不是杨行密的敌手,三两下就被人家灭掉命都不在。杨行密确实不是等闲之辈,他时不时在边境线上制造些摩擦,和汴军经常发生一些小规模的打斗。当年朱温正在进行灭掉朱瑄兄弟的战争,李克用也来干涉,不得不面对两股敌军,杨行密趁朱温无力南顾的时候夺取濠州和寿州,现在该是去会一会他的时候了。

朱温派葛从周和庞师古兵分两路向淮南进发,自己率大军押后。当时河东军的将领李承嗣、史俨在朱瑾兵败后和他一起投奔淮南,此时正在杨行密的军中,双方一场恶战即将开始。庞师古按照朱温的命令率军驻扎清河口(今江苏淮阴),准备攻击扬州,葛从周驻军安丰准备攻击寿州,两路大军遥相呼应。李承嗣建议选择其中相对好打的一路军,集中优势兵力先把它击败,另外一路就会不攻自破,这一建议得到了杨行密的赞同。可是哪一路好打呢?怎样组织打?这些具体问题必须认真研究研究,于是杨行密、李承嗣、史俨、朱瑾四人密谋了好久,最终定下先打庞师古的决策,并对作战的细节作了周密部署。

第二天,杨行密亲自率军从扬州城的西门出发,浩浩荡荡向葛从周驻守的安丰县方向而去,并到处扬言要一举消灭葛从周。可是到了晚上的突然趁夜改变方向,转向庞师古驻军的方向快速而来,悄悄埋伏在淮河上游。庞师古驻军的地方处在淮河下游低洼处,从兵法角度来讲不适合安营扎寨。他的部下多次建言这里不适合驻扎军队,一旦敌人在上游筑坝把河水向这里引流,或者天上突然下大雨等等情况,营地有被水淹没的危险。

可是庞师古太死板,他说这是朱大帅出发之前就指定的驻扎地点,目的是便于与葛从周的军队相呼应,快速攻占扬州城。当然从地理位置来讲,从这里攻击扬州城最方便,一个冲锋就能到达城下,可是在有利因素的同时往往又伴随不利因素,这就要考验决策者的能力和气魄了。杨行密为了麻痹汴军,派出老弱兵不断袭扰,待汴州军出击的时候就假装溃退,于是庞师古更加认定扬州军不堪一击,放松了警惕,安心等待葛从周西线的战况,好一举冲向扬州城夺得头功。

看到麻痹敌人的目的已经达到,杨行密马上派人趁天还没亮在淮河上游筑坝,把河水引向庞师古的驻军大营。当滔滔河水流向下游军营的时候,前方哨兵慌不择路跑来报告,庞师古却以扰乱军心的罪名将其斩首。随着水流越来越大,庞师古才开始慌张起来,立即组织士兵们撤往高处。杨行密趁机让5000名精骑兵穿上汴州军的衣服,举起汴军旗帜向军营靠拢,此时的汴州军已经混乱,也分不清到底是友军来支援还是敌军来袭击。待到足够距离的时候扬州军突然快速冲向军营,将慌乱中的庞师古斩杀,汴州军大乱,纷纷四处逃窜。

击溃庞师古之后,杨行密和朱瑾趁胜快速杀向葛从周方向。此时葛从周已经得到庞师古兵败的消息,担心杨行密会集中所有兵力把自己一举消灭,所以马上下令放弃攻打寿州,原路返回。杨行密的部队尾随而来,葛从周一边打一边退,最后才得以甩脱后面的追兵,损兵不少。朱温得到庞师古被杀,葛从周撤军的消息后,也及时率部回到汴州,每次遇上这种情况张惠都非常担心丈夫擅自杀部将,赶紧来到军营丈夫身边陪伴着他,也不说军事上的事,搞点端茶倒水的服务。这就是张惠夫人的高明之处,有些话不说出来比说出来更有分量,如果她来到军营就立马指手画脚,那只能适得其反。朱温当然知道她的来意,平静的对她说:夫人放心吧,这一次是我对敌方的实力估计不足,失败的责任在我。朱温是一个性格暴躁的人,情急之下什么事情都敢做,正是在张惠夫人的感染下,才慢慢变得冷静起来,处理事情也更加得当许多。看来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好女人,确实如此。

这一次他也没有责怪部下,而是认真总结失败的原因,以往要攻打其他藩镇都是在对方内部发生内讧的时候,或者是人为的给敌方制造麻烦,分散敌方的力量,取胜才有把握。而此时杨行密消灭孙儒之后,经过长时间休整,既没有内讧也没有外面人找他的麻烦,加之朱瑾、李承嗣、史俨投奔他之后,他们内部比较团结,力量比较集中。看来还得用以前的老办法,等别人混乱机会成熟再去打,否则就不要轻易出击,避免重蹈淮南兵败的覆辙,不做赔本的买卖。

许多人往往取得一点成之后就容易产生骄傲心里,杨行密打败朱温的军队之后开始飘飘然,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竟然想率军前往汴州挑战。还是李承嗣劝他道:杨公这次能够取胜,在于您的英明领导。不过主要原因还是庞师古轻敌,我们才有可趁之机,我和朱温打仗多年,知道他的底细,真要主动出击汴州,我们实力还不够,杨行密这才放弃。

所有能够成就一番事业的人,身边必须有能人帮助,这几乎是铁的规律。正因为有李承嗣的长期辅佐,才让杨行密在混乱中站稳脚跟保住江淮地盘,直到后面建立南吴政权,成为五代十国中南方政权之一,记载入史册。

 

 

(编辑:黔州)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版权所有:贵州作家网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ICP备18010760-1号    贵公网安备52011502001301号

商务合作: 郭太东(总编)15985051823       刘雪峰(总监)18275443399

公众号邮箱:guizhouzuojia@126.com      QQ1群:598539260(已满)    QQ2群:1042303485

您是本网站第 144822769 位访客      技术支持:HangBlog(renxuehang@foxmail.com)